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热点 > 正文

全球氯喹(羟氯喹)有效性之争:到底有没有用?

2020-06-12 09:19:40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新冠大流行背景下,有效的药物和疫苗是终结这场疫情的关键。在目前临床使用的多种药物中,抗疟剂药物氯喹 羟氯喹的争议最大,氯喹(羟氯喹)在全球各地的有效性之争一直饱受关注,它在治疗新冠肺炎上的“有效性”认定上,也是起起伏伏。

(健康时报记者 郝倩玉)新冠大流行背景下,有效的药物和疫苗是终结这场疫情的关键。在目前临床使用的多种药物中,抗疟剂药物氯喹/羟氯喹的争议最大,氯喹(羟氯喹)在全球各地的有效性之争一直饱受关注,它在治疗新冠肺炎上的“有效性”认定上,也是起起伏伏。

70多年的老药

氯喹、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属于“老药新用”。氯喹是一种已知的4-氨基喹啉,作为已有70多年历史治疗疟疾的老药,早在1944年起就应用于临床。除了作为抗疟药物,氯喹还因其免疫调节活性被应用于如类风湿关节炎、系统性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羟化氯喹毒性仅为氯喹的一半。

氯喹、羟氯喹在过去几十年里长期用于治疗疟疾、风湿性关节炎和狼疮等疾病,其疗效和安全性、不良事件发生风险比较明确。严格按照医嘱常规剂量下服用氯喹和羟氯喹,在安全性方面应是可控的。

早在2003年,《柳叶刀·传染病学》杂志就曾发文谈到氯喹的抗病毒作用,建议可以将氯喹“老药新用”拿来治疗SARS。

被特朗普视为“神药”

氯喹和羟氯喹被美国总统特朗普视为新冠治疗希望,特朗普多次推荐使用,他还将该药称为“医药史上最大的改变游戏规则的药物”。

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19日在白宫新闻简报会上表示,抗疟疾药物氯喹已被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用于治疗新冠肺炎;但该说法遭到FDA否认:没有经FDA批准的、用以治疗或预防新冠肺炎的疗法或药物。

3月29日,美国食药监局(FDA)发布一份紧急使用授权(EUA),允许氯喹和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与此同时,FDA官网在4月也对羟氯喹/氯喹发布警告,称使用这种药物治疗COVID-19患者可能出现严重心律失常,禁止非住院患者使用,尤其是不应和大环内酯类抗菌药阿奇霉素等联合使用。

后期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从官网上删除了氯喹/羟氯喹用药指南。但其热度仍未减。

在美国之前,法国已经批准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3月20日,法国科研人员哈乌尔特发表研究论文称,在36人参与的试验中,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共同使用,有助于治疗新冠肺炎。6天后的3月2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发布政府公告,批准法国医生可以使用羟氯喹救治新冠肺炎患者,如果病人状况允许并有医生处方,在家中隔离的患者也可以服用。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等媒体报道,5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本人已定期服用羟氯喹药物一周半时间,目的是为了预防感染新冠病毒。特朗普称,他本人并不确定这种药物是否会有效,但他认为,即使该药物无效,也不会让人“生病或者死亡”。

特朗普曾多次在白宫发布会上推荐羟氯喹药物,引发了大量争议。此前,《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4月21日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服用羟氯喹药物的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比未服用该药的患者更有可能死亡。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另一项警告说,医生不应该让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在医院外使用该药物,因为该药物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心律问题。

5月24日,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证实,在服用羟氯喹两周后,他已停药。但他继续为自己服药的行为辩护,称自己没感到副作用,“只得到了好处”。

除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外,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也曾表示,巴西卫生部将于5月20日发布新的指导方针,扩大氯喹治疗新冠病毒的推荐使用范围。5月26日,萨尔瓦多总统也自曝正服用羟氯喹预防新冠,并表示全世界的大部分领导人都会用它作为预防。

疫情暴发期曾被列入国内诊疗方案

在国内新冠肺炎暴发期间,氯喹也曾一度受到关注。

在2月1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就表示:基于前期国内临床机构的临床研究结果,明确氯喹治疗新冠肺炎具有疗效、安全性可控,由钟南山院士担任专家组组长的专家团队一致推荐应该快速将氯喹纳入新一版的诊疗方案。

