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北京硅胶娃娃成人体验馆主:看到压抑又真实的他们

2020-11-03 10:32:21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在某互联网搜索平台上,北京同城区域范围内,记者以“成人体验馆”为关键词共搜索出242家。这种经营模式被称为“共享硅胶娃娃”或“用机器人给顾客有偿提供性体验”的成人体验馆正在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熟知。

(健康时报记者 郝倩玉)

继广东深圳、广西南宁等多地出现硅胶娃娃“成人体验馆”引发人们关注后,健康时报记者发现,北京也逐渐出现了类似的成人体验馆。有人认为这违背公序良俗,有人认为它填补了一直以来被忽视的在外务工群体的需求。

“顾客们怀着纷繁各异的心思,略带羞涩来到这里,体验后心满意足的离开。”在北京三里屯经营着一家成人体验馆的刘政(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从半年前开业至今,刘政的店已接待服务了500多位客人。

在某互联网搜索平台上,北京同城区域范围内,记者以“成人体验馆”为关键词共搜索出242家。这种经营模式被称为“共享硅胶娃娃”或“用机器人给顾客有偿提供性体验”的成人体验馆正在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熟知。

他们偷偷摸摸的来

硅胶娃娃,一种仿真人成人性用品,按照1:1的比例制成,充气后比较柔软,有弹性,皮肤与真实人体相似,从而代替真人来满足生理需求。

“不论经营成人体验馆和来这里体验的顾客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目前在国内到这种店消费还是会被很多人误会,许多人都是偷偷摸摸来这里,不愿意被身边人知晓,还是有很多人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这里。”刘政介绍,光临他店里的顾客以二三十多岁的成年男性居多,大多都是在北京打工的外来务工人员,有白领、普通打工者,也有高校大学生。

“性在这个社会成为了刚需,来这里消费的顾客普遍感觉都比较压抑,亟需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刘政坦言,顾客为了发泄生理欲求来这里消费如果仅仅只是表象的话,那么每个人背后其实都是有故事的,是关于一个个生活在大城市男人背后的压力、情感受挫、情感宣泄与慰藉。

“通常客人们都是匆匆来,匆匆去,很少有人愿意坐下来聊上几句,但遇到一些健谈或者情绪亟需发泄的客人,也会和我谈论娃娃的美丑、手感和第一次使用娃娃的体验,还会聊聊他们来这里的原因。”

刘政说,店里此前接待过一位25岁左右的男性,和女朋友已经异地恋5年,女朋友担心时间长男友会变心、出轨,于是主动联系了店家,并推荐男友来这里体验,顾客说女友的理由是因为那样“既安全又不会移情别恋”。类似的还有怀孕的妻子会推荐丈夫来这里体验,一旦妻子生产后便自觉离开,此后再也没有来过。

还有一些在北京打工的农民工,常年在外,一年回不了几趟家,性成为他们无法得到充分满足后又迫切需要的问题。刘政说,别看这些农民工平时风尘仆仆,每次他们在来店之前都会精心打扮一番,哪怕只是与一个娃娃“约会”,甚至曾经还有打工者天天来。“那些人说,硅胶娃娃满足了他们对女性的美好愿望,感觉现实中缺失的东西在这里找了回来。”

另外,还有失恋后情感遭受重创的年轻男子来店里抱着娃娃寻求安慰,这些男性普遍不谙世事,在受到感情欺骗后,只想找一个地方躲起来,有的被玩弄了感情,钱也被骗没了。在这之后,当面对一个无法正常交流,“任由摆布”的硅胶娃娃时,他们会显示格外喜爱。

“有些男性是资深的‘硅胶娃娃控’,除了平时来店里体验外,家里还有很多的娃娃,他们以研究、收藏和使用这些娃娃为乐,这些人对于娃娃的品牌、质量、性能等方面甚至比我都要精通。”刘政说道。

