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医院 > 正文

发不出工资的睢县中医院,县医院盲目扩张之困

2021-04-08 11:04:05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自2015年起,我国开始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县级医院进入全面放开、快速奔跑的阶段。大规模的快速扩张、建立新医院成为近几年县级医院的重要动作,而一个新医院的建设往往需要动辄几亿的资金,一旦经营不善,资金周转出问题,县级公立医院就会为大规模快速发展付出沉痛的代价。

(健康时报记者 王振雅)“医院发不出工资,每月几百块怎么养家糊口?”“医院多年没给上社保,公积金问题一直解决不了,医务人员如何安心工作?”……从去年至今,河南睢县中医院的医务人员陷入“讨薪难”、“失业”、“再择业”的困境。

自2015年起,我国开始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县级医院进入全面放开、快速奔跑的阶段。大规模的快速扩张、建立新医院成为近几年县级医院的重要动作,而一个新医院的建设往往需要动辄几亿的资金,一旦经营不善,资金周转出问题,县级公立医院就会为大规模快速发展付出沉痛的代价。

\
睢县中医院医务人员在该县政府门口聚集。受访者供图

欠薪一年,讨薪之后又迎来失业

2021年1月16日,在河南省商丘市,睢县中医院上千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纷纷走上街头,走到县政府门口,希望县政府能给解决“长期欠薪”的问题。

“医院1000多名医护人员,那天大家基本上都上街去了。”小姜是睢县中医院一名医务人员,她口中的“上街”被许多媒体报道为“医生为讨薪上街游行”。这已是睢县中医院医务人员第二次“上街”。

小姜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我们医院欠发工作长达一年,五险一金都没着落,我们不是游行,我们就是一起去县政府上访反映问题,我们当时只想解决长期欠薪、待遇没着落的问题。”

“每个月只有几百块钱,让我咋活嘞。”在小姜发给记者的视频中,一位医生哭天抢地地呐喊着。近几年,该医院医务人员工资绩效始终没有正常发放,部分员工五险一金长达8年未缴存。

2个月后,医生们的欠薪问题没解决,反而面临被解雇的遭遇。3月17日,该院医务人员向媒体反应,“睢县中医院强行裁员,几百名医院工作人员被辞退”。

针对此事,3月20日,网信商丘公众号公布《关于睢县中医院推荐人才改革有关情况的说明》称,在推进人事改革过程中,由于政策宣传不到位,被误解为要对没有人事代理手续人员全部辞退。

“解雇的都是2016年之后入院没有办理人事代理的人员,大约有600多人。”小姜告诉记者,现在科里有证书的医务人员等着被返聘,医生返聘名单已经下来了。被解雇的医生,医院开会说可能给安排到基层卫生院工作,但到底怎样安排,谁也不知道。

而对于之前的拖欠的工资和五险一金情况。小姜告诉记者,基本工资正常发到今年2月份了,奖金不敢奢望了,医保补上了,公积金、养老保险仍然没有消息。

曾经年收入高达3.5亿,为何负债7个多亿?

“几年前在县中医院上班是个好工作,同龄人都很羡慕。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一下子医院成这样,”小姜告诉记者,医护人员私下都说医院快倒闭了。

不仅是医务人员,很多业界人也都心有困惑:这家曾年营收上亿的公立县级医院,为何短短几年走向衰落?

据睢县中医院官方资料显示,2011年-2017年,该院营收连年增长,2017年收入高达3.5亿元。

“这主要是由于医院内部出现债务问题导致。”作为睢县中医院的托管单位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朱明军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睢县中医院债务从何而来?2020年7月21日,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商丘市市委督查二室针对“睢县中医院1年多没发绩效、奖金”的网友留言回复透露:一是医院垫付医疗报销款达1.4723亿;二是建设新医院自筹9.23亿。

安徽省太和县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祝振华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许多县医院出现债务、倒闭问题,主要与医院盲目扩张规模,建设新医院,以及医院精细化管理不善有关。

在分级诊疗政策的影响下,为了实现老百姓大病不出县的目标。许多县级医院都要大规模扩张,建立新院区,增加床位。而建立新院区,资金是个大问题。

祝振华介绍,建设新院往往需要十几亿的资金,这在一些财力有限的县,县政府出资确实比较困难。2012年,睢县中医院启动新院建设计划,而根据睢县市人民政府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当年该县财政收入为2.8亿元,很显然政府出资建立新院不现实。