2月19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明确将氯喹用于新冠病毒肺炎的治疗。

2月21日上午,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科学技术部副部长徐南平表示,磷酸氯喹是国家制定的针对新冠肺炎的“三药三方案”之一。徐南平称:“其中有一个现象值得关注,使用磷酸氯喹治疗的轻症、普通型症状的病例130例,都没有向重症转变;另外治疗的5例重症,有4例已经出院,1例转为普通型。国家将在更大规模的实验上证明它的疗效。”

为确保用药安全性,国家卫健委于2月28日专门发文,及时调整氯喹的应用人群和使用剂量:氯喹用于新冠肺炎治疗适用于18岁~65岁成人。体重50kg以上者每次500mg、每日2次,疗程7天;体重50kg及以下者第1、2天每次500mg、每日2次,第3~7天每次500mg、每日1次,疗程7天。同时明确:使用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患者,用药前必须心电图检查正常,禁止同时使用喹诺酮类、大环内酯类抗生素及其他可能导致QT间期延长的药物。

除此之外,5月28日,国内综合性学术期刊《国家科学评论》(National Science Review, NSR)在线发表了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等人领衔的一项研究,题为“Preliminary evidence from a multicenter prospective observational study of the safety and efficacy of chloroqu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COVID-19”。 他们通过临床研究认为,氯喹治疗可缩短新冠排毒时间,且未观察到严重不良事件。

此前在2月18日的广东省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院士曾表示,磷酸氯喹够不上特效药,但有治疗效果,副作用不大,值得研究和探讨。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对氯喹的治疗效果也发表过类似看法。张文宏认为,从临床来看,羟基氯喹有一定效果,但这个效果不足以得出结论——这是一个神药。“还需要等待临床证据。目前在WHO和中国的推荐意见里,都没有对其进行强烈推荐。”

世界卫生组织对羟氯喹态度谨慎

5月20日,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表示,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羟氯喹或氯喹对治疗或预防新冠肺炎有效,实际上,恰恰相反,许多机构已就该药物的潜在副作用发出警告,很多国家已限制该药物仅可用于新冠肺炎临床试验,或在医院有医生监督下服用,因为一系列潜在副作用已发生或可能发生。

美国的曼迪普·梅拉(Mandeep R. Mehra)等4名各国科学家于5月22日在《柳叶刀》上发表论文表示,使用含有羟氯喹或氯喹(同时使用或未使用大环内酯)的治疗方案,对于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治疗无益处,相反,反而会增加室性心律失常和院内死亡的危险。这些发现表明,这些药物不应在临床试验之外使用,需要从随机临床试验中紧急确认。

随后在当地时间5月25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宣布,世卫组织已经暂停了在临床试验中对羟氯喹的测试,数据安全检测委员会将进一步研究羟氯喹的相关安全数据。

据环球时报援引美国《国会山报》2020年5月27日消息,当地时间5月26日,法国政府宣布禁止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报道称,世卫组织宣布暂停羟氯喹治疗新冠试验后,法国成为第一个禁用羟氯喹治疗新冠的国家。

6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突然表示,在评估目前收集的羟氯喹试验病亡率数据后,“团结试验” 数据安全和监控委员会建议无需修改试验方案,试验项目执行小组将继续进行羟氯喹的治疗试验。

两天之后,6月5日,英国期刊《柳叶刀》此前发表的一篇论文讨论了有关抗疟疾药物氯喹或其类似物羟氯喹对新冠病患的疗效。论文作者5日在该期刊网站发表文章说,因无法对数据准确性开展独立第三方同行评审,撤回这篇论文。

就在同一天,据《每日邮报》6月5日报道,牛津大学的科学家今天将羟氯喹从康复试验中撤出,并表明该药对住院治疗新冠肺炎的NHS患者没有益处。与此同时,进行这项试验的科学家均呼吁世界各地的医生停止使用羟氯喹治疗COVID-19。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马丁·兰德雷教授说:“如果您或您的家人因COVID-19入院,羟氯喹是不正确的治疗方法。”因为它可能会导致一系列令人讨厌的副作用,包括心律不齐、头痛和呕吐等症状。

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坦在6月5日称已知悉这一初步结果,表示目前世卫组织将继续进行羟氯喹试验,同时也期待英方最终数据分析以及研究结果。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