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热点 > 正文

阿尔茨海默病新药美国获批,病友:费用多少?

2021-06-08 19:38:47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2021年6月7日深夜,美国当地时间6月7日10点38分,渤健的一款新药Aduhelm获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用于治疗阿尔兹海默病,这是近20年来,首个获FDA批准的阿尔兹海默病新药,与上百万患者和临床医生的呼声不同的是,该款药物的获批还夹杂从未中断过的质疑声。

(健康时报记者 王艾冰 郝倩玉)“对于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这绝对是一个突破性的事件,以前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用药只能改善患者的症状,而这款药物是能延缓患者的发病进程。”国家神经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教授纪勇兴奋地表示。

2021年6月7日深夜,美国当地时间6月7日10点38分,渤健的一款新药Aduhelm获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用于治疗阿尔兹海默病,这是近20年来,首个获FDA批准的阿尔兹海默病新药,与上百万患者和临床医生的呼声不同的是,该款药物的获批还夹杂从未中断过的质疑声。

千万患者的呼声:希望能有药物帮助我延缓或控制病情

据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ADI)发布的《世界阿尔茨海默病2019年报告》显示,估计全世界有超过5000万名失智者,到2050年预计将达到1.52亿。在中国,60岁及以上人群有1507万痴呆患者其中阿尔茨海默病983万,轻度认知障碍患病率为15.54%,患者人数达3877万。在庞大的确诊数字背后,是每个个体家庭的困境。

家住安徽阜阳的任阳(化名)就是一位阿尔兹海默病家属,他爷爷今年82岁了,去年8月的一次走失,让他们才意识到了爷爷是一位阿尔兹海默病患者,“一年多过去了,爷爷的病情愈加严重,现在已经不能自主进食,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并且整夜整夜的无法入睡。”

“自从爷爷确诊后,我们也在积极的带他治疗,但是所有的治疗方式也只能是改善爷爷已有的一些症状。”任阳告诉记者,看到有延缓阿尔兹海默病的药物获批上市了,很兴奋,感觉爷爷好像有救了,就第一时间给家里打了电话,但是任阳同时也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心,“这个药物什么时候能进入中国?爷爷是否还能等到那一天?药品的价格会不会很贵?”等等。

同样82岁的李茶(化名)也是一位额颞叶痴呆症患者,一直在采用阿尔兹海默病的治疗手段来控制病情的发展。“我妈妈在2016年左右出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症状,经常怀疑有人要偷她的钱,到处去告状,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逻辑思维也完全混乱。”李茶的女儿告诉记者,5年多来,也没有什么比较好的治疗手段,都只能用药物来控制一些症状的发生,妈妈的病情一直在逐渐加重,中途走丢了好多次,现在已经完全卧床,吃饭、穿衣、日常的生活全部需要别人协助了。

“看到首个延缓症状的药物上市,感觉看到了新的希望,一直都希望能有药物帮助母亲延缓或控制病情,现在终于有药可用了。”李茶的女儿说道,但同时她也表示,“因为妈妈现在已经属于晚期,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药物来到中国?另外这个药物针对晚期患者是否有效也是比较担心的一个方面。”

越来越多的用药需求:艰难研发,争议中上市

“我们最终决定使用加速批准途径,旨在为存在未满足需求的严重疾病患者提供潜在有价值的疗法,以及尽管在该获益方面存在一些残留不确定性,但预期临床仍获益的疗法。”FDA 认为,Aduhelm 对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的益处超过了风险,出于这样的考虑,FDA在最后的时间节点才最终宣布,批准该药上市。

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 Disease,AD),俗称老年性痴呆,是老年期痴呆的常见类型,也是一种神经退行性脑部疾病。该病潜隐起病,病程缓慢且不可逆,临床表现为记忆减退、词不达意、思维混乱、判断力下降等脑功能异常和性格行为改变等。而关于阿尔兹海默症的发病原因,一直是一个谜,aducanumab的研发主要遵循现在学界普遍认可的“β类淀粉蛋白”假说研发的结果。

aducanumab是一种能够特异性靶向β淀粉样蛋白(β-amyloid,Aβ)的单克隆抗体,可以激活免疫系统,将沉积蛋白清理出大脑。而β淀粉样蛋白在细胞间沉聚成斑块,被视为阿尔茨海默病主要标志性病理之一。“目前虽然未有一个统一的定论,但是这个关于阿尔兹海默病发病原理的假说可以说已经得到了主流专家和学者的认可,也就是说这一基本思路应该是可以继续走下去的。”纪勇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据健康时报记者了解,多年来,不少药企以“β淀粉样蛋白”为出发点进行药物的研发,但目前来看并未取得成功。而渤健生物研发的aducanumab从研发到此次递交上市申请,也并不顺利。2007 年,渤健获得了aducanumab的研发和全球营销授权。2017 年,渤健与日本卫材药业就开发aducanumab达成合作,2019 年,他们宣布终止两项全球III期临床试验,原因在于,当时一家独立的数据检测委员会在全面评估 aducanumab 的数据后认为,这款药物对阿尔茨海默病以及轻度阿尔茨海默病引起的认知功能损伤没有改善作用。

