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医院 > 正文

兰州大学医学定向生5年违约223人,乡镇卫生院为何留人难?

2020-10-23 10:46:23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毕业后按照医学定向生的规定去到基层工作,目前已经工作了1年的时间,兰州大学医学定向生陈磊(化名)被分配到乡镇卫生院后干了将近一年的行政工作。“分配到乡镇卫生院工作的人,做的基本都是公卫的工作,例如去村里填各类表格,八年所学的医学临床知识,去了乡村卫生院没有用武之地,只能坐等荒废。” 陈磊说。

(健康时报记者 王永文 实习记者 赵苑旨)“学医一腔热血,觉得去农村也能发光发热,可是如今基层乡镇卫生院的境遇让他们重新思考,医学定向生这条路能走的通吗?”甘肃省兰州市多名定向医学毕业生向健康时报记者反映。

“我是医学定向生,却见不到病人”

陈磊(化名)19年毕业于兰州大学,毕业后按照医学定向生的规定去到基层工作,目前已经工作了1年的时间,陈磊被分配到乡镇卫生院后,便干了将近一年的行政工作。

“现在基层乡镇医院承担的的公共卫生工作越来越重,分配到乡镇卫生院工作的人,做的基本都是公卫的工作,例如去村里填各类表格,临床五年加规培三年,八年所学的医学临床知识,去了乡村卫生院没有用武之地,只能坐等荒废。” 陈磊说。

陈磊(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作为一名医生,却见不到病人,让我感觉在虚度时光,前途渺茫。不光我是这样,我认识好几个同学,他们在分配后也没在临床的工作。”

张明(化名)2017年毕业于兰州大学,作为一名医学定向生,她最终决定交12万元的违约金,也不想去到基层。“当时报考医学定向生,并不了解医学定向生的相关政策,我后来听说定向生的待遇还有相关政策没有完全落实,加上我想读研,考虑再三才违约的。” 张明说,班里22个人,有三分之一的人都违约了,大多数违约的人也是想有更好的发展,才选择违约继续读研或者去大医院工作”。

根据甘肃省卫健委印发的《甘肃省2015年至2019年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违约名单》显示,2015年至2019年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违约人数达251人,其中毕业于兰州大学的223人,占了违约名单的9成,其余28名来自甘肃中医药大学。其中,兰州大学在2015年,只有7名学生选择违约,而在2019年则达到了85名,人数逐年递增。

“到地方签约后,半年多没有工资”

根据国家卫健委《关于印发开展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工作实施意见的通知》,从2010年起,连续三年在高等医学院校开展免费医学生培养工作,重点为乡镇卫生院及以下的医疗卫生机构培养从事全科医疗的卫生人才。该类免费医学生在获取入学通知书前,须与培养学校和当地县级卫生行政部门签署定向就业协议,承诺毕业后到有关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6年,后续自主择业。

尽管政策规定的是三年医院规培,三年服务基层,可和陈磊和受访的大多数同学感到疑惑:像这样在基层的三年服务期满,既没有掌握临床技术,有没有相关的诊疗经验,让一个经验医学支撑的专业那时候该何去何从?

陈磊认为,刚毕业的定向生应先分配到市级或县级医院做几年临床工作,把5年所学知识真正的运用到临床,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再去乡镇卫生院。

看病能力跟不上,老百姓们不信任,待遇低留不住人,这是现在乡镇卫生院所面临的一个窘境。“没有人来看病,医院的收入变少,医保再扣一些,员工的待遇就更少了。”陈磊说。

健康时报记者向兰州大学多位医学定向生了解到,现在医学定向生到基层一个月的工资只有2000-3000元。 “当时临夏州文件给我的是九月起薪,但到地方签约后,半年多我没有工资”,在甘肃省临夏州某镇签约规培的医学定向生刘文(化名)告诉记者,到了地方却政策变味了 。

对于陈磊等多位兰州大学定向医学生反映的问题,健康时报记者于10月22日-23日致电甘肃省卫健委,截至发稿日未收到回复。

专家:“医学定向生培养要有区别,不可一刀切”

“理论上来说,乡镇卫生院跟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一样的,也需要基础较好的医疗人才,但实际情况是不一样,城市居民收入较好,自我保健意识强,有能力也有动力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病,有较好的医疗需求,但乡村卫生院由于村民的收入、健康意识等情况医疗需求较少”,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对基层医疗人才的培养也应该根据实际的医疗需求情况,上海高校的科班医学生可能有用,但是甘肃比较偏远的地区让这些高校的学生去搞公卫,就不一定实用,所以医学定向生的培养要有区别,且不可一刀切的去操作。

金春林认为,去乡镇卫生院的医学定向生究竟要什么样的规培,也值得重新去考虑,目前大多数的规培生都是去大医院规培,这些规培的项目去了乡镇卫生院是否实用。此外,如果一般乡镇卫生院没有实际的医疗需求,仅做一般的公卫工作而言,很难留得住高水平的医学定向生,因为他们有跳出去的能力和机遇;相对而言,培养适合的专科医学人才去乡镇卫生院则更容易留下来,不能错配资源。

同时,金春林建议,从医保层面,在农村地区要给与更多的支持,激发客观医疗需要转化为实际医疗需求,让村民有能力、有动力去乡镇卫生院看病;其次,要为基层医生赋能、改变考核模式,例如将解决常规问题的能力、控制基础病的发病率、服务定点人群的健康水平等作为考核目标,而不是学历,以此提高待遇,让基层医生安下心来。

(责任编辑:李宣璋)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