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头条新闻 > 正文

杭师大学生患白血病不幸离世,遗体捐赠学校

2020-09-07 09:44:59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健康时报 记者徐婷婷实习记者谭琪欣)“吾儿孟磊,因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移植后因并发症严重经抢救无效…与世长辞!按生前遗愿遗体捐献母校,日后存放医学院专属墓区。”

孟磊去世3小时后,他的父亲于朋友圈留字沉痛留念。

“孩子生前最大的心愿是能回到母校继续学业,因病不得,因此跟我商量决定身后将遗体捐赠给母校,一方面是为了圆他的心愿,另外一方面是为了回报社会,我们此前接受了太多的善意。”孟磊父亲对健康时报记者说。这也是杭州师范大学接到的首例本校学生遗体捐赠。

\
病床上的孟磊。孟磊父亲供图

生前只是个安静平凡的孩子,不幸确诊白血病

“他一直念叨着功课落下了,回来要补上,这么一个安静平凡的孩子,人生最后一个决定竟如此轰轰烈烈。”获知孟磊捐赠遗体的决定后,孟磊的班主任郭莎莎跟健康时报记者感慨。

1998年出生的孟磊是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高分子材料与工程专业2016级学生,在郭莎莎眼里,孟磊“是一个拍照都会往后躲的腼腆小孩”,“平凡低调”,而在同班同学看来,孟磊却是不可或缺的“开心果”,因为名字里有许多个石头,他被亲切唤作‘石头’, “我们总想着到石头的寝室去坐坐,聊聊天,组队游戏,打游戏的时候他总会送队友很多东西,很大方。”

如果没有生病,孟磊本该和同龄人一样正常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继续平凡快乐的人生,然而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却绊住了他的脚步。2019年11月,因为持续背痛,孟磊被同学送往医院检查,初步确诊为脊椎炎,接受了1个月的药物治疗之后,脊椎炎症逐步痊愈,考虑到学业,他决定出院回家调养,准备接下来的期末考试。

就在孟磊一家放下心来的时候,更大的噩运降临。“2019年12月复诊时,孟磊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为了治疗,我们不得不为他办理了休学,”孟磊父亲说。

一个月后孟磊辗转至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血液科,当时疫情未汹涌,郭莎莎同几名任课老师前往医院,“远远看了孩子一眼,他刚做完化疗不久,全身插满了管子,我们都很心疼,但都觉得他不久之后就能返校学习了,一切都会恢复正常,”郭莎莎说,只是没想到那一面竟成最后一面。

多脏器功能衰竭不幸离世,最后的决定是回到学校

3月份,由郭莎莎起笔的“为高分子1601班孟磊捐款倡议书”的消息刷屏了钱江学院师生的朋友圈,学院也第一时间启动了困难学生补助,期间,同校同学也陆续以手写信的方式给予孟磊鼓励。这一些,躺在病床上的孟磊一直记挂于心。

之后数月,随着体内的真菌无法抑制地扩散,孟磊病情日益加重,医生建议进行骨髓移植,深爱着儿子的孟磊父亲成为骨髓捐赠者,“医生跟我说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那我就毫不犹豫地上了。”术后效果并不理想,孟磊血液里的真菌始终不能杀除。

“遗体捐赠是在8月中旬跟我商量之后决定的,作为父亲,我百分之百支持他人生最后的这个决定”,孟磊父亲回忆时难掩哽咽,当时距离骨髓移植手术完成已将近3个月,虽未被完整告知病情,孟磊已心里有数,“生前他一直念叨两件事,一是要回校继续学业,二是感激大家对他的照顾,身后最好的方式就是以遗体捐赠的方式留在母校,回馈母校。”

杭州师范大学实验中心主任楼佳庆感慨道。“孟磊父亲是在8月中旬时联系上我的,生离死别的痛苦和捐献遗体和器官的无私交织,这个决定无论是对于孟磊还是孟磊父亲来说,都很不容易,因此也很令人感动。”

8月29日零时二十二分,孟磊最终因白血病合并严重并发症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不幸离世。

两个小时之后,杭州师范大学医学院实验中心主任楼佳庆带着团队赴浙大邵逸夫医院,从父母手里接过孟磊,将他带回了杭州师范大学医学院。

孟磊的名字,刻在了“无言良师”碑上

\
杭州师范大学医学院供图

据杭州师范大学实验中心主任楼佳庆介绍,遗体在进入实验室前都要进行洗消、防腐、固定处理,接下来才能供教学科研使用。学生实验时,要尊重“无言良师”,上课时一定要装束郑重,不能言行嬉戏。

孟磊的遗体将在这里至少安放三年,然后由医学院实验室负责送去殡仪馆火化,依照亲属的意愿,再进行骨灰安置,可以亲属领回,也可以安放在学校。“医学界将这些遗体捐赠者尊称为“无言良师”。他们捐出了自己的身躯或者器官,虽然不再能说话,但是他们启发了正在成长的医师们积累对于疾病的认识,回馈到更多患者身上,“无言良师”不是生命的结束,而是生命的延续。”

但就全世界范围来看,中国的人体和器官捐献率仍然较低,受到很多原因的影响,文化原因和社会原因在其中占据主导地位。受到“死后留全尸”传统观念的限制,中国人更愿意在死后保持身体的完整。

据2011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器官捐献研究项目“公众对器官捐献态度”的调查,“受传统观念影响”的选择频率高达33%。供给不足滋生了非法器官买卖市场,公众也因此会产生质疑,30%的受访者担忧捐献的器官可能遭遇买卖。除此以外,还有21%的被调查者因为对器官捐献不够了解,而不愿意捐献器官。其它原因还包括“担心登记器官捐献程序复杂”(10%)以及“要与家人商量”(5%)等。

但楼佳庆提到,近年来医学院接收到的遗体和器官捐赠越来越多了,说明整个社会对于无言良师的接受度正在提高,去年医学院接收到的遗体和器官捐献有60多例,他们生前来自各行各业,大学教授、国企职工、年轻学生……有各种各样的故事,但是最后都选择来到这里。

杭师大医学院立有一块 “无言师碑”,碑上刻有近百个名字,名字背后是逝者庄重的决定——将自己的器官、遗体捐献出来,支持医疗事业的发展。孟磊的名字也将永远的留在这块碑上。

(责任编辑:荆雪涛)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