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长发育 > 成长故事 > 正文

我的长大,迟到了很久

2020-02-27 09:33:24来源:|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九岁的我和比我小三岁却比我高半头的弟弟同一年入学,第一堂课已经过去快二十个年头了,当时的画面在我脑海里还是那么的清晰。

身高是高大帅、是灿烂的笑容,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一个绊脚石,它让我在人生的路上坎坎坷坷,让我的成年迟到了很久很久。

九岁的我才能和比我小三岁却比我高半头的弟弟同一年入学,第一堂课已经过去快二十个年头了,当时的画面在我脑海里还是那么的清晰。记得那是一个天气不错的上午,数学老师拿着一本点名册说:“点到谁,谁就站起来说一声到。”很巧合没几个就点到了我,我听到后轻声答“到”并站起来。老师在讲台上从前往后看了一遍,竟然没有看到坐在第一排的我,于是再次叫到我的名字,此时我已经非常慌张了,我又答了声“到”,老师还是没有找到我。

这时她可能生气了,大声的又叫了我的名字,我慌张的不行了, 我用尽力气答了声“到”,还是身边的同学举手告诉了老师我的位置。这时的老师已经非常生气了,走到我面前大声的问我为什么不站起来,我咽哽了,说不出话来,她看我低着头不说话又大声的问我,并捏着我的耳朵,我难受极了耳朵又疼,我没有办法只能脚踮起来踩着凳子的横撑让老师觉得我是站起来了。因此后来同学都嘲笑我小的像一只蚂蚁,他们都给我取外号,叫我小蚂蚁。被同学嘲笑欺负是每天都有的事情,我上学的路上、在学校里我好像从来没有抬过头,看黑板从来都是低着头往上撇着看,因此我的抬头纹特别深,直到现在还是那么的深。它就像一个抹不掉的伤疤永远烙在了上面。

后来我一个人出来上大学,我去银行办银行卡,银行柜台工作人员只能看到我的眼睛(那时候银行柜台好像都是一米二高的)。去自动提款机只能求助同学帮忙。有一次跟同学一起出去玩,一个做少儿教育的销售人员竟然把我同学当成我家长,给他推销少儿教育产品。

小时候我从来都不愿意提长大后想做什么,因为我觉得我永远也长不成大人。我也不愿意出去和别人玩,因为他们都比我“大”。可笑的是我的同学们年龄都比我小。我妈最头疼的就是以后我一个人怎么生活啊!做饭都没有锅台高。毕业后我投了无数简历、面试了无数次,基本上都是说我不合适,委婉点的就是让我回家等通知。

因为长不高,小时候家人总是带着我四处求医,买各种补品、用各种偏方。 钱花了不少,十几年也不见有什么效果。就在2012年3月份的一天我在网上看了一期鲁豫有约的节目,里面提到了几个跟我一样长不高的人,不过里面还有一个说是通过治疗长高的帅哥。看完节目后我就在想我能不能长高啊!然后我就在网上找了相关的信息,并且找到了一个懂这方面的一个个子长不高的朋友,后来她告诉我能不能治疗,要通过正规医院的检查才能知道,我很兴奋抱着一丝希望去了上海瑞金医院,通过检查医生告诉我,我之所以不能长高是因为我身体里缺少了一种叫做生长激素的东西,我的骨骺线还没有闭合,如果现在治疗还是有一定长高的空间。我纠结了两个月终于在当年的5月25日下定决心尝试下。

第一个月我就长高了两公分,我兴奋不已,经过两年的治疗我从原来的133公分长到了现在的153公分。两年以来我每个月都有不同程度的惊喜,衣服、鞋子都淘汰了一波又一波,也从童装换成了成人装。我开始向全世界宣布,我再也不穿童装了。

长高了各种工作也都能接纳我了。我也能够得着锅台了,自己也能做饭吃。跟朋友在一起也不会被误会成朋友的小孩了。感觉整个世界都宽敞了很多。只是额头上的抬头纹还在,如果能早点治疗那深深的抬头纹也就没那么深了,或许就没有了。回头看了下我的成年迟到了很久很久。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号金赛增)

(责任编辑:韩林涛)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