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医院 > 正文

不为人知的手术室外“守护者”

2020-11-04 17:45:07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在这里‘看门’22年,我不懂医学上的那些知识,但我知道每天谁可以进到手术室,谁不能进。”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手术室的“看门人”谷宝莲说。

(健康时报记者 王艾冰)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门诊楼四楼和五楼的中部,有一个独立的区域,这所医院所有手术都要在这个独立的区域里完成。从四楼的电梯一出来,就能看到醒目的“麻醉科、中心手术室”字样。但这个门只允许与手术相关的工作人员进出,患者则需要从手术室另一端的门出入。

“在这里‘看门’22年,我不懂医学上的那些知识,但我知道每天谁可以进到手术室,谁不能进。”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手术室的“看门人”谷宝莲说。

\
吴晓舟和谷宝莲从手术间走出来 王艾冰/摄

“控感专家的一句话,让我明白坚守这道门的重要性”

在这个只允许工作人员出入的门里,“看门人”谷宝莲已经工作了22年。谷宝莲每天6点半到达手术室,下午3点回家,在一天她快下班的时候,健康时报记者进入了这道门,见到了医生和护士口中的“谷老师”。

见到谷宝莲的时候,她还穿着在手术室必须要佩戴的口罩、帽子和一身绿色的服装,口罩下边只能看到她一双非常大的眼睛,透露着一点紧张,但当她带着记者走进她熟悉的工作区域后,那份紧张立马就没有了。

\
谷宝莲 王艾冰/摄

“ 我每天6点半过来,需要把今天手术室里所有要进行的手术以及需要手术的医生都过一遍,然后把第一批手术医生的服装和更衣柜的钥匙准备好,保证他们能够按时进去做手术,然后就开始在这里‘看门’,只要没在手术医嘱上报备的人员,我是绝对不会让他进入到手术室的。”谷宝莲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内容,但她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名单与人,她只需要用眼睛看,并不需要过多的询问。

\
谷宝莲用来观察医生的那扇窗 王艾冰/摄

每天8点到9点之间是谷宝莲最忙的时候,之后由于进出的医护人员较少,谷宝莲可以稍微轻松一点,这时候,她就需要去手术间进行巡视。

22年来,医院的每一位医生她都能清楚的认识,并记住他们这一天应该出现的手术间,“即使是过来进修的医生,只要来过2次,她就能清楚地记得。

\
为了能清楚的知道每个手术间是哪位医生在做手术,谷宝莲每天都会把这些名单誊录到一张纸上 王艾冰/摄

为什么要这么严格呢?谷宝莲告诉记者,“我之前跟我们医院的一个控感专家请教过,为什么多一个人进去就会增加这么大的风险呢?专家告诉我,就多一份手术感染的风险。”谷宝莲说,这句话,她一直记在了心里。

至于如何成功分辨穿着一样衣服还戴着口罩和帽子的医护人员们,谷宝莲笑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我就是有这个能力,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工作涉及到生命,我不敢马虎。”

“你们只管冲锋陷阵,其他所有的工作我来”

除了谷宝莲,坚守在这里的还有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手术科护士长吴晓舟。她从毕业就一直在医院手术室从事护理工作,到今年已经走过了30个年头。她总说:“患者在他们生命最软弱、最没有能力的时候,将生的希望都交到了手术室,我们为这里负责天经地义。”

从手术室大门进去之后,会有一个更衣室,穿戴好进入手术室要穿的衣服后,才可以进入做手术的地方。手术室包括4楼和5楼两个楼层,楼层之间用一个独立的电梯相连。这里有22个手术间,一天要进行将近130台手术。

吴晓舟在这里的工作时间也已经长达30年。2018年,她被任命为科护士长,“说实话,压力非常大,我们医院每天那么多台手术,都要在我这个科室里边来完成,如何保证人家的安全,是我每天都在思考的事情。”

“我的工作说通俗点就是手术室的内勤,主要负责的是人、事、物,人员的事比较多,包括手术医生、手术护士、麻醉医生、外来的人员,什么样的人能进来进来多长时间,都由我来管理。”吴晓舟介绍。

\
吴晓舟在给记者展示她发明的术前核查手电筒 王艾冰/摄

“现在医院非常重视手术核查工作。麻醉实施前、手术开始前、患者离开手术室前的三次核查是每台手术必须严格执行的工作。病人是谁、手术方式是什么、手术部位在哪里等内容都必须要一一核查,并且三次核查的侧重点还不一样。”吴晓舟告诉记者。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吴晓舟带领管理团队成员专门设计了一个可以将核查内容投影到墙上的手电筒。“因为手术室的墙不可以印刷,我们也不方便把这些核查内容写到手术室的任何一个地方,所以将他们投影到墙上是最方便的办法。”吴晓舟介绍

“我们的护士都只有上班的时间,没有下班的时间。他们的工作时间,只能是随着手术结束的时间来定的。由于下午4点来上晚班的人可能不够44位,所以并不是所有早班的护士都能正常下班。”吴晓舟介绍,但是不管多晚下班,我们都有一个规定动作,就是每天每个手术间最后一台手术结束后,都要在我们的工作群里拍照打卡,我要求每一天、每一间手术间不使用后,必须要保证关闭术间仪器设备,被子叠成统一的样子、储物柜关闭。

有一年一位科里边的年轻护士发了一条朋友圈,“终于可以涂指甲了,虽然只有7天。”看到这条朋友圈,吴晓舟落泪了。休完年假回来,她跟这些年轻的护士们说,“孩子们,我知道你们挺不容易的,为了你们的职业,你们坚守了一些东西,放弃了一些东西。”

停顿了一下,吴晓舟说,“但是我又不能为他们改变什么,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必须这样做,所以我经常跟我们医院的医生说,你们只管冲锋陷阵,后边所有的事情有我们。”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