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 正文

分级诊疗如何落地生根?全国政协委员王行环讲了一个五年前的故事

2023-03-14 06:23:05来源: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黄梅县人民医院转诊率下降47.47%、兴山县人民医院把三四级手术占比从50%提高到57%、到嘉鱼县人民医院出诊手术的三甲医院专家覆盖全院14个重点科室……这些数字,都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推进分级诊疗真正落地的耀眼成绩单。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侯佳欣)黄梅县人民医院转诊率下降47.47%、兴山县人民医院把三四级手术占比从50%提高到57%、到嘉鱼县人民医院出诊手术的三甲医院专家覆盖全院14个重点科室……这些数字,都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推进分级诊疗真正落地的耀眼成绩单。

这一切,都源于五年前的一场“找茬”。

早在2015年9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首次提出,“到2020年,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模式逐步形成,基本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自此,分级诊疗政策推进拉开序幕。

2023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医疗卫生服务能力的论述中又一次点明,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持续提升县域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完善分级诊疗体系。

全国政协委员、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院长王行环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到2018年的时候,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开展医联体也有十多年了,期间也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我始终觉得缺了点什么。与卫健委当时负责医疗管理的李大川处长交流,对方也有类似的感觉。

\
全国政协委员、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院长王行环。受访者供图

“大多数医联体的‘联’还是不够实,能不能找几个点,做个实的?要实实在在地提升县级医疗机构的能力,要让老百姓能够‘大病不出县’。”面对李大川处长的提问,王行环对这事上了心。王行环回忆,正是这次对话,让他坚定了改革的决心。也是从这个时候,中南医院开始谋划如何让分级诊疗真正辅助医疗资源下沉,将卫健委改革措施落到实处,承担起三级医院应有的责任。

时至今日,王行环仍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第一个来找我们的是黄梅县,来得是当时黄梅县的书记。他和我说,‘我们观察你们医院有两三年了,年年是发展最快的黑马。我们认准中南了,干脆你们来帮我们管一管!’”

“怎么管?”面对王行环的追问,书记信誓旦旦地回说:“你派一个人来做院长,医院都由他来管。从管理到学科,都由你们说了算。我们要来就来真的,不搞那些花名头!”听着书记激情澎湃的设想,王行环的内心也激动不已。

从医院管理到学科建设的全方位对接

“以往搞医联体建设,我们有派过副院长,一把手的还是第一回。”王行环介绍,我们最后约定共同探索一下,从医院管理到学科建设,来了个全方位的对接。4年来,黄梅县人民医院已经有了三位来自中南医院的院长,如今的这位是著名消化领域专家李兆申院士的博士——方军。

王行环称,方军赴任之前,来向我请教如何当好这个院长。“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不是为了转走病人,是为了降低转诊率,是要帮县里的百姓解除病痛、把日子过好!”王行环告诉方军,我们不是去走个过场的,是要切切实实把县里的医疗能力给提上来,要培养起一支当地的中坚医疗力量。

中南医院近些年的发展,可以用瞩目来形容。在医院综合实力上,公立医院国考成绩连续四年A+。2022年发布的科技量值医院综合排名全国第30名,五年总科技量值(ASTEM)排名位居全国第29名。在最新公布的Nature集团自然指数排名位列医疗机构类全球第62位,全国第17位。

除了自身条件过硬,中南医院在管理其他医院时也表现优异。疫情期间,中南医院全权接管武汉雷神山医院。在极短时间内凝聚来自286家医院3202名医护人员、1000余名后勤保障志愿者,累计收治患者2011人,其中重症和危重症千余人,最终康复出院1900余人,患者病亡率控制在2.3%。

自身综合实力不断提升,再加上雷神山医院在抗疫中的出色成绩,让兴山县和嘉鱼县都感觉到中南医院有快速发展的秘密,县委书记相继走进了王行环的办公室。

“按照黄梅县的模式,我们也接管了兴山县和嘉鱼县的人民医院。”王行环感慨,能够促成这一切,离不开当地政府的重视,为了寻找优质医疗资源,嘉鱼县的书记来了武汉6趟,真诚地请我们帮帮他们。

让县医院的内生力量成长起来

转眼几年过去,县城里的医疗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转诊率降下来了,三四级手术占比提上去了,医院的质量和水平都在上升。”说起如今的三县,王行环语气中透着喜气,“初步看来,这种办法是成功的。但在成功背后,如何能形成长久机制?如何能够真正地让县医院的内生力量成长起来?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谈及接下来的发展方向,王行环称,我们下一步的目标,就是让县医院的实力能够实现稳定的持续性提升。如今实力快速提升的背后,不仅有“外援”的院长,也有很多前来支援的专家,还安排了县医院的医护到上级医院进修学习,如果离开了这些拐杖,县医院还能行吗?

“如果还能,那么县医院才是真的站起来了!”王行环说。

“那些县医院发展不好的地方,无一例外都有人才的瓶颈问题。”王行环称,回溯过去这些年,多数地区医疗资源的下沉主要体现在硬件上,在医疗人才的“下沉”上,都存在很大的隐患,基层招不到也留不住。如果不改变,医院发展就会后继乏力,实力持续提升肯定是谈不上的。

如何吸引人才?如何留住人才?基层医院的发展瓶颈该如何去解? 在王行环看来,种种困境的背后,原因是复杂的。想要扭转这一趋势,除了当地实实在在的投入,也离不开国家层面的支持。培养基层医院人才的模式创新,可能是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体系构建的关键。

“近年来,分级诊疗是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进程中的重中之重。”王行环表示,尽管近年来我们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从全国范围来看,仍有不少地区优质医疗资源短缺,分级诊疗推进艰难。为此,我们也在积极探索这样一套长效机制,希望能够帮助全国其他像黄梅县一样的地区,让优质医疗资源真的沉下去,让分级诊疗在基层真正地落地生根。

(运营:周欣雨)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