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人民端 > 正文

新冠中“破防”的养老院:穿越疫情,笑声又回来了

2022-12-26 14:50:00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

12月20日一大早,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爱心托老所负责人宋妮妮就被护理员拦住:“龚大爷(化名)又不吃饭,就要你喂。”面对老人的“刁难”,宋妮妮却笑了,她说,“现在他们能‘闹脾气’我太高兴了。”

自从上个月,这家养老院遭遇了一次新冠奥密克戎变异株后,宋妮妮现在只有一个愿望:“每个老人都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

\
护理员正在照顾老人。受访者供图

 

11月10日凌晨4:50,宋妮妮被一个电话从梦中吵醒,电话那头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社区的工作人员告诉宋妮妮,养老院前一天的核酸采集筛查中,有一个混管异常。这个电话打破了这家小型养老院往日的宁静。

宋妮妮容不得自己沉浸在焦虑中,马上整理思绪。当天凌晨5点左右,她拨通了养老院护理主任的电话,通知全院立刻启动应急预案:老人从即刻开始静止不要出屋,全体工作人员“全副武装”就位,同时全院开始全面的消杀工作……

\
护理员正在进行消毒工作。受访者供图

由于当时感染的老人们症状都还不明显,宋妮妮也等不及核酸复核的结果,她跟护理主任等工作人员商量决定,全院先行展开一次抗原自测。没想到,抗原结果显示,养老院6层有3位老人为阳性,其中还包括一名90多岁高龄的临终关怀老人。

转运!宋妮妮第一时间为三位老人联系了转运。可接下去疫情的发展又打了宋妮妮一个措手不及,“每天都陆续有老人感染,到11月12日,短短三天内,六层的22位老人已经全部阳了。”宋妮妮说。在那之后的几天,养老院四层、三层、五层也陆续出现了有发热、咳嗽等症状的老人。

 

不知所措之际,宋妮妮先后拨通了两位医生朋友的电话咨询建议,两位医生不约而同地表示,“转运的速度根本赶不上病毒传播的速度,一直被动防御不是办法,老人都有基础病,感染了必须以快制快,尽快对症下药进行治疗。”

挂了电话,宋妮妮决定召开一次院内紧急会议,参会的除了有养老院的全体员工,还邀请了几位老人代表,几位家属远程连线,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要不要变养老院为“方舱”,让老人就地隔离展开治疗?

“全体工作人员都立刻表态,一定竭尽全力照顾好每一位老人。更让我感动的是,本以为老人和家属会很犹豫甚至抗拒,没想到他们都表示愿意留在养老院接受治疗。”宋妮妮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一位87岁老人的女儿在会上直接表态说,“我父亲在你们这住了三四年了,我相信你们能照顾好他,去了方舱医院陌生的环境,我反而不放心。有什么需要我们家属做的,你们尽管说,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会议结束后,宋妮妮把自己锁在办公室大哭了一场。“那几天真的压力太大了,家里两个孩子也在发烧,我完全顾不上。但会议上,老人家属的话反而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没有退路就勇往直前,来吧,放手一搏了。”

据宋妮妮介绍,她将养老院每一位老人的基本情况、养老院的格局结构、以及细致的防控措施和疫情应急预案等信息一五一十地向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清楚,并立下军令状:“一定全力保障每一位老人的生命安全。”

与病毒较量,危险边缘抢救老人

那几天,宋妮妮和护理员们每两小时就要“扫楼”一遍,挨个检查老人们的情况,夜里也不间断,可突发状况仍不时发生。

\
护理员正在照顾老人。受访者供图

87岁的龚阳(化名)患有阿尔兹海默症,还有脑梗后遗症,生活不能自理,平常的日常起居都是由护理员照顾,一顿饭要花40分钟才能喂完。此外,老人已经不认识身边所有的人,戒备心特别重。感染后,龚阳食欲特别不好,而且不接受护理员喂食,连续两天几乎什么也没吃。

“突然一天晚上,龚大爷的心率开始出现问题,一会儿高到160次/分钟,一会儿又低到只有60次/分钟。血压高压一度掉到只有60毫米汞柱,低压都测不出来了,那时他的身体已经几乎没有反映,眼睛都不动了,脸色发青,额头都是冰的,情形非常危险。”宋妮妮说,“当时陈大夫一直在线上指导抢救,吸氧、速效救心丸、心肺复苏……我们护理员轮番上阵,忙得满头大汗,终于帮助龚大爷恢复了自主呼吸。看着龚大爷脸色慢慢缓过来,我们才松口气 。”

事后,陈大夫才告诉宋妮妮,当时,他其实都准备让养老院通知家属了,是护理员们的坚持和不放弃才把龚阳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像龚阳这样的故事并不是个例。94岁的夏冬兰(化名)也不幸被这次疫情波及,一度高烧不退,状态非常低迷。护理员们不分白天黑夜地守在老人身边,时刻关注着老人的状态,从最初老人连水都不想喝,到后来烧退恢复进食,五天五夜里,护理员们平均每天只能穿着防护服迷瞪两三个小时。

宋妮妮坦言,现在想起这些抢救过程,她还会有背脊发凉的后怕,“如果有一位老人撑不过来,我都无法向家属交代。”

笑声回来了,养老院恢复了活力

11月15日,最先感染的六层的老人开始逐渐恢复、转阴,老人们又会跟护理员打趣、逗乐,甚至“刁难”她们。

“龚大爷本来是最爱喝核桃奶的,一般他不吃饭,我们就会给他核桃奶让他开开胃,那几天他闹着就不肯吃饭,核桃奶也不喝,护理员给他喂饭,他一直往外推,可有劲儿了。其实看着老人们有劲儿跟我们闹,我们反而放心了,说明他们身体状态好了起来。”宋妮妮说,也是在这一天,在养老院出现“首阳”将近一周后,她第一次在护理员脸上看到了笑容,她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慢慢吞回肚子里。

直到11月底,养老院才彻底“清零”,宋妮妮也时隔20天第一次离开养老院回到了家。那天,宋妮妮晚上八点就睡了,睡前还拿着手机回微信,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醒来的时候手机还握在手里。

回想刚刚过去的这20天,宋妮妮感觉“长得像一个世纪,不是自己亲身经历一番,真的无法想象这其中的滋味。”

“虽然不希望再有老人被感染,但现在我们有底气了,即便意外再次发生,我们也坚信一定能战胜疫情。”宋妮妮说。

 

(运营:荆雪涛)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