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热点 > 正文

乌龙纠纷背后的老干妈

2020-07-03 14:48:25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今天中午的辣椒酱突然不香了。”7月1日中午,腾讯的官方认证账号调侃到。当日贵阳警方发布通报称,有3人伪造老干妈公章和腾讯签订合同。

(健康时报记者 王振雅)“今天中午的辣椒酱突然不香了。”7月1日中午,腾讯的官方认证账号调侃到。当日贵阳警方发布通报称,有3人伪造老干妈公章和腾讯签订合同。

老干妈与腾讯之间的广告纠纷,以一场乌龙事件呈现世人,也成为网络的热点话题。

\
健康时报记者 王振雅/摄

老干妈的发家史

贵州当地有个说法:贵州有两瓶,一瓶茅台、一瓶老干妈辣椒酱。“老干妈”是在1996年从贵州省湄潭县走出来的知名食品品牌,由此陶华碧白手起家的故事广为流传。

1947年,陶华碧出生于贵州遵义一个偏僻山村,没有上过一天学。从小就给家人做饭,那时,她就喜欢辣椒,用各种作料来调味。踏实的经营加上独家配方,老干妈的品牌越做越大。

通过24年的发展,“老干妈”已经成为享誉全球的辣椒调味品。在美国亚马逊网站,一瓶售价高达70多远人民币,依然好评如潮。据官方资料显示,作为贵州当地纳税大户,2012年至2017年间,老干妈企业上缴各项税收近32亿元,曾被多次评为纳税信用A级纳税人。

2014年,老干妈入选中国最有价值品牌500强榜单,品牌价值高达161亿。作为老干妈背后运营主体,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在2019年12月发布的年度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全年完成销售收入50.2251亿元。同比上涨14.43%,在国内的市场覆盖率达到96%以上。

“多年来,产品为王是创始人陶华碧的理念。老干妈从不做广告,事实上它作为家喻户晓的品牌传播,也没有做广告的必要。”曾服务于上百家企业营销战略定位咨询的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董事长徐雄俊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2014年6月,陶华碧退休,将自己手中仅有的1%的股权转让给了次子李妙行,退出管理层。自此,老干妈正式进入“后陶华碧时代”。在老干妈的“后陶华碧时代”,该公司营销事件让老干妈频频“出圈”。2018年9月,春夏纽约时装周上,标价高达120美元老干妈卫衣亮相T台。这一营销让老干妈天猫店营业额增长了240%。

“面对新的更吸引年轻人喜爱的辣椒酱竞品的压力,老干妈也曾尝试进行跨界合作、互联网营销。”徐雄俊认为,即使老干妈真的与腾讯游戏合作也不是没有可能。

广告合作的乌龙

许久未出现在广告中的老干妈,因于腾讯的广告合作乌龙事件引起全民讨论。

“老干妈将成为S联赛最新的行业年度合作伙伴。”2019年4月26日,在QQ飞车手游S联赛2019年春季赛的开幕现场,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QQ飞车手游运营总监赵斯鹏介绍了腾讯将与国民辣酱品牌老干妈展开合作的消息。

当腾讯执行完所有合作内容后,却发现高达1600多万元广告服务费,老干妈久久拖欠。腾讯起诉了老干妈,要求冻结老干妈1624.06万元资产。由此几天的时间内上演了反转剧里的一幕。

2020年4月24日,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进行了民事裁决:查封、冻结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名下价值16240600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财产。

6月30日,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经核实,老干妈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商业合作。

7月1日,贵阳公安双龙分局通报,3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签订合作协议,目前3人已被刑拘。

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目前因贵阳公安的通报,将本案导向三人伪造公章的犯罪行为。腾讯与老干妈之间的民事纠纷会因刑事程序的启动中止审理。如果涉案3人完全与老干妈无关,全是通过伪造、窃取等方式从事的欺骗行为,那么腾讯的损失恐无力讨回。

“老干妈是否承担法律责任,还需等待贵州警方的进一步侦查。”北京中南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孙继国律师认为,如老干妈在公章管理上存在明显过错,且该过错行为与腾讯的经济损失之间具有因果关系,那么老干妈对三名嫌疑人签订服务合同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老干妈商标多次被冒用、盗用

“老幹妈”、“老干爹”、“干女儿”、“老干娘”、“老姨妈”……为了防止非老干妈公司抢注商标,健康时报记者据天眼查数据,截至今年7月2日,“老干妈”公司及其对外投资企业和分支机构共注册过192个商标,基本覆盖商标全部分类,且注册成功率达97%。

“目前,案件的导向依赖贵州警方的调查。”徐雄俊分析,涉案三人到底与老干妈有什么关系,普通员工很难盗取、盗用公司公章。与老干妈公司毫无关系的人,如何能盗取、盗用公司公章这也是社会关注的焦点。

健康时报记者发现,老干妈公章、商标等被冒用的案件屡有发生。2009年,南京阿庆嫂公司曾向商标局申请注册“老大妈”商标。2012年3月,老干妈公司向商标局提出近似商标申请,商标局驳回了老干妈的申请,对争议商标“老大妈”予以核准注册。2016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此做出终审判决,在腌制蔬菜、花生酱等其他指定使用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不予核准。

就连彩印包装厂也曾侵权“老干妈”商标。自2014年9月起,东方红包装厂在未取得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授权许可的情况下,接受委托擅自伪造印有“陶华碧老干妈及图”、“老干妈”、“长康”注册商标标识的纸质包装箱约14000件,并将这些包装箱销售非法经营数额约6万余元。

无论对于传统企业还是互联网企业,此事件都给大家一定警示。在各家“看戏”的同时,将会以此为鉴。孙继国律师认为,“各家企业将完善日常交易中时刻保持警惕,建立相关身份认证机制。不要给犯罪分子任何可乘之机。”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