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热点 > 正文

疫苗企业多点开花难题待解

2021-02-09 10:28:34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健康时报记者梳理百克生物招股书发现,公司目前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水痘疫苗的生产和销售,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水痘疫苗的收入占比分别92.25%、84.96%、97.18%及100%,产品结构较为单一。

(健康时报记者 高晓锳)2月1日,长春高新控股子公司百克生物在科创板顺利过会,公司主要从事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据申报稿,2019年为母公司长春高新贡献净利润17.39%,是母公司第二增长点。如今,长春高新将其分拆出来,在科创板抢占赛道,可见对疫苗行业的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以疫苗研发为主的百克生物,一直以来外界对其产品结构单一、市场空间局限的质疑不绝于耳,目前来看,新产品线、体外研发能否起到增补业绩作用还不得而知。业内看来,国内疫苗企业想实现原创产品多点开花道阻且长。

单一产品营收占比达九成以上

健康时报记者梳理百克生物招股书发现,公司目前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水痘疫苗的生产和销售,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水痘疫苗的收入占比分别92.25%、84.96%、97.18%及100%,产品结构较为单一。

\

百克生物在回复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时指出,水痘疫苗市场较为成熟,如果未来新生儿数量持续下降、两针法推广进度未达预期或者免疫规划政策出现不利的调整,水痘疫苗市场增长的空间可能会受到较大的限制;此外,水痘疫苗市场内部竞争格局较为稳定且竞争较为激烈,产品各年销售费用率约为40%,推广费用相对较高;如市场出现波动或者竞争对手生产出质量更高的水痘疫苗,则可能导致公司现有市场份额缩减,持续盈利能力受损。

再加上公司的冻干鼻喷流感疫苗获批不久,新产品市场培育需要一定时间;而狂犬疫苗能否按照预期计划完成技术升级以及后续商业化进展存在不确定性。综合以上,产品结构单一带来的风险不言而喻。

对此,东方高圣执行董事瞿镕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疫苗公司陷入单一产品的困境也不无来由,疫苗研发和上市难点首先在于科学的困难。他说,近百年以来,那些公共卫生危害大、容易研发出疫苗的疾病都已瓜分完毕,其余要么市场狭小、难测,要么很难研发出有效疫苗,疫苗企业想创新实在是困难重重。

“此次百克生物的顺利过会也可以看出,企业产品结构单一并不是无法跨过的‘鬼门关’,这在科创板IPO中不乏先例,如创新药企业微芯生物、狂犬疫苗企业成大生物等都已顺利上市。”瞿镕称。

申万宏源研究所首席市场专家桂浩明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只要产品是合格的,市场的前景是好的,企业经营是规范的,未来产品单一的情况都不是阻碍公司上市的绊脚石。在国内很多疫苗企业中,靠少数几个成熟产品维系的情况非常普遍,这也与疫苗研发行业本身的周期有关。

新产品拓展空间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百克生物或许早已发现公司产品结构的单一所带来的的潜在风险,早在2012年就引进了鼻喷流感疫苗,但在2020年2月这一产品才取得生产批件。

据悉,公司的鼻喷流感疫苗产品技术授权来源于WHO与澳大利亚BioDiem公司,而百克生物引进的产品实现商业化后,还需向BioDiem公司支付一定比例的维持费和提成费。

实际上,流感疫苗属于非国家规划免疫疫苗,目前市场上已存在较多生产厂家的产品,市场竞争较为激烈。再加上“公司生产的鼻喷流感疫苗目前仅适用于3-17 岁的青少年,相较其他流感疫苗适用人群范围较窄。与此同时,相对较新的鼻喷接种方式及较高的零售价格可能对于公司产品的市场推广带来一定的阻力,从而对该产品的销售及盈利情况带来不利影响。”百克生物在招股书中称。

\

2014-2020 年上半年中国流感疫苗批签发量 资料来源:中检院、前瞻产业研究院

从批签发层面看,近年来,我国流感疫苗批签发量持续走低,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批签发量在2013-2015年有4000万支/瓶左右,2015年开始减少,随着甲型H1N1流感疫情结束,民众对于流感疫苗接种意愿逐渐下降,使得批签发数据持续回落。

在瞿镕看来,鼻喷流感疫苗在国外已有十多年的使用历史,中国疾控中心在《中国流感疫苗预防接种技术指南2020-2021》中,将鼻喷流感疫苗作为今年的常规推荐疫苗。这说明在政策端,鼻喷流感疫苗的认可度较高。然而在临床端,瞿镕介绍,鼻喷流感疫苗还需要一定时间的市场教育来增强其市场认可度,从数据上我们也不难发现,今年鼻喷流感疫苗的批签发数量仅占我国流感疫苗批签发量的2.72%。

“相比我国传统注射灭活疫苗,鼻喷流感疫苗有接种无创无痛、不良反应少、受种者依从性好、使用方便、易于大规模免疫等优点。但也有适用人群范围较窄(3-17岁)、禁忌症较多、不占价格优势(主流产品均价不足百元,鼻喷流感疫苗单价300左右)等缺点。”瞿镕分析道。

多手准备期待多点开花

缺少新上市的重磅产品、增长空间相对有限,让百克生物不断探索多点开花的道路。2020年4月,百克生物创始人孔维博士曾在人民网公开表示,“在即将到来的2025年,上市7-8个品种的疫苗产品线,进一步丰富产品品类。”

如何实现多点开花?与众多大学机构合作便是其中一种方式。百克生物曾委托香港大学、厦门大学、吉林大学研发创新疫苗、传染病抗体等项目。除此而外,百克生物与母公司长春高新还分别参股了主要从事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的关联方企业瑞宙生物。截至2020年上半年,产品仍均处于临床前研发阶段,未产生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百克生物还曾出海与荷兰企业Mucosis合作,但因现金流不足最终终止合作。申报稿显示,Mucosis主营研发疫苗技术,百克生物持股25%。该企业因为研究成果始终未商业化,长期亏损经营,于2017年进行破产清算。截至2020年上半年,清算程序仍未完成。

出海遇劫,百克生物在2017年11月对前期投资Mucosis的3160.33万元进行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在瞿镕看来,制约我国疫苗产业发展的因素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是结构性问题比较突出,我国大部分疫苗企业仍在进行传统疫苗的仿制开发,导致重销售、轻研发风气不减;二是行业集中度较低,同质化产品的激烈竞争导致行业内公司通常销售费用居高不下。行业亟需出台相关政策,以促进企业间战略协同和优化行业资源配置;三是研发创新能力与欧美等发达国家仍有一定差距,新型疫苗的研发进度较慢;四是尚缺乏部分产业链环节的自主供给和保障能力,对设备、材料和工程等服务疫苗生产的企业有更高的要求;五是我国疫苗接种意识仍需加强,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人均疫苗支出57.7美元,国内人均疫苗支出仅为4.4美元。

(责任编辑:李宁)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