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医院 > 正文

全国180家医院有器官移植资格,黄洁夫:增加能多脏器移植的医院

2021-06-19 12:51:20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据卫健委发布的通知显示,此次审核中,共有21个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的58所医院提交了人体器官移植执业资格申报材料,但最终仅有20所医院符合条件。

(健康时报记者 邱越)6月1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关于认定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等医院人体器官移植执业资格的通知称,经审核,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等20所医院所提交的人体器官移植执业资格申报材料符合条件。至此,我国具有人体器官移植执业资格的医疗机构达到180家。

据卫健委发布的通知显示,此次审核中,共有21个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的58所医院提交了人体器官移植执业资格申报材料,但最终仅有20所医院符合条件。

58进20,取得器官移植执业资格有多难?

心脏移植职业资格的要求标准非常高,对任何一家医院来说都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

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是此次评审中,最终通过审核的20所医院之一,也是河南省唯一一家获得人体器官移植资格的医疗机构。阜外华中心血管医院副院长程兆云说,“河南是中国的人口大省,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心脏移植工作的开展,必将为华中地区终末期心脏病患者提供更多的救治机会和希望。”

“心脏移植是一项高难度的外科手术,需要在全身麻醉下进行,对患者的整体机能是很大的挑战。同时,手术需要静止的心脏和无血的手术,捐献的心脏又是非常稀缺的珍贵资源,手术难度非常大,对外科医生的综合技术实力是很大的挑战。”程兆云表示,“此外,心脏移植是最为强调‘团队’的外科手术,它包括了移植术前患者(受体)的病情评估和精神心理调整、供体的评估和匹配检查,术中良好操作和团队流畅配合,术后精心监护和管理,出院后监测和康复指导及随访等。可以说是一项很大的系统工程,要求医院的整体实力必须非常强,需要相关专业团队合作密切、融洽、流畅,此外,患者出院后的管理也非常重要。”

\
2018年,河南首例完全依靠自己力量实施的心脏移植手术。受访者供图

程兆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该院人体器官移植工作的发展。据他介绍,为了顺利取得心脏移植的职业资格,阜外华中心脑血管医院设立了专用移植病房、心脏移植专用手术间、移植术后专用监护室等;同时成立了移植专业团队,包括外科医生、麻醉医生、重症监护与生命支持医生、心肺功能评估医生等,均接受了国家规范培训,达到了相关技术要求;此外,手术小组进行了多次心脏移植动物实验,积累了心脏移植配合和管理经验。最后,医院还专门配备了相关办公室,用于家属接待、数据网络直报等,保证了心脏移植工作的全方位规范化。”

缺口较大,180家医院背后是数十万计的器官移植需求

根据《中国心血管病报告》,我国心衰人群发病率在1%左右,也就是说全国有约1400万心衰患者,其中严重到了终末期心衰的患者约20万名,其中大部分需要接受心脏移植或人工心脏辅助,但是2020年全国心脏移植手术的总量只有557例,远远不能救治处在岌岌可危状态的众多患者。

2018年,我国器官捐献数量居世界第二位。同年,实施器官移植手术量突破2万例,同样居世界第二位。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顾问委员会主席、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指出,但从理论上估算,每年需要通过器官移植来挽救生命的人大概有30万,这15:1的差距就是需求和现实的差距。从另一角度来看,我国14亿人口中每年有2万人接受器官移植手术,而美国3亿人口每年有3万人进行器官移植,“我们与美国还是有较大差距的”。

具有心、肝、肺、肾四项器官移植执业资格的医院仅32所

黄洁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目前我国器官移植需求方面仍有较大的缺口,但同时每年又有大量捐献的器官被浪费。2018年,我国共有6302例器官捐献,而心脏移植手术仅有498例,肺移植手术有404例。 “这反映出的是我国器官移植能力建设的问题,我国具有器官移植执业资格的医院还不够,能够做器官移植的医生还很少,尤其是心脏移植和肺移植的医院非常不够,医生也非常缺。”

根据国家卫健委最新发布的《具有人体器官移植执业资格的医疗机构名单》显示,具有器官移植手术资质的180所医院中,拥有肝移植资质的有109所,肾移植143所,心脏移植67所,肺移植50所,同时具有心、肝、肺、肾四项器官移植执业资格的医院只有32所。

2020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印发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规范(2020年版)》,《管理规范》在《肝脏、肾脏、心脏、肺脏移植技术管理规范》基础上,增加了同种异体胰腺、小肠移植技术管理规范相关内容,包括医疗机构、人员、技术管理、培训管理等方面,同时还取消了开展人体器官移植技术的医疗机构等级限制。

“未来中国至少需要300家器官移植医院,同时要大大增加心、肝、肺、肾都能移植的医院,才能逐渐满足我国器官移植需求的缺口。”黄洁夫表示。

器官捐献发展仍在路上,三方面有待突破

2007年国务院《体器官移植条例》的颁布,标志着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开始走上了法制轨道。

2013年《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试行)》发布,形成了中国器官捐献的部门法规,以确保符合医学伦理学的器官来源。

2015年,公民自愿捐献成为我国器官移植来源的唯一合法途径。据新华社报道,当年,中国器官移植手术达到了历史最高值10058例,2016年进一步上升到15000余例,增幅逾50%。

2021年6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国务院2021年度立法工作计划的通知》发布,修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被列入2021年立法计划。这也是黄洁夫多年来一直所期待和推动的。

“目前,我国的器官移植事业卡在了三个方面,一是器官移植目前尚未被作为大病医保所覆盖,很多老百姓交不起钱,所以只有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成功,才能为器官移植带来更大的发展;第二就是我们的能力不够,医院、医生都不够,未来我们最少需要300家器官移植医院,尤其要大大增加心、肝、肺、肾都能移植的医院;第三就是器官捐献数量还不足。只有三方面一起努力,器官移植工作才能加速向前发展。”黄洁夫说。

谈到人才培养,黄洁夫对未来充满期待。他说,器官移植是临床医学的宝塔尖,一个比较熟练的器官移植医生需要培养3-5年时间,而我国是从2015年开始才真正着力培养相关人才,至今也才5年多时间而已。“我推断,明后年将会有许多器官移植医生培养出来,尤其是心肺移植的医生”。

“我国用5年的时间走了许多国家二三十年所有的路,这个发展速度已经很快了。在不久的将来,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即将出台,将使得器官移植事业向法治化迈进,同时也进一步普及和提高公民捐赠器官的意识。”黄洁夫表示,“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我想顺利的话,我国器官移植事业会迎来一个飞跃。”

(责任编辑:孙宝光)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