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饮食 > 正文

稻花香里说丰年 来看黑土地的丰收季!

2020-09-27 22:46:31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凌晨4点半,空气中还带着露水的味道,黑龙江五常的稻田里,五常市民乐朝鲜族乡的阳光刚在天边露出一点芽,稻田里就响起了镰刀收割稻谷的窸窣声。每年的10月,都是农民一年的企盼。

(健康时报记者 张赫 实习记者 周学津)凌晨4点半,空气中还带着露水的味道,黑龙江五常的稻田里,五常市民乐朝鲜族乡的阳光刚在天边露出一点芽,稻田里就响起了镰刀收割稻谷的窸窣声。每年的10月,都是农民一年的企盼。

徐长国头戴一顶在村里赶集买的红帽子,坐着农用三轮车,从30多公里外的长安村来到民乐。每年的9月中下旬到十月上旬,兼职做“稻客”的他每天会干十二个小时,割七八分地的稻谷。

“你看,我现前儿(现在)手里拿的就是五常大米稻花香2号,几十年了,乡亲们还是习惯亲手用镰刀割稻子。”徐长国说着,拽下几根身边还没打皮儿的稻穗儿,放在嘴里嘬着味道说:“真甜!又是丰收年呐!”

\
五常市民乐朝鲜族乡村民正在收割稻谷(摄影 曹子豪)

“庄稼院儿里长大的人,乐意种地!”

弯腰,跨腿。左手搂过一大把稻穗儿的梗,右手一镰刀割下去,稻穗儿就老老实实的躺在了徐长国的怀里。稻田里,有人从东往西,有人从南往北,累了就去最靠边的陇上举着早上带来的干粮吃几口,一整天不回家。

每个拿着镰刀的人心里都有一股劲儿,麻利的向中间聚集。

“现在其实很多程序都能机器化了,咱们可不想,机器没有人情味儿!”看着记者诧异于2020年的今天,所有水稻还用人工上手镰刀割,徐长国笑着解释说,机器收割没办法看到水稻的成熟程度,看不到色泽,闻不到香味儿,那可不行。

和徐长国不同,今年50岁的靳福国,身材更高大,一米八多的个头儿;但一样的是,他们都和黑土地一样憨厚、结实。从小就在田间地头长大的他,高中毕业后选择学习父亲的“庄稼把式好手艺”,继续在地里忙活。

在稻田里多年的积累,让靳福国成为周围人眼中的“技术大拿”,平日里谁家的稻谷有个“头疼脑热”都会请他来“看病”。慢慢地,靳福国干出了名气,开始为一些大型的粮食企业做技术顾问。

\
五常市民乐朝鲜族乡村民正在收割稻谷(摄影 曹子豪)

2008年,靳福国开始钻研种地的新门道。思虑再三,他决定自主创业,于是成立了五常郁金米业有限公司,开创了民楽園品牌。站在自家的地头,靳福国想起拉令河清澈的河水,脚下两米厚的黑土,他觉得民乐如此优越的自然环境不种高质米很可惜,就顶着压力试种了生长期长达150天左右的稻花香2号。

“那时候压力挺大,但我还是想试试,种地虽然是老农民的活儿,但也不能一成不变。”靳福国试种的稻花香2号亩产到达1100斤,后来逐步稳产到1300斤到1400斤。

“以前的稻米种植就跟打游击战似的,每家每户种子的质量、肥料的选择差别很大,现在我们会统一配备种子和肥料,用同样的种植技术来规范农户的种植习惯。”靳福国一脸兴奋,“现在我们的农户每公顷能增收3000到5000元。”

有人夸靳福国脑子活,想法多,他有点害羞,抿抿嘴说:“其实也没啥,我就是个庄稼人,愿意种地。”

“我们的土地,我们的米”

