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热点 > 正文

治疗新冠肺炎,他用上古代“治瘟第一方”

2020-03-07 13:15:43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中国古代大疫、小疫不断,上千年来,证实了中医药典籍的宝贵经验。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古代医家对类似新冠肺炎的时令发热性疫病有着清晰的认识。

\

李光熙,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呼吸科主任,美国梅奥医学中心呼吸及重症医学科助理教授,全国新冠肺炎专家组成员。由于非典期间的杰出表现,于2003年、2004年分别被授予“北京市抗击非典先进个人”、“国家工委杰出青年”荣誉称号。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宣传中心 梁亮亮)“我觉得挺‘不幸’的,遇上了两场大‘瘟疫’,2003年的SARS和今年的新冠状病毒疫情……”因为对攻克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的追求,李光熙这位中医大夫精通了西医,并被美国梅奥诊所聘为呼吸及重症医学助理教授,在中国和美国搭建起中西医结合交流的桥梁,他擅长用西医视角看待疾病,用中医方法找寻治病方案。

中国古代大疫、小疫不断,上千年来,证实了中医药典籍的宝贵经验。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古代医家对类似新冠肺炎的时令发热性疫病有着清晰的认识。

在中医时令病治疗的典籍中,面对大多数轻症患者,无法充分辨证,往往通过“大锅熬药”的普适经方,才让尽可能多的患者先用上药,如今事实也证明,在轻症方舱医院出院的患者中,中药方剂的贡献是巨大的,关键要取其辨证之法。

大疫来临,首先应当思考此瘟疫症状及气候特点,一个普适方的提出必须结合当下的运气特点,今年疫源地在武汉,疫情特点正如仝小林院士所提出来的:武汉的瘟疫偏于寒湿疫情,对于寒湿疫情以汗法为先。

人参败毒散被清代名医余霖称为是“治瘟第一方”

根据国内31个省市的552家三甲医院中被确诊的1099例新冠肺炎的临床调查,患者最常见的症状是发热(87.9%)和咳嗽(67.7%),以肺部的免疫过激导致“白肺”为主要特征,而目前医学对新冠状病毒病的致病机理尚不明确,而中医古籍经验中几千年来总结了很多瘟疫的因机证治,形成了许多非常有效的治疗方剂。

西药抗病毒药物临床疗效尚未明确,中西医结合十分必要,李光熙主任首先想到的是出自《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的人参败毒散。传染病分为4个期:潜伏期、前驱期、发病期、恢复期,按照分期治疗原则,找准病程的特点。越早期的患者获得中药治疗,会收到越好的疗效。而人参败毒散具有抗炎、解热、镇痛、护肝等功效。临床上用于外感、急性病毒性肝炎、婴幼儿腹泻等症。

在许多例重症以及各地采用此方上百例轻症治疗的经验上看,人参败毒散都显现了很好的疗效,降低了患者由轻型转为重型的比率,减轻了西医的危重复杂患者的治疗压力。目前中西医结合的模式就是早期以中医药治疗为主,西医在后面更多的是保驾护航,出现了严重呼吸衰竭的时候尽早气管插管使用机械通气治疗,由于这些治疗措施和及时的传染源管控让疫情得到了迅速有效控制。

李光熙主任强调,随着越来越多得力措施的实施,新冠肺炎新增病例越来越少,目前的一个攻关重点是避免轻型患者向重型转变,重型患者向危重型患者转变。首先要做好病人的危险评分(肺损伤预警评分),做到分层管理,危险的分值越高,就越应该早期医学干预,及时使用中西药物,防止病情迅速变化。

通过对新冠肺炎重症病人的观察和死亡病例的观察,预防肺损伤和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形成至关重要。肺损伤的部位就是肺泡,病毒诱发“免疫风暴”导致了肺泡结构的破坏,而机械性因素(如咳嗽)会进一步加剧内皮和上皮细胞的破坏,使得促炎因子和有毒介质四散,促使肺损伤加剧、弥漫开来,病情进一步加重。一旦这个病理机制被启动更应强调中西医结合。首先,要保证呼吸支持,例如高流湿化,无创通气直至有创机械通气等的使用,保证人体供氧充足。

李光熙主任在治疗一例重型患者过程中,这样描述到:患者2020年1月22日确诊为新冠肺炎,治疗方案是莫西沙星加激素等,患者有糖尿病基础疾病,找到我时已经发热9日,体温经常徘徊在38.5℃以上,2月1日最高体温39.1℃,心率101次/分,在吸氧浓度5L/min下指端血氧饱和度只有87%,自觉腹部发热,一动就咳喘得厉害,夜间有1-2次水样便,起夜4-5次。经过服用人参败毒散半副药后,病人热退身静。同样给氧条件下,指端氧饱和度可达93%,心率80余次/分。

2月3日随访,病人自觉舒适大半,在同样吸氧条件下血氧饱和度达到了99%,后又给予中药外治内服,未再使用任何抗生素治疗,在医院又调养了一段时间后出院。在人参败毒散这例患者救治的经验上,说明中医在肺损伤形成的早期阶段,仍可以获得很好的疗效。但如果病情发展到ARDS之后,死亡率就会非常高,目前的医学治疗手段就非常有限,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

在问到中西医治疗新冠肺炎之争的事情上,李光熙主任强调:疫病不是慢性疾病,来势凶猛,传变迅速,感染者众多,是对公共卫生体系的严峻考验。疫病救治需要跟时间赛跑,西药循证治疗无法在短时间获得确凿的疗效证据,而目前沿用古人的历史经验,达原饮,人参败毒散等取得的临床效果都不错。也有人质疑个案报道的问题、缺乏对照研究的问题,我们中医流传下来的很多抗瘟方剂多是经历了几千年的验证总结下来的,而这经过历史大数据验证流传下来的方剂一定是有临床疗效验证过的。根据病人实际临床情况,中西医互参,至于机理或者循证疗效评价,尚需时日。中西医共同面对疫情,并肩作战,抓住最佳的治疗窗口时间,尽早干预,救治的成功率一定越来越高。

(责任编辑:齐钰)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