\

与真人大小的仿真硅胶娃娃。受访者供图

在灰色地带中经营

刘政的店开在北京以繁华、前卫时尚著称的三里屯,乍一看地名感觉很好找,但店面却选在及其隐蔽的公寓楼内,在各大团购平台上并没有提及具体的楼层和房间号。如果想来需要提前电话预约,根据指示寻找地点。“不地推、不发小卡片,目前主要是靠各大互联网平台在做推广,但最近几个主要的平台都在限流,推广受到了限制。”

在类似的成人体验店门口及网络平台上都写着“女士和未成年人禁止入内”。刘政表示,“女性干这行挺忌讳的,因为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和误解。此外,未成年人也不可以来,一些看起来比较小的男生我们都会查验身份证。”

记者发现,像刘政的店一样,大多数成人体验馆不设招牌,藏身在高层写字楼、公寓或酒店内,很多店在网上标注是“SPA按摩”的旗号,服务价格普遍在200元左右/次,最贵的1000元/次。

“一开始碍于自己的女性身份,出于对店面本身和各方面因素考虑我曾想找一位男性合伙人一起干,但之后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搭档,自己一个人一直坚持在干到现在,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王霞(化名)是在这个对女性排斥的成人体验店行业中为数不多的一位女店长。

王霞开成人体验馆仅有2个月,此前在网上售卖成人用品的她在3个月前看准了市场,仅仅用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在北京租好了店面、装修好店铺、买了4个娃娃,开始营业。“性处于人性的灰色地带,起初我一直担心自己是否从事违法的买卖,自己开店会不会遇到男人耍流氓等一些不好的事情,此后咨询过所有相关部门,确认此事“不违法”,在工作中发现来的顾客普遍正常,并未发生过非正常的越轨行为。”

王霞称,她店里没有过夜服务,客人一般最多体验40分钟到1小时后就会离开。客人来店后对娃娃普遍都很好,用完娃娃后有些还会用毯子把娃娃包好,放整齐。

不过在刘政店里曾经有发生过“伤害娃娃”事件。“客人走后使用过的娃娃被揉成一坨,甚至把娃娃折断、在娃娃身上乱打、乱咬。有些人进门前是文质彬彬的白领,但门关上后那就是另一个人。”刘政说,“我理解这些长期被压抑的他们。”

安全卫生成为备受关注的问题

“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是北京成人体验馆最火爆的一段时间,但近期开始陆陆续续有同行开始不干了。”刘政表示,难干的原因除了行业本身比较敏感,无法获得较多的社会资源支持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一些眼里只有钱没有起码职业道德准则的人把这行业搞臭、搞坏了”,比如有的硅胶娃娃体验馆卫生环境很差。

“涉黄”、卫生条件差等这些问题一直以来也备受争议。在某团购平台上,记者注意到些店铺半年仅售出10件,还有些一年仅售出个位数。

“北京相较于南方在性方面的开放程度比较低,更偏向于保守,但总体上讲市场对这方面的需求还是比较大的。”刘政和王霞表示,店铺的顾客中回头客并不多,大多数都是看着新奇,初次来体验的,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想把成人体验馆做下去、做好,最关键的就是规范运营,做好卫生。

刘政介绍,店里十分关注卫生消毒,房间内的用品全部都是一次性的,会使用防水、防渗透的一次性床单;给顾客准备好避孕套等防护保障措施;娃娃每使用一次就要清洁消毒,因为娃娃很重,为了能清洗干净,都会把他们拆开分别清洗;除此之外,娃娃还会定期送回厂家维修、保养。“现在我家就有一个娃娃处于‘休假状态’,送回厂家重新修复了。”

王霞家的娃娃还会请兼职的化妆师定期前来给娃娃们化妆,“化妆前后的娃娃差别可大了。娃娃清洗后就会脱妆,脱妆后的娃娃面无血色,不好看。如果娃娃没化妆,客人还会专门跑下楼跟我说这娃娃怎么一点气色都没有,好吓人。所以会定期请化妆师来化妆,给娃娃们打底,上腮红,画眉毛和眼影,涂口红。”

“开成人体验馆最大的问题就是卫生安全问题,如果没有严格的消毒和保护措施的话肯定存在传染疾病的风险。只有店家以身作则,社会才会对成人体验馆越来越宽容、支持。”王霞说。

(责任编辑:李宁)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