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全球每年有5680万人需要缓和医疗,但缓和医疗发展仍存很多阻碍

2021-07-12 16:19:18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没有缓和医疗,我们就无法实现全民健康覆盖,这也是健康权和联合国实现健康与福祉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关键组成部分。”在7月11日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发布的《全球缓和医疗地图第二版》一书中,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说。

“没有缓和医疗,我们就无法实现全民健康覆盖,这也是健康权和联合国实现健康与福祉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关键组成部分。”

在7月11日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发布的《全球缓和医疗地图第二版》一书中,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说。

\

缓和医疗是一种通过尽早发现和正确评估和治疗来预防和减轻痛苦的方法,可改善面临生命危险疾病相关问题的患者(成人和儿童)及其家庭的生活质量疼痛和其他问题(包括身体上的、心理上和精神上的)。

2014年,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题为“在整个生命过程中加强缓和医疗作为综合护理的组成部分”的第67.19号决议,该决议首次呼吁所有国家加强缓和医疗并确保其可用性。

全球每年有5680万人需要缓和医疗

《全球缓和医疗地图第二版》(机翻中文修订版)指出,据估计,全球每年有5680万人需要缓和医疗,其中包括3110万人在临终之前和2570万人在生命快要结束时接受缓和医疗。

从人群来看,大部分(67.1%)是50岁以上的成年人,至少7%是儿童。大多数人(54.2%)是非死者,他们在生命的最后一年之前需要缓和医疗。严重疾病和健康相关苦难的负担以及对缓和医疗的相应需求是巨大的。

只有14%的全球人口可以得到最完备的缓和医疗,而且主要集中在欧洲国家。预计到2060年,全球可接受缓和医疗的与健康有关的严重痛苦将会增加87%。由于需求日益增加,缓和医疗尚未达到全球至少一半人口所需的水平。

需缓和医疗的疾病诊断数量从18个增到20个

与第一版相比,《全球缓和医疗地图第二版》将需要缓和医疗的疾病诊断数量从18个增加到20个:阿尔茨海默氏症和其他痴呆,动脉硬化,脑血管疾病,慢性缺血性心脏病,先天性畸形,变性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出血热,HIV,炎症性中枢神经系统疾病,损伤,白血病,肝病,低出生体重过早出生的创伤,肺部疾病,恶性肿瘤,营养不良,肌肉骨骼疾病,非缺血性心脏病,肾衰竭,结核病。

用于识别缓和医疗需求的症状从仅一种(疼痛)增加到16种(焦虑/忧虑,出血,精神错乱/ 谵妄,便秘,痴呆,痴呆,情绪低落,轻度疼痛和中度至重度疼痛之间的区别,腹泻,口干,疲劳,瘙痒,恶心/呕吐,呼吸急促,无力和创伤)。

成人缓和医疗的最大单一疾病组是癌症

《全球缓和医疗地图第二版》介绍,成人的缓和医疗总需求为52,883,093,性别分布几乎相等(女性为49%)。在成年人(20岁及以上)中,有68.9%(3650万人)的死亡和非死亡缓和医疗需求与非传染性疾病有关。

尽管占成人缓和医疗的最大单一疾病组是癌症,但超过70%的其他疾病需求是艾滋病、脑血管疾病和痴呆症最常见。

为了按地区进行分析,缓和医疗的需求分为七类:癌症,艾滋病,中风,痴呆,损伤和其他非恶性疾病。在非洲以外的所有地区,需要缓和医疗的成年人中,其他非恶性疾病的比例最高。在非洲区域,艾滋病毒/艾滋病占主导地位。在所有地区,需要缓和医疗的癌症成年人比例都相对较高。从非洲地区的6.1%到欧洲地区的41.3%,从美洲地区的40.8%不等。

需缓和医疗的成年人中76%来自低中收入国家

《全球缓和医疗地图第二版》分析,5300万需要缓和医疗的成年人中,绝大多数(76%)生活在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尤其是低收入国家。

\

在需要缓和医疗的成年人中,西太平洋、非洲和东南亚地区占64%以上,而欧洲和美洲地区则为30%,东地中海地区则为4%。人均需求最大的地区是非洲地区(与艾滋病毒/艾滋病的高发有关),其次是人口老龄化的欧洲和美洲地区。

高收入国家和中低收入国家在死亡和非死亡中最经常需要缓和医疗的疾病状况有所不同,与中等收入国家相比,中低收入国家需要缓和医疗的艾滋病毒/艾滋病的非后裔人数要多得多。

然而,针对世卫组织194个会员国的缓和医疗政策和发展水平的调查显示,2019年,全球仅有50%的国家报告其国家非传染性疾病有效政策中提供了缓和医疗。全球有超过2/3(68%)的国家拥有一些专门用于缓和医疗的资金。高收入国家分配资金的国家(91%)多于低收入国家(48%)。高收入国家的患者获得缓和医疗要广泛得多(81%用于家庭或社区护理;初级保健占70%),高于中上收入水平(37%;38%),中等偏低收入(15%;13%)和低收入国家(10%;19%)。

政策缺失、药物可及性差……缓和医疗发展有很多阻碍

缓和医疗发展的现有重大障碍包括以下各个方面:缺乏建立缓和医疗的明确政策,缺乏教育缓和医疗的教育计划,缺乏对缓和医疗的研究(尤其是在中低收入国家),缺乏提供缓和医疗所需的基本药物以及缺乏有组织的计划来提供缓和医疗关心。

从所需政策类型来讲包括:承认并定义缓和医疗是卫生保健系统一部分的法律;定义缓和医疗计划必须如何运作的国家标准;提供缓和医疗服务的临床指南;建立缓和医疗作为公认的医学专科;规定缓和医疗为公认的医疗保健提供者类型的法规以及随附的许可条款;实施缓和医疗国家战略。

而且,卫生人力资源缺乏,从16,000个护理300万患者的服务增加到25,000多个护理700万以上患者的服务,但这仍然仅满足需求的12%。

《世卫组织疼痛和缓和医疗基本药物标准清单》(2019年第21版)23中的大多数药物都是提供高质量缓和医疗所需的特别管制物质即阿片类药物。在全球范围内,获得用于镇痛的阿片类药物是一个巨大的问题。由于大多数国家的获取有限,所有国家的总消费量仅为人均约33.25mg,主要用于缓和医疗的吗啡消费量人均不到5mg,可及性差。(乔靖芳整理自《全球缓和医疗地图第二版》)

(责任编辑:孙宝光 实习编辑:刘予欣)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