靳福国指着远处给记者介绍,流经张广才领南坡的拉令河是民乐的“母亲河”,经过100多公里的“跋涉”到达民乐后,水温会比北坡的虻牛河高三度左右,就是这“高三度”的水温使得水里富含的矿物质、浮游物、营养物质能够更好地被稻米吸收。

此外,民乐地处黑龙江省第一积温带,年有效积温达2700℃以上,昼夜温差比同纬度地区高5°,水稻的光合作用更强,加上土壤中高达5%~6%的有机质含量,使得稻米中的直链淀粉含量适中,支链淀粉含量较高,可速溶的双链糖积累较多,对人体健康有宜。

“我一直认为,种庄稼如果仅仅依靠自然条件那就是懒。”为此,靳福国和儿子靳久龙每年都会投入200多万用于有机肥料的购买。“我们的肥料是根据富硒豆饼肥、益生菌肥、有机肥比例配制而成,稻米‘吃起来’也更有营养。”

\
洁白如玉的五常大米稻花香2号(摄影 曹子豪)

“我们民楽園生产的大米,米粒中的有机干物质积累多,营养成分比一般大米高出许多;可速溶解的双链糖含量高,口感清淡略甜、绵软略黏、芳香爽口,有回甘。” 提及自己种植的五常大米稻花香2号,靳福国一脸的自豪,“我们可是给人民大会堂的‘国宴’供过米的。”

“我们的土地,我们的米,都是我的骄傲。”

“种的不是自己家的粮食,是全中国的粮仓”

如今,同样一身黝黑、看起来特普通的“农村老头”郭喜贵,变成了靳福国开创的水稻品牌民楽園的技术顾问。周围村子的人都知道,他是水稻专家权云龙老先生的弟子,从20岁起到现在,40多年一直做水稻种植的研究。

站在五常的地头上,郭喜贵指着面前一望无际的金黄色说,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大家都只想着吃饱穿暖,很多农户在种植稻米的时候普遍会使用较多的化肥农药来提高产量,但是产量提高了,品质却得不到保障,环境也遭受了污染,这种“一荣双损失”的情况一直延续到2007年。

让很多本地人心疼的环境终于有了改善的眉目。

2007年后,五常市注意到化肥农药使用造成的土壤板结等生态问题后,禁止使用烈性农药,开始提倡使用有机生物肥,经过十几年对水土的养护,五常市土壤情况得到了恢复,环境也得到了改善。这片肥沃的黑土地,又变得松软了来。

\
刚收割的五常大米稻花香2号(摄影 曹子豪)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话一点不假。环境好了,水土好了,稻米的产量和质量都得到了提高。五常市大米的品牌价值现在将近700亿,年产值在20亿左右。这‘绿水青山’可不就是‘金山银山’么。” 郭喜贵手舞足蹈的向记者比划着,满眼都是骄傲。

而此时,徐长国趁着农忙间隙坐在地头,左手拿着包子,右手摆弄着手机,看着记者走过来,他抬头嘿嘿的笑着说:“这不,想拿今天割稻子挣的钱,给家里添置个媳妇一直想买的微波炉。

阳光暖洋洋的,他头上戴的小红帽就像他的小日子似的,红彤彤、热乎乎。

这片徐长国、靳福国们引以为傲又以之为生的肥沃土地,是全球仅有的三大黑土区域之一,因黑土层厚度为三十至一百厘米,人们总用“一两土二两油”来形容它的肥沃与珍贵。

2月14日下午,编挂49辆满载3000吨三江平原大米专列在佳木斯站发出,开往疫情防控一线湖北省孝感市,这是黑龙江给对口支援的湖北孝感市的“口粮”,更是一种兄弟情谊。

如今,五常市民乐朝鲜族乡的村民们,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在稻香四溢的秋天里诉说着丰收的故事。在每一个冉冉升起的太阳下,不仅仅有一望无垠的金黄麦穗儿,还有整个中国对粮食自给自足的底气:那是一直刻在黑龙江农民背上的四个字:中国粮仓。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