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慢病 > 名医出诊 > 正文

“手汗症困扰了我整个青春,刘彦国医生让我做回正常人”

2021-07-30 14:12:52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
刘彦国,是中国第一个专题研究手汗症的临床医学博士。

“手汗症真的困扰了我整个青春。从有记忆起,写字纸会湿,考试总打湿试卷,不敢跟人握手,甚至触碰到都觉得紧张。夏天手上的汗会形成一滴滴水珠流下来,擦了又出,甚至能清晰看到水珠从毛孔渗出来,冬天的手又湿又冷,冻得要死……用明矾洗手,草药洗手,也吃过很多药,都没效果……我今年23岁,这个病一直陪我长大……”

好大夫在线上,一位手汗症患者在线问诊时,写下了这段病情描述。

很幸运,她找到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胸外科的刘彦国教授。当时还是2010年,刘彦国教授的在线问诊服务刚开通不久,很多跟这个23岁女孩有同样困扰的患者,经历了四处求医的茫然后,终于在这个好大夫在线平台上,找到了“对的人”。

从解剖做起,他成为中国手汗症研究的拓荒者

刘彦国,是中国第一个专题研究手汗症的临床医学博士。

在2001年之前,中国几乎没人关注手汗症。刚从北大医学部保送读研的刘彦国,因为机缘巧合一头闯进了这个“冷门”领域,开启了他二十年的手汗症职业人生。

当年,没有任何一本相关的中文著作。为了研究这个病,刘彦国跑到北大医学部校图书馆,在馆藏最深处的英文原版书架上,找外文参考书学习。他越学习,发现的问题越多,“人体的汗腺是受交感神经支配的,但人类对交感神经的认识,还处在一个非常粗浅的阶段,在很多部位,连最基本的神经支配范围还说不清楚,手术怎么切全凭经验总结。”

刘彦国决定从根儿上开始,做解剖研究!“当时有同学嘲笑我说,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做大体解剖,能毕业吗?”刘彦国不以为然,经常是整个解剖楼都没人了,他还在挑灯夜战。

2005年,他完成了中国第一个胸交感神经手术的应用解剖研究,弄明白了胸段的交感神经里,每根神经的基本功能和位置特点。

这是他的博士毕业论文,也是中国手汗症治疗的关键一步。

\

一心探究,为患者寻找更好的手术方式

可能很多人都很疑惑,手汗症是手部的问题,为什么要去胸外科治疗?

这是因为,手掌出汗是受交感神经支配,只要去除一部分到达手掌的交感神经,就可以纠正手汗。而支配手掌的交感神经来源于胸部,只有在胸腔内切断,才能做到不影响上肢的运动神经和感觉神经。

然而,这个手术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那时候,全球采用交感神经手术治疗手汗症已经有几十年历史了,但手术方式一直比较混乱”,尤其早年间的一些术式还会造成严重的副作用——代偿性出汗。这些患者术后虽然手不出汗了,但是会从前胸、后背等部位大量出汗,甚至动不动就全身湿透。

“这个问题给很多患者带来了一辈子的痛苦。我们做医生不能眼里只有病,没有人。”对于手术给病人带来的这种新的苦恼,刘彦国感同身受,他一心想找出对患者更好的手术方式。

2004年,他在做解剖研究的同时,开启了对手术方式的优化研究,他设计了对比两种新术式的前瞻性研究,这在国际上是第一次。“我们的研究取得了重要成果,发现了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规避代偿性出汗的新方法。”刘彦国口中的新方法,就是后来他一直努力在全国推广和普及的T4神经切断术。这项研究的结果,也成了国际上手汗症治疗指南中最核心的依据之一。

“作为一个医生,你采用任何治疗方式,不管是药物还是手术,都要尽最大可能避免‘祛旧病,添新病’,尤其不能给患者带去一个永远无法逆转的新问题,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这是刘彦国为患者选择手术方式时,始终坚守的原则。

患者的口碑,坚定了在小众领域坚持的信念

手汗症是个小众疾病,研究的医生少,所以患者面临的一大难题,就是怎么找到治这个病的专家。

为了让患者少走弯路,刘彦国从2008年起,就在好大夫在线上写科普、答问题,帮患者解决就医难题,这件事一做就是十几年,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

这份坚持也给刘彦国带来了满满的成就感,“十几年的时间里,我在好大夫上帮助了大量的手汗症患者,也积累了特别良好的口碑和信誉,这更加坚定了我在这个小众领域里坚持下去的信念和信心。”

直到现在,刘彦国依然是好大夫在线平台上,手汗症接诊量最多的医生,也是这个领域里患者好评最多的医生。

每次手术,都要提醒自己“患者是年轻人,容不得有闪失!”

如今,刘彦国早已是胸外科的大专家,每天被肺癌、胸腺瘤等大病包围着,手汗症对他来说只是个“小手术”,但他仍坚持为每个手汗症患者亲自主刀,“无论是学生、打工仔,还是明星、官员,我都一视同仁。”

因为安全性是这个手术最最关键的!“手汗症病人都是些年轻人,他们正值学习或事业的关键期,为了提高生活质量才做这个手术,容不得有闪失!”刘彦国反复强调。

\

这个手术需要从肋间隙开一个小小的切口到胸腔,如果不是特别有经验,切口的时候,隐藏的肋间血管可能会被刺破,也可能会损伤到肺,或者神经周围的血管。如果出现术中大出血,就得延长切口,甚至需要输血和抢救。国内外都出现过这种情况,甚至有过死亡的病例。

“但我们这儿,到目前为止,没有这种情况。我心里最基本的底线,是在最小的创伤下把手术做好,不给病人造成其他的伤害”。刘彦国说。

“医生要敢于去闯一下手术‘禁区’”

追求安全并不等于“一味保守”。有一次,一位得过胸膜炎的患者通过好大夫在线联系到刘彦国,“他的症状实在是太重了,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我看到他的手全是汗水,一直往下流。但因为得过胸膜炎,手术难度和风险都很大,他跑了很多医院,得到的结果都是做不了。我觉得实在是可怜,决定为他拼一把。我跟他讲,这个手术有可能做不下来,但我会尽最大努力。”

手术过程也确实艰险,“因为胸膜炎的关系,他的整个肺和胸壁从上到下完全粘在了一起,得非常非常小心地、一点一点把肺剥下来,还不能损伤肺的表面,也不能损伤血管,感觉就像开车在过一段特别危险的山路一样,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随时可能发生出血或者肺破了的情况”。刘彦国顶着压力坚持完成了这台手术,患者术后的效果也非常好。

“这种手术‘禁区’,在和病人充分沟通并得到理解后,医生还是要敢于去‘闯’一下。能够帮到病人的,一定尽量帮一把。尽管冒风险,但医生不能为了保住个人名誉,就不往前探索,不往前努力。”

刘彦国的权威和担当,让更多患者因此顺利去除了病痛。“没有手汗的人理解不了手汗人的自卑,刘彦国医生治好了我的手汗症,这虽不是什么‘救命之恩’,但对我来说却是‘重获新生’,被手汗症折磨了几十年,我终于可以做个正常人了。”

这些患者写给刘彦国医生的感谢信,或许这也是刘彦国从学生时代起就执着于手汗症的原因。如今,手汗症的治疗方法依然谈不上完美,这个领域的研究也依然有很多还在路上,但刘彦国说,愿为之“毕其一生”!

(责任编辑:石梦竹)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