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热点 > 正文

医保谈判“众生相”,亲历者:结果未出,感觉现在心还在嗓子眼

2020-12-19 10:58:33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2020年12月16日晚上7点,随着最后一个治疗黑色素瘤的药品谈判完成,为期三天的2020年度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完成了最为紧张的谈判环节。

(健康时报记者 王艾冰 邱越 徐婷婷)“从今年年初开始,就开始准备医保谈判,结果未出前,感觉现在心还在嗓子眼,非常紧张。”

一家参与谈判的医药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他们所要进行谈判的药物是一款“肿瘤药”,对于医药企业这场医保谈判“生死局”,无异于就像是进京“赶考” 。

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3天(14日—16日)的日程已经结束。与以往不同,到12月18日,药品最入围名单尚未公布。从医保谈判现场走出来的各企业代表,大多因“签了保密协议”,面对记者都是笑而不语。

谈判所在地位于北京西城区的全国人大会议中心。对于这里正在进行的医保谈判,住在附近的“大爷”“大妈”们并不了解。“只觉得最近这门口好像总有人。”68岁的王女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谈什么我不懂,我就希望尽可能多的药、好药能进医保,而且价格能真的降下来,让我们老百姓看得起病、吃得起药。”

\

参与医保谈判的药企代表在全国人大会议中心等待入场,王艾冰\摄。

“依然在等最后结果,唯一能说的就是祝福”

“在等最后结果,唯一能说的就是祝福。”12月18日,一位外资医药企业相关人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目前有两个药物进入了本次医保谈判的候选,最终还在等医保局宣布入选名单。

2020年12月16日晚上7点,随着最后一个治疗黑色素瘤的药品谈判完成,为期三天的2020年度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完成了最为紧张的谈判环节。

“积极争取”,是大多数参加谈判的医药企业对此次谈判的共同态度。虽然每家药企的“谈判团”只能由三人组成,但到场的药企几乎都是“大部队”上阵,三人入场谈判,其他人则在全国人大会议中心的大门外静候佳音,还时不时通过手机与里面的“队友”沟通商量。

根据此前公布的《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和 《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申报指南》,整个医保目录调整程序分为5个阶段,2020年7月-8月,为准备阶段,此阶段的主要是确定和公布目录调整的原则、程序等;8月-9月为申报阶段,企业可根据申报原则进行申报;接下来就进入到,专家评审,推出可参与谈判的名单;随后,就是谈判的阶段,在谈判前期,会组织专家进行测算,对价格进行评估和确定。

根据本轮医保目录调整方案,首次实行了企业自主申报方式,以及将新上市或适应症/功能主治发生重大变化药品截止时间扩大到8月17日前。

而谈判结束后,2020年的医保谈判就只剩下等待结果的公布。健康时报记者在现场了解到,今年的谈判规则与去年类似:国家医保局会先给到现场医保专家一个医保支付预期价格,然后由企业进行两轮“盲报”,若两次报价均超过底价的15%,该药企及其药品直接出局。

糖尿病用药集中在12月14日首日谈判中,参赛选手不乏“明星”药企的重磅新品,包括辉瑞/默沙东的艾托格列净、勃林格殷格翰/礼来合作研发的利格列汀二甲双胍片、默沙东的西格列汀二甲双胍片、诺和诺德的德谷门冬双胰岛素注射液、礼来制药的度拉糖肽以及国内企业上海仁会生物的贝那鲁肽和豪森药业聚已二醇洛塞那肽等。

“我们带来的是一款肿瘤药,因为现在市场上跟我们一样的只有这一个进口药,所以我们也是顺利的通过了前面的环节进入了谈判这一步,现在就只能看结果了。”一位参与本轮谈判的国内医药企业相关工作人员霍正海(化名)告诉记者。

“谈判时一早就过来了,具体的谈判价格主要考虑到企业发展、医保负担以及患者的需求。”我们心里的想法还是一定要进去,所以现在还是有一些紧张,因为只有进医保之后我们会有更多的利好,药物的可及性也会更好”。霍正海说。

“我们会尽最大、最大、最大的努力和诚意,争取能够谈成。”另一家参与谈判的药企谈判人员则表示,“现在还不太能透露我们是那个药品,只能说我们谈的是一个肿瘤药,为了能进入到医保目录,已经准备了接近一年的时间”。

由于签订了“保密协议”,大多谈判出来的人员都会保持沉默。一位完成谈判的药企负责人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现场共有5个房间同时进行谈判,完成两轮报价后当场就可以出结果。

“专家很客气,并没有那种激烈的砍价过程。”但当被问及谈判是否成功以及医保局是否压价严重时,该负责人闭口不谈。

据谈判首日一家中成药企业介绍,独家产品降幅大概在30%~40%左右。“之所以今年这么严格的保密,也是有一定的原因,如果公开一些价格,可能会被国外采集过去,他们会参考这个价格,这样的结果就是可能会对在我国的降价造成一定的影响,这一保护也是为了让大家没有后顾之忧的去降价。”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备受关注的PD-1,业内预计成功进入医保的不超过3个

12月16日,此次谈判的最后一天,备受关注的7款PD-1药物将在今天进行谈判,人大会议中心门外的人较前两天多了一些,除了药企的代表、媒体外,还有一些医药基金投资人员。