2012年,睢县委、县政府帮助医院解决了土地问题,无偿划拨土地用于睢县中医院的迁址新建。资金方面,睢县中医院寻求社会资本的“帮助”。

根据2018年和佳股份董事长郝镇熙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透露,通过医疗PPP(公私合营)模式帮助睢县中医院新院区基础建设。睢县人民政府与上市公司和佳医疗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书》,协议涉及中医院基础建设、装饰装修工程、医院信息化系统、医疗设备等。

公开信息显示,高达9.65亿元的总投资额,由国家下拨建设资金2100万元,省级配套200万元,其余资金全部由中医院自筹。

2017年睢县中医院还了5000多万元,而2018年开始,睢县中医院就不能按时还钱了。根据和佳股份公司公告显示,该公司第一大客户为睢县中医院,2018年该客户融资租赁款已出现逾期情况。截至2019年底,公司应收睢县中医院融资租赁款余额为7.03亿元。

盲目引入社会资本扩张非常危险

“公立医院引入社会资本建院是有很大风险的,因为社会资本大多要尽快高额偿还的。”祝振华介绍,一旦医院还不上,不仅会影响医院自身运营,还会引发社会矛盾。

此类事件在县级医院时有发生。据华商报报道,2020年10月,陕西渭南市中医医院医护人员向媒体反应该院拖欠医护工资几个月。对此,当时渭南市中医院回应表示,由于医院资金紧张,职工工资发放时间确实有延迟。

2020年9月,据封面新闻报道,四川乐山沐川中医医院拖欠100余名医护员工半年多工资,数额高达230余万元,以及79万余元社保。

2021年2月27日,江西九江市永修县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在当地问政平台反映,该医院长达8年没有给聘用制护士缴存公积金。对此,永修县卫生健康委员会调查结果为:该院是2013年起开始为聘用人员购买相关保险,但由于经费压力,一直未办理公积金业务。

虽然,这些医院还在苦苦支撑,有的医院并未说明欠薪的原因。但这些医院面临的“经费压力”是毋庸置疑的。祝振华认为,这与县级医院盲目大规模扩张脱不了干系。

根据国家卫健委最新一版《医疗机构基本标准(试行)》,二级中医院的住院床位总数标准为80~299张;三级中医医院住院床位总数为300张以上。而睢县中医院新院区1500张床位的规模已经远超国家控制的标准。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看来,这些发生问题的县级公立医院,恰恰折射出县级公立医院在深化医改过程中的问题,盲目扩张+县级公立医院引入社会资本,无疑是为医院发展埋下两个“定时炸弹”。

“建立新医院,这是政府的主体责任,应由政府财政出资。如果医院自筹资金,如果没有当地政府支持,医院就会逐利,偏离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医院自身找社会资本,风险很大,哪怕暂缓新院建设也不能找社会资本进入。”祝振华表示,公立医院必须保持公益性,履行社会责任。引入社会资本建院,债务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直到无力偿还。

对于社会资金进入公立医院的问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李玲就曾明确表示不赞成直接投资公立医院,因为这样会改变公立医院的性质。“公立医院如果不姓“公”,本来应该国家承担的风险落到医院和医生个人身。”

2014年,原国家卫计委就曾下文《关于控制公立医院规模过快扩张的紧急通知》(国卫发明电〔2014〕32号),严禁公立医院举债建设,暂停建设资金尚未落实或需要贷款建设的在建项目。

同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国发〔2014〕43号),公立医院等有一定收益的公益性事业发展确需政府举借专项债务的,由地方政府通过发行专项债券融资。

“出现个别县级医院发不出工资或绩效,欠债的情况,这是办院方向和运营出了问题。我认为,县级公立医院建设应是政府重视民生工程。”在祝振华看来,只有明确公立医院政府办医主体责任,才能破除县级医院困境。

睢县中医院高额欠债谁来还?这成为之后当地政府和医院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难题!

参考资料:

1、《和佳股份郝镇熙:县级公立医院PPP项目,民营企业大有可为》.每日经济新闻.2018年8月17日.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8-17/1246266.html

2、《和佳医疗拟募10亿“救急” 逾期坏账计提不充分被警示》.新浪财经.2020年7月14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72177965692039909&wfr=spider&for=pc

3、《负债10多亿裁员645人?一家公立医院的衰败样本》.八点健闻.2021年3月30日.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620361349070939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