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热点 > 正文

买药难、就医难,守护疫情下上海533万老人!

2022-04-15 08:45:59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我的母亲于4月初确诊新冠阳性后,一直独自居家隔离。我每天也只能电话和她联系,这些天她腔梗的老毛病又犯了,每次腔梗发作她总是一个人不停地呕吐,我非常担心。”张阿婆的女儿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4月14日早上她一直联系不上母亲,打了非常多求助的电话,最后在小区邻居的帮助下,找到了徐汇区田林街道田林十一村居委会党总支书记纪静。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陈琳辉)“我的母亲于4月初确诊新冠阳性后,一直独自居家隔离。我每天也只能电话和她联系,这些天她腔梗的老毛病又犯了,每次腔梗发作她总是一个人不停地呕吐,我非常担心。”张阿婆的女儿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4月14日早上她一直联系不上母亲,打了非常多求助的电话,最后在小区邻居的帮助下,找到了徐汇区田林街道田林十一村居委会党总支书记纪静。

“感谢她及时发现了跌倒在厕所的我的母亲。”张阿婆女儿说,“4月14日中午,得知情况的纪静书记马上穿着防护服,第一时间跑到了我家,找了一圈,看到我85岁的母亲跌倒在厕所里。纪静书记马上帮助联系120,还陪着我母亲到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急救。”

“我母亲应该是在13日深夜如厕时跌倒的,现在我自己也在封控区,无法亲自照料她,还好有纪静书记,感谢她救了我母亲的命!”张阿婆的女儿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1人对1000人,找到我们就得行动,能帮1个是1个

“徐汇区田林十一村老人特别多,她真的很辛苦。”张阿婆的女儿表示,纪静书记非常热心,她帮助了很多田林十一村的老人,自己也是在邻居的推荐下,才尝试联系纪静书记,没想到她行动这么快。

“每天我们的电话不断地打进来,徐汇区政府也给我们找了一些工作人员前来援助。”纪静书记表示,现在田林十一村社区服务工作者只有7名,当地有1755户4000位居民,多位社区服务工作者1人协调1000人的需求,现在大家都非常难,我们需要一起努力,共克时艰。这些天有志愿者主动参与帮助社区慢性病老人代购所需药品的工作,看到他们为了老人们的药一趟趟往医院跑,我们也非常触动。

“现在田林十一村买药难、就医难的情况确实存在,一些老人的慢性病常用药也即将耗尽,我们帮忙代配药的志愿者也非常辛苦,但是现在还是有需求缺口。”纪静书记在接受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采访时声音已经沙哑,她表示在田林十一村服务已经多年了,一些独居的老人家也比较依赖她,现在正是大家最需要她的时候,能帮1个是1个,要尽量做好协调工作。

买药难、就医难,疫情之下如何让更多老人得到帮助?

\
图片来源:上海发布公众号

“听说之前有社区工作者也确诊了,今天下午曹杨二村北梅园来了一批新的社区工作者,正在做消杀工作。”4月14日下午,独居上海市普陀区曹杨二村北梅园97号的69岁老人在微博发出求助。记者通过网上留下的电话号码,联系到独居老人的女儿。

“父亲今天抗原阳性,体温38.5℃,家里已经没有退烧药,食物也快吃完了。”刘梅(化名)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普陀区曹杨二村北梅园97号是一幢5层每层8户的旧房子,住在里面的多位老人急需救助。一楼80多岁邻居没有手机,也不会使用微信,她的老伴确诊后集中隔离,她独自在家邻居们都比较担心她。住在老房子里的老人年龄比较大,很多老人也不会网购,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寻求帮助,希望更多需要帮助的老人被看见。

据《上海市民政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上海是目前全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超大型城市,约有533万老年人,占总人口36.1%。“动态清零”总方针综合考虑了我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以及老年人占比高等国情。“上海是老龄化程度非常高的城市,一旦‘躺平’,很有可能造成老年人和其他脆弱人群重症和死亡,无法承受。”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吴寰宇4月13日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放眼“躺平”的国家和地区,老年人和其他脆弱人群的病死率都比预想的要高很多。

4月14日,在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卫生健康委一级巡视员吴乾渝表示,针对本次疫情确诊病例人数增多、涉及老年人数量上升、重型病例开始有所增加的情况,上海已统筹全市优质医疗资源,加强市公共卫生中心、瑞金医院北部院区等8家定点医院的救治力量,在治疗新冠的同时,对这些患者原有的基础性疾病开展多学科治疗。

老年群体不会使用互联网订菜、买药、获取信息。病毒无情,但人间有爱,希望政府给与老人更多更贴心暖心的防疫支持,加上越来越多的邻里互助,更多的社区工作者和志愿者,多方一起为独居老人撑起守护伞。

(运营: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