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学术 > 正文

脊柱畸形患儿挺直“腰杆”,骨科大咖论道小儿脊柱畸形

2021-04-15 15:38:18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小儿脊柱侧弯的目前特发性的发病率为1.6%,先天性为万分之一。先天性脊柱侧弯是由遗传、药物、环境三大原因所导致。其中先天性小儿畸形是第一遗传因素;在怀孕期间,特别是怀孕的前两周,如果过多接触了一氧化碳气体或服用了一些药物,会出现先天畸形的情况;同时也有环境因素的影响。”北京协和医院骨科主任仉建国教授介绍道。

(健康时报记者 李曌懿)“EOS(早发性脊柱畸形)是影响患儿胸廓和肺脏发育的主要病因,容易导致呼吸功能损害,最终影响患儿的生存寿命。在外科治疗上,小孩子手术依从性差,肺也没发育成熟,麻醉风险大,手术要同时兼顾控制畸形和孩子的生长。因此,早发性脊柱畸形的治疗一直是脊柱外科矫形的重点和难点。”4月11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王冰教授在潇湘脊柱畸形论坛第二届中国脊柱畸形青联会学术会议上指出了早发性脊柱畸形诊疗的关键。

诊断最佳时期:孕28周就能排查早发脊柱畸形

“小儿脊柱侧弯的目前特发性的发病率为1.6%,先天性为万分之一。先天性脊柱侧弯是由遗传、药物、环境三大原因所导致。其中先天性小儿畸形是第一遗传因素;在怀孕期间,特别是怀孕的前两周,如果过多接触了一氧化碳气体或服用了一些药物,会出现先天畸形的情况;同时也有环境因素的影响。”北京协和医院骨科主任仉建国教授介绍道。

脊柱侧弯重在早发现早干预。仉教授指出,孕期20周去做B超时,大概能看到胎儿脊柱的形态。最佳的筛查时间是第28周,通过做B超或核磁共振,基本上都能看到胎儿脊柱发育的情况,完全可以在孕期做出诊断。

治疗最佳手段:非融合技术和融合技术维持生长发育

“小儿脊柱畸形诊疗最大难点在于要做矫正畸形手术的小儿还要继续生长十几年,但在手术治疗的过程中需要螺钉固定,这样就有可能影响脊柱的发育。”仉教授指出,作为一个脊柱外科大夫就是尽最大的可能解决患者的问题,使用最有效、最短的融合技术,最小的影响患儿的肌肉的生长发育的同时保持脊柱的生长。

本次论坛上,从术前、术中、术后三个方向展开研讨。解放军总医院王征教授在脊柱畸形术前的评估阶段中介绍,可以通过影像学参数的测量预估矫形效果和并发症风险。他指出,“骨盆矢状位序列在脊柱矫形手术中尤其重要,但在CT、MRI以及一些特殊情况下难以根据股骨头的位置形态进行评估。”大量的影像学参数测算表明,骶骨形态与骨盆矢状位序列存在明显相关性,鉴于小儿骨盆发育不成熟,该预测方法未必适用于儿童畸形矫正,尚需进一步验证。

本次会议也探讨了手术中是如何通过技术控制并发症,其中,仉建国教授提到可以通过控制顶椎防止机械性的并发症。PJK是侧弯矫形中常见的矢状面并发症。为预防PJK,王冰教授认为应增加近端固定强度,按照自然胸椎曲度对固定棒预弯并尽可能保留后方韧带。另外,应重视牵引位摄片,缩短腰椎固定节段以减少腰椎活动的损失。

非融合技术需要反复撑开,朱泽章教授就生长棒技术的常见问题展开详细解析,他表示,早发性脊柱畸形最常用的手术方案是用生长棒技术以撑开的方式帮助具有生长潜能的患儿继续生长,除此之外,反复撑开带来软组织损害、并发症增多、麻醉时间延长,且随着撑开次数增多效果逐渐降低。

在融合手术中,神经纤维瘤病术前应根据病人情况选择手术方式。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李方财教授指出:“萎缩型神经纤维瘤病侧凸进展快、病情重,往往保守治疗无效需要手术干预,角度大、后凸重者则需要前后路联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刘立岷教授对术后弯曲又做了解释,半椎体术后一旦出现了新发弯曲与初次手术无关,多数起源于术前的代偿弯,发生在术后3-6个月且初次手术年龄偏大(10-14岁)的情况下,遵循青少年特发性脊柱侧弯的治疗原则,早期观察、支具控制,必要时手术。

选择手术时机:规范的保守治疗可推迟手术年龄

“支具治疗一直是常用的控制脊柱畸形进展的保守治疗方法。”仉建国教授指出,先天性脊柱畸形使用支具治疗并不能避免手术,但可以推迟手术时机,为肺部发育争取时间,使矫形手术更加安全,在分节不良、生长潜能小的半椎体中尤其有效。石膏治疗可以提高患者依从性,但更改石膏形态时反复的麻醉可能带来不良影响,在国内开展较少。

EOS的手术治疗充满了挑战性,针对不同类型的患者,如何选择合适的手术方式和时机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随着对疾病本身认识的不断深入,以及新技术的应用,对EOS患者的治疗会更加个体化和规范化,在尽可能减少并发症发生同时,更好地改善患儿的生存质量。

(责任编辑:李宣璋)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