“我认为能够成功进入的药品可能不会超过3个,因为毕竟价格摆在那里,但是我个人认为,国内的企业希望大一点。”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谈及去年进入医保的唯一一款PD-1信达的达伯舒,他表示,“这个降幅可以说是非常大,价格为9.8万,我估计今年能进的肯定比这个价格要更低一些。”

根据国家药监局的数据,当前国内共有8款PD-1\PD-L1单抗获批上市,其中国产PD-1有4款,分别是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商品名:达伯舒)、君实的特瑞普利单抗(商品名:拓益)、恒瑞的卡瑞利珠单抗(商品名:艾瑞卡)、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商品名:百泽安);而进口PD-1有2款,分别为默沙东帕博利珠单抗注射液(K药)和百时美施贵宝的纳武利尤单抗注射液(O药);进口PD-L1有两款,分别是阿斯利康的Imfinzi及罗氏的Tecentriq。

信达证券的一份研报显示,患者援助后国产PD-1的价格水平已经接近,4个产品的年治疗费用约在10万元。

2019年,仅有信达的达伯舒通过谈判成功进入医保目录,适应症为非霍奇金淋巴瘤。由于一般药物进入医保目录后会有两年的续约期,所以今年需要进行谈判的PD-1\PD-L1药物可能只有7款。据媒体报道,今天上午或主要为进口PD-1产品谈判,下午主要为国产PD-1产品谈判。

李玲表示,“在这一块,我们国家可以说走的很快,这些药发达国家好多都没有纳入医保,因为我们市场份额较大,降价的空间应该不小,应该会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

而在现场,记者也未等到有相关企业代表透露的信息。除PD-1\PD-L1药物备受关注外,今年对创新药截止时间进一步放宽也受到关注,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从2015年以来截至2020年8月17日的新上市或者适应证/功能主治发生重大变化的药品均纳入评审范围。这意味着今年有更多的创新药进入到医保谈判。

从2017-2019年,谈判成功药品的平均降幅持续升高,2019年,70个新增谈判成功药品的平均降幅达到60.7%。“在谈判成功率和降幅方面,应该和前面几次不会有太大的区别”,李玲告诉记者,其实国家医保谈判设立以来,结果表明,各方还是比较满意的。

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医保谈判其实是国际上通用的一种方式,国家医保局一方面要让中国的老百姓用的上价廉物美的好药,一方面让医药企业成长,最好的结局就是,让更多的好药可以进入到医保目录中。”

有人欢喜有人愁,专家预测入围产品仍将大幅降价

“还算理想”“在预期范围内”“谈得不错”……记者在现场3天,也能看到一些参与谈判的企业笑着走出来。去年因 “灵魂砍价”的阿斯利康副总裁黄彬在谈判结束走出大门时,神态则显得格外轻松,在被问及降价是否多的时候,他开玩笑的表示,“可以想象。”谈及今年是否出现灵魂砍价的场景时他说,“没赶上,因为今年很多东西都相对透明,大家心里都比较清楚,价格还是基本在自己的预期范围内,谈得不错。”

而就在第二天医保谈判的现场,健康时报记者也观察到,某跨国药企代表大步流星地从全国人大会议中心走出来时,直呼医保局的报价让他们“不满意”。据“八点健闻”报道,一位接近医保局的专家表示,每年自费超过30万的罕见病治疗药物可能没有资格进入谈判。

前不久,医保局在答复全国人大代表建议中表示,通过严格的专家评审,逐步将疗效确切、医保基金能够承担的罕见病药物纳入医保支付范围。部分价格特别昂贵的特殊罕见病用药,由于远超基金和患者承受能力,无法被纳入基本医保支付范围。

也有医药企业放弃本轮医保谈判。“创新药进医保当然是一件好事,进入医保的创新药价格都是非常非常低的,这也意味着不可能全部创新药都去参加谈判,相对于国内创新药企业,国外外资企业的产品线非常多,加上目前国内大力扶持创新药,因此外资企业会更积极进行医保来以价换量”,一位国内医药企业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国内医药企业有的近十年只有一个一类新药,除了医保谈判以外,我们更期待对于国内创新药有更加有力度的扶持政策。

不过,“总体而言,我认为医保谈判肯定是一个利大于弊的事情,可以让老百姓更快的享受到新药的福利”,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2016年至今,国家每年都会进行一轮国家药价谈判,2016年第一轮谈判后,3个药品谈判成功。2018年,国家医保准入谈判由国家医保局接手,当年17个抗癌药谈判成功,2019年97个药品谈判成功。

根据此前医保局发布的《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名单》,今年共有751个品种通过形式审查,这也就意味着今年进入谈判的药品几乎是去年的5倍。

“预测底价应该根据国际招标、以及其掌握到的企业的生产成本再加上中国市场的份额进行定价,应该是相对客观的一个价格。”李玲告诉记者,其实到了谈判这个阶段可能更多还是考虑到药品的性价比。今年虽然药品增加了不少,但是价格应该会有一个比较大幅度的下降,原因就是过去药品流通的成本太多,进入医保目录后,药企会省掉大量的营销成本。”

对于最终的谈判结果,相关企业相关负责人均表示暂不公布,“相关消息将在数日后公开”。健康时报也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韦川南)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