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新知 > 正文

新冠疫苗即将铺开,疫苗瓶够用吗?

2020-12-04 18:21:29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新冠疫苗即将大面积铺开,然而,牛津大学医学教授约翰·贝尔(John Bell)4月30日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目前全球仅剩下2亿个疫苗玻璃瓶。如今,疫苗瓶短缺问题是否得到解决?

12月2日,英国政府批准使用辉瑞和BioNTech合作生产的新冠疫苗,这也是全球第一个获批的新冠疫苗。下周开始,该疫苗将在全英国推广使用。

12月4日,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副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在第八次世界中西医结合大会发言时表示,“年内将有6亿支国产灭活疫苗获批上市。”

新冠疫苗即将大面积铺开,然而,牛津大学医学教授约翰·贝尔(John Bell)4月30日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目前全球仅剩下2亿个疫苗玻璃瓶。如今,疫苗瓶短缺问题是否得到解决?

其实,早在5月18日,中国疫苗行业协会就在官方微信回应,我国具备优质疫苗瓶生产的产业基础,据不完全统计,年产量至少可达80亿支以上,能够满足新冠疫苗生产需求。

全球只剩2亿疫苗瓶,我国年产80亿?这其实说的是两种不同材质的疫苗瓶。发达国家的医用玻璃普遍使用的是中硼硅玻璃。《中国药用玻璃包装深度调研与投资战略报告(2019版)》显示,我国药用玻璃制品目前主要还是以低硼硅玻璃和钠钙玻璃为主。

中性硼硅玻璃在耐水性、耐酸耐碱性、抗冷冻性、热稳定性、灌装速度等方面都远优于低硼硅玻璃,不易因药品浸泡、侵蚀而产生“脱片”现象,与药液和血液长期接触不会有沉淀物析出,被认为是最具潜力作为COVID-19疫苗的包装材料。

但由于中硼硅窑炉建设成本较高,生产过程技术难度大,国内几大药用玻璃企业的窑炉仍以低硼硅玻璃管窑炉居多,中硼硅玻璃主要依赖进口。

基于以上背景,考虑是否还缺疫苗瓶其实包含了两个问题:一是全球中硼硅玻璃产能能否满足新冠疫苗研制成功后的需求?二是,如果满足不了,其他类型的玻璃瓶能否作为替代品?

全球中硼硅玻璃产能能否满足需求?

中国产业信息网今年3月发布一份2019年中国药用玻璃行业市场分析显示:全球中硼硅玻璃年产能约50万吨,德国肖特(Schott)公司年产能达到25万吨,占到了全球市场份额的一半。另外一家美国的肯堡(Kimble)公司和日本的电气硝子(NEG)公司加起来占到了市场份额的40%,剩下的10%才是被全球的其他所有企业瓜分。

\

了解全球中硼硅玻璃的产能,可以先从龙头企业肖特公司开始。肖特公司官网显示:肖特公司现在产量就能满足每年10亿剂疫苗用瓶。现在,肖特决定增产再造10亿剂疫苗用瓶,总共20亿剂。肖特公司去年底在浙江缙云开工建设一个新厂,今年底就能投入生产,年产量预2万吨中硼硅,这个产量大约可以满足10亿到20亿剂疫苗的用瓶需要。

针对疫苗瓶短缺问题,中国科普作协成员汪诘曾向给肖特公司中国区市场部发去了咨询邮件并得到了回复。肖特公司表示,“我们已经与几乎所有大型制药公司签订了合同,分别在2020和2021年为他们提供药用玻璃容器。我们有信心在未来的几个月甚至几年中很好地平衡需求和产能。在全球新冠病毒爆发之前,我们已经启动了肖特公司整个135年历史上最大的投资计划,并且所有的投资计划都在按期执行。”

在邮件的末尾,肖特公司总结道:“作为高品质初始医药包装解决方案的领导者,我们已经扩大了在中国乃至全球的产能。我们所有的扩张计划与客户的预期和可预见需求保持一致。”肖特公司的回复基本上等于表示:至少他们很有信心满足今后市场的旺盛需求。

综合疫苗瓶产能和需求量等证据,汪诘总结到:即便未来全世界生产的新冠疫苗全部都采用最高规格的中硼硅玻璃瓶来装,全球的现有产能加上能够扩大的潜力,是基本满足需要的。

除了依赖进口,国产中硼硅玻璃也在跑步入场。国际知名药玻厂商、康宁医药科技中国区总经理林春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5月18日,康宁和蚌埠市政府签约,投资1.6亿美元,建设康宁在亚洲的第一个药用玻管项目,年产2万吨中硼硅玻管。新工厂将为注射剂包括新冠疫苗的生产提供高质量的中硼硅玻管原材料。

另据了解,日本NEG业已在中国境内布局中硼硅玻璃管产能。国内首家规模化生产中硼硅玻璃管的企业沧州四星在2019年8月新建了第四个中硼硅玻管生产窑炉,旗滨集团等公司也已公布新建中硼硅玻璃管产能。正川股份上市招股说明书显示其募投项目包含中硼硅玻管生产窑炉,据了解目前正在紧张兴建中。

低硼硅玻璃以及钠钙玻璃能否作为替代品?

装疫苗肯定是用中硼硅玻璃瓶更好,但其他玻璃瓶是否能用?

《中国药用玻璃包装深度调研与投资战略报告(2019版)》显示,我国每年生产生物制剂、疫苗等各类注射剂的规模在300亿支以上,但是国内一年生产的相对符合国际标准的I类瓶的规模也仅在30亿支上下。这说明,我国90%以上的医用玻璃依然是较为低端的低硼硅玻璃以及钠钙玻璃。我们绝大多数人小时候打的疫苗,用的瓶子都不是中硼硅玻璃。

也就是说,不一定要用中硼硅玻璃瓶来装疫苗,在应急情况下,甚至在正常情况下,用低硼硅玻璃以及钠钙玻璃瓶子来装,在我国于情、于法都还能讲得通。

关于其安全性,原上海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疫苗医师陶黎纳撰文表示:可以明确地说,在我国因玻璃瓶材质而产生的预防接种不良反应少之又少,绝大多数疫苗的问题并不是由于玻璃瓶产生的。中国继续用低端玻璃做疫苗瓶,并不会在实质上影响到国产疫苗的效果与安全性。但若想要成为全球的领导者,我国应该向高标准看齐。我国COVID-19疫苗的研发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千万不要也不能被小小的疫苗玻璃瓶拖了后腿。

中国药监局也在逐步推进药用玻璃瓶的强制标准。我国现在执行中的法规是药监局2015年正式实施的版本,并没有强制要求使用中硼硅玻璃瓶。但2017年颁布的新政策的征求意见稿中已经写入:不建议使用低硼硅玻璃和钠钙玻璃。2019年再次修订征求意见稿,标志着强制要求使用中硼硅玻璃瓶的政策开始启动。(刘玫妍 整理)

参考资料:

①中国药用玻璃包装深度调研与投资战略报告(2019版)

②中国产业信息网:《2019年中国药用玻璃行业市场结构、政策、生产成本分析》

③中国工业报徐亚静:《装疫苗的小瓶子不够用?别担心,我们已做足准备!》

④汪诘:《生产疫苗玻璃瓶比生产疫苗更难吗?寻找真相并不容易》

⑤陶黎纳:《张文宏医生说疫苗瓶难产,其实难的是玻璃!》

⑥长江日报:《王军志院士:关于疫苗,未来一至两周将有大消息公布》

(责任编辑:石梦竹)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