随后,渤健对更大规模的患者数据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试验中最高剂量(10mg/kg)的 aducanumab 达到了主要疗效终点,可显著改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认知能力,部分患者的认知能力也有所提高,并发现大多数患者在试验中报告最多的不良反应——淀粉样蛋白相关的影像学异常水肿发作期间没有任何症状,且异常水肿的发作通常会在4至16周内消失,基于此2020 年 7 月向 FDA 提交了 aducanumab 的上市许可申请。

据了解,对于该药物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渤健临床试验数据的不连续性和不充分性,2015年,当Aducanumab进行的一项评估安全性的小型早期试验显示淀粉样蛋白减少并暗示它可能会减缓认知能力下降的症状后,FDA就做了有争议的决定:允许渤健跳过第2 阶段试验,直接进行两项第3阶段试验,随后渤健生物在2019年中止的两项全球III期临床试验也让人们对受试者的连续性产生了质疑,除此之外,新药的潜在副作用令医生们担忧。

“其实此次争议的主要焦点除了实验过程的复杂外,还有FDA一些比较严苛的标准为满足性,对于一些药品评定专家来说,一些实验标准的满足是他们的金标准,而显然此次FDA除了标准,还考虑到了大量的用药需求。”纪勇表示,对于目前该药物可能出现的脑部水肿的副作用,可以算是比较明显的副作用之一,但从目前来看,这一副作用的发生概率也相对较低。

对此,FDA官方消息称,尽管Aducanumab的数据在其临床益处方面很复杂,但已经确定有大量证据表明Aducanumab可以减少大脑中的淀粉样β斑块,并且这些斑块的减少有理由预测对患者的重要益处。

同时FDA表示,当Aducanumab进入市场并最终到达患者床边时,FDA 将继续对其进行监控。此外,FDA 要求 Biogen 进行批准后临床试验,以验证该药物的临床益处。如果药物不能按预期发挥作用,我们可以采取措施将其从市场上移除。

专家:对于患者而言算是好消息,但需要时间和更多的临床数据

“其实我们可以看出,此次FDA加速审批该药的上市也是考虑到了巨大的临床需要,在门诊中,我见过太多的患者,在确诊后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控制我的病情,哪怕让我的病情不再恶化下去。”纪勇无奈的说道,作为临床医生其实非常无奈,因为目前临床上所有的用药都只能针对患者出现的症状进行改善性治疗,而没有药物能够延缓甚至控制患者病情的发展,所以这个药物的获批上市其实对于医生和患者来说是一个利大于弊的消息。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韩璎教授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这款药的上市对早期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是一件大好事,该药物从根源上解决了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防治问题,填补了临床前期药物治疗的空白,意义重大。在Aduhelm上市前,其他阿尔茨海默病的药物只是对症治疗,没有一种能够降低淀粉样蛋白聚集,从而阻断AD病程,防止AD发生、发展。此前,患者在没有出现临床症状的时候是无药可用的,医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病情随着时间不断恶化。”

“但是我们也必须冷静的看待该药物的上市,首先它是一个比较新的作用机制,任何药物都有一定的副作用,目前该药物相对比较突出的副作用是可能会引起脑水肿,当然在不断的临床试验中,可能还会有一些新的副作用出现。”纪勇提醒,另外,该药物也不是对所有的阿尔兹海默症患者都有用,一般来说越早期的患者使用该药物,效果应该更加明显,晚期患者可能因为蛋白沉积过多,已经对患者的神经系统产生了损害,而不会有太大的作用。

对于中国患者的诸多期待,纪勇表示,“非常理解现在国内患者的热切盼望,但是该药物进入中国肯定要经过CFDA的审批上市,而国内对于药品的获批上市通常需要两种模式,首先可能要自己来进行多期实验,或者需要渤健公司提供充足的临床数据,但无论是哪种方法,可能最快也需要两年的时间。”

“关于广大患者关心的药物价格问题,我此前咨询过渤健公司内部的人员,他们说,目前来看一个月的费用大概在5万美元左右,这一价格对于中国患者来说,确实不低。”纪勇表示,但是未来如果能进入中国的话,药价应该会有很大幅度的下调,首先因为药物上市初期成本就很高,一段时间之后,药价自然会下调,另外,中国有庞大的患者人群,未来如果能够进入中国,公司可能也会从价格上进行一定的调整。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