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医院 > 正文

急诊人的春节:“就地过年”是每年的常态,早已习惯

2021-02-11 10:00:00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2021年2月10日,农历腊月二十九,除了墙上的“福”字和落地窗上的窗花,朝阳医院急诊科熙熙攘攘的人流与往常并无二致。

(健康时报记者 邱越 王艾冰)“您哪不舒服?”“家住哪里啊?”“最近去过北京以外地区吗?”“有发烧、咳嗽、头晕、胸闷的症状吗?”……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护士高鸿燕在分诊台熟练地问着患者各种诊前问题。

2021年2月10日,农历腊月二十九,除了墙上的“福”字和落地窗上的窗花,朝阳医院急诊科熙熙攘攘的人流与往常并无二致。这一天,急诊科抢救室医生安乐又是一个夜班,按往常的经验,他要忙到除夕当天上午十点多才能下班回家。“过年期间的急诊科跟平常区别不大,按往年的经验,年前2~3天人流量还会有一个小幅上升,患者也都想年前把病看好了,安心过个年!”

\
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分诊台。邱越/摄

春节前的夜班:下午5点接班,夜里1点才喝上第一口水

2月8日晚,朝阳医院急诊科来了一位安乐的“老熟人”。这位病人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送到医院已出现呼吸衰竭,手指测出血氧浓度只有50%~60%,而一般正常人这个数值应该在95%以上。

据安乐介绍,这位患者由于呼吸道功能异常,导致呼吸时会出现二氧化碳的储留,所以肺部的二氧化碳积存比正常人多。加上感冒又引发了肺部感染,肺部功能更差,引起肺性脑病,也就是肺部的二氧化碳积存太多,人表现出嗜睡,开始向昏迷前期发展,严重时会出现昏迷。

由于患者已出现呼吸衰竭,进抢救室后安乐就给他上了无创呼吸机,但情况并没有好转。没多久,患者意识开始丧失,并且出现了尿失禁,动脉血二氧化碳分压值高达121,“正常人这个数值应该在35~45之间,别说121,就算高到五六十,人早就昏迷了。所以他这个情况必须要气管插管。”安乐说。

经过一夜抢救,直到第二天早晨,该患者的状况才逐渐稳定。这个夜班,安乐从2月8日下午5点接班,直到2月9日凌晨1点才喝上第一口水。

安乐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急诊科每天都会有十几例比较危重的病人,过年过节与平常也都一样,“而且过年过节期间还可能更加集中,因为不是着急的病也都不会这时候往医院跑。”

朝阳医院急诊科抢救室原本有核定32张床位,疫情期间按要求减至16张,而安乐夜班这一天算上过道上的加床,抢救室一共有24张床。这基本是抢救室近期的常态。

“抢救室过道上一直是满的,我们必须要保证抢救室能正常地运转起来。抢救室每天都有十几个病人进来,也有十几个病人出去,有一部分病人是身体达到了出院的标准,还有一部分情况稍有缓解但仍需住院的患者,我们会将其通过医联体系统转至相关的社区医院继续治疗,过年期间也不例外。”安乐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我们也希望患者过年之前都能顺利出院,也希望过年期间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别往医院跑。但实际情况是除夕的前几天和假期的后几天一般患者都比较多,经常在初五、初六出现一个爆发式的增长,其中不少都是情况比较危重的。所以就算门诊可以休息,急诊也不能休。”安乐说。

“其他人可能只是今年要就地过年,急诊科的同事基本年年都是就地过年,我们都习惯了。对急诊科来说,过年过节不意味着休息,而意味着可能会更忙。”安乐说。

假期严格防疫:急诊科的每一个环节,流调都是第一步

“您是谁?您从哪来?您要干什么?”自疫情防控常态化以来,这“灵魂三问”可能是在急诊科最常听见的问题。

据高鸿燕介绍,除了要直接送进抢救室的患者,其他到急诊科来的病人都要先到分诊台分诊,此时分诊台护士就会问出“灵魂三问”来确认病人的情况和过往接触史,“这也就是流调,流调没问题的才能去挂号、问诊”。

“在急诊科的每一个环节,流调都是第一步。在分诊台问过后,进到诊室医生还会再次询问,进入抢救室之前,抢救室的医护人员也同样会在合适的时机对病人进行流调。”高鸿燕说,“灵魂三问”会轮番上演。

据安乐介绍,临近春节他们的流调工作还有所变化,此前是从中高风险地区前来就医的患者需要提供3~7天内的核酸阴性证明,现在是所有近期有京外旅居经历的人都需要提供7天内的核酸阴性证明。

在安乐看来,急诊科的工作就像蒙着眼睛打仗,“发热门诊的防护级别比急诊科高,但我觉得急诊科接触到新冠肺炎患者的几率未必比发热门诊低。”

\
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抢救区医生正在查看患者情况。邱越/摄

就在上个月,这里发生了一次有惊无险的“意外”。

据朝阳医院急诊科急诊流水组长崔婧称,2021年新年第一天,一位因冠心病、高血压在抢救室救治的患者突然体温升高,引起了值班护士的警觉。

“出现发热后,患者突然想起自己去年12月曾开车去望京送过货,而上个月望京刚好又出现过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想到这里,患者自己心里害怕了起来。”崔婧说,她们立即将这个情况上报,领导指示采取医院三级防护转运,使用负压转移仓将该患者转移至发热门诊,确保抢救室和急诊科其他患者和医务人员的安全。

“这是朝阳医院急诊科抢救室增设负压转移仓后第一次正式使用。”崔婧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万幸只是虚惊一场,后来确认患者只是普通的发热。”

\
北京朝阳医院抢救室中单独被隔开的发热患者。邱越/摄

由于天气寒冷,有些刚到医院的患者可能出现初次测温不准的情况,还有一些病人随着病程发展也可能后续出现发热症状。

“对医生来说,遇到这些情况再正常不过了,即便真的遇上新冠肺炎患者,我们也不会有过多其他的考虑,就像我们不会考虑过年是否要上班一样,这些都是很自然的事。”安乐笑着说。

(责任编辑:李桂兰)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