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心理 > 正文

超5400万抑郁症患者还需要哪些支持?

2021-03-05 10:02:27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这是网友“走饭”最后一条微博,发布时间是2012年3月8日。

(健康时报记者 邱越 范蕊)“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这是网友“走饭”最后一条微博,发布时间是2012年3月8日。

从那天以后,这条微博就像一个树洞一样,为抑郁症患者或者心情疲惫的人提供了一个发泄的平台。该条微博的评论早早就突破了100万,如今仍每天以数千条的速度递增。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显示:中国有超过5400万人患有抑郁症,占总人口的4.2%,相当于每100个人里约有4个人是抑郁症患者。在中国每年因抑郁症造成的缺勤、医疗的开支以及其他的费用高达494亿人民币左右。

2021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夕,微博话题“人大代表建议抑郁症纳入医保”登上热搜,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大学副校长李小琴指出,目前,抑郁症尚未纳入医保门诊慢性病病种,心理咨询更未能进入医保范围。她建议加强抑郁症防治工作,健全社会心理服务体系。

“我认为人大代表的呼吁很有必要,抑郁症和糖尿病、高血压一样属于慢性病,而且抑郁症在我国的发病率已达到了7%,而且还有继续升高的趋势,将其相关的药物纳入门诊慢性病医保是应该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所长陆林说。

“一个月药费上千元,停药后更难受了”

杨超(化名)多年前曾是一名抑郁症患者,经过科学的药物治疗,情况已经十分稳定,已经回归到了社会生活中。她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最开始用的情绪稳定剂是进口药拉莫三嗪,价格是200多一小盒,“就十几粒,吃不了几次就没了,还挺贵的,所以我才换了碳酸锂,我觉得效果都差不多。不过后来拉莫三嗪进医保了。”后来的抗抑郁创新药物伏硫西汀就更贵,一粒就要40元,一天一粒,一个月就是1200元,“这个药到现在医保也不能报销,希望也能尽快纳入医保。”

对杨超来说,吃药的开支虽然也不轻松,但大体还能承受,但另一名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的患者谭晓(化名)是大专学历,因一直受疾病困扰,没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每个月1000多的医药费,对他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1993年出生的谭晓(化名)从初中开始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人家上课,我就胡思乱想,觉得上学毫无意义。和好朋友闹意见我就拿刀割自己手臂,割手指写血书、离家出走、扇自己耳光、打自己头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高中毕业就辍学了。参加工作后,一度觉得特别空虚,天天晚上去喝大酒,喝到醉。”

22岁时,长期失眠无法入睡的谭晓终于说服了父母带自己去看病,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给他的诊断是:双向情感障碍,重度,需立即药物治疗。“我的理解就是狂躁症+抑郁症,我都给占了。”谭晓这么理解自己的病。

《中外医学研究》曾刊文指出,双相情感障碍指既有躁狂或轻躁狂发作,又有抑郁发作的一类心境障碍。具有高患病率(终身患病率为 4.4%)、高复发率(90% 患者多次复发)及低龄化的特点(50% 患者首次发病年龄≤15 岁,75% 患者首次发病年龄≤25 岁)。患者治疗以联合用药为主,多在使用心境稳定剂治疗基础上联合抗精神病药、抗抑郁药、抗焦虑药等治疗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所长陆林介绍,双相情感障碍并不等同于抑郁症,但患者的病程发展和治疗手段有相似的地方。一般来说,像谭晓这类患者,若首次发病就医,一般治疗时间需半年到一年,若预后效果良好,便可以考虑停药,第二次发病后的治疗,则需要两年以上,若第三次发病,则建议终生服药,“就跟高血压、糖尿病一样,不能停药了。”

“吃了药之后,我确实冷静了,但对什么都提不起劲儿,不想吃饭、不想洗澡、不想洗衣服、不想走路、甚至不想抬脚不想张嘴,什么事情都不想做,感觉很累的样子。我自己停药过,结果更难受了,说不出来的难受,只能自已又把药找回来吃。”谭晓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
资料图片,曹子豪摄。

市级统筹,仍有很多省市未将抑郁症纳入门诊慢性病病种

《柳叶刀·精神病学》2019年发布数据显示,抑郁症的终生患病率为6.8%④。

抗抑郁的药物不是短时间能有效果的,首次发作的患者大约需要6-9个月的维持治疗。杨超说,“刚开始吃的时候反而会觉得昏昏沉沉的,有嗜睡、记忆力减退的情况,而且不想活动,也没有食欲。医生告诉我,即使这样也要坚持服药,否则病情就会反复,甚至更加严重。一般半个多月快一个月就会慢慢起效。”

陆林院士指出,目前针对抑郁症的病人,70%~80%是可以得到有效治疗的,但只有极少部分患者治好后不会复发,大多数病人都跟谭晓相似,病情会反复,这类病人就需要经常吃药,甚至终身吃药,不能擅自停药,否则病情反而可能进一步恶化。

从确诊到现在,谭晓已经接受药物治疗将近7年的时间,几乎每个月都要去医院复查,医生会根据他治疗和恢复的情况调整药物。

“但不管怎么调整,跟其他抑郁症患者一样,情绪稳定剂和抗抑郁药物基本上都是必不可少的,每个月的医药费都在1000块钱以上,除了住院产生的治疗费用,其他门诊拿的药从来都没有报销过。”谭晓说,“我并不是特例,我知道有很多比我年纪还小的,就因为钱的问题放弃治疗了。”

杨超也曾跟病友们聊过医药费的话题,她得知,郑州、成都、天津、重庆、抚顺、合肥等城市的病友可以在当地医院申请抑郁症门诊慢性病,到门诊拿药可以报销一部分药费,一年下来总计可以节省2000~3000元。但也有很多省市并没有将抑郁症纳入门诊慢性病。

据健康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目前多地门诊慢性病病种管理依然由市级统筹,省医保局对慢性病病种有最低要求,其余增加病种可由市级单位自行决定。大多数城市的门诊慢性病都涵盖精神病范畴,但是对于具体病种的定义,各地差异较大。

《柳叶刀·精神病学》发布的世卫组织牵头的一项最新研究,首次针对抑郁症等精神疾患方面的投资带来的健康和经济收益做了估算。通过测算2016~2030年15年间36个低收入、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所发生的治疗费用和健康结果发现,以心理咨询和抗抑郁药物为主的扩大治疗费用估计会达1470美元。而在劳动力参与和生产力方面改善5%所带来的价值为3990美元,健康改善会另外增加3100亿美元回报。

心理治疗同样重要,摘掉抑郁症患者病耻感的“帽子”

陆林院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在抑郁症患者中,必须要依靠药物治疗的重度抑郁症患者相对还是少数,更多轻度到中度的抑郁症患者还有更好的治疗选择——心理治疗,全世界公认心理治疗对轻、中度的抑郁症患者是有效的,跟药物治疗一样同等有效,而我国医保政政策对心理治疗并不太支持。

李小琴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表示,目前,抑郁症尚未纳入医保门诊慢性病病种,心理咨询更未能进入医保范围。

抑郁互助康复社区“渡过”平台的创始人、《渡过》系列丛书作者张进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另一种情况,“如果能有更多地区把抑郁症药物纳入门诊慢性病医保,当然对抑郁症患者是个好消息;但现实是,在很多抑郁症药物可以报销的地区,患者宁愿自费也不愿意以抑郁症或精神疾病的名义去申请医保报销。”

陆林院士指出,我国对抑郁症的理解和认识正在改善,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很多老百姓仍然对这个病有很强的病耻感,感觉要是被扣上“抑郁症”的帽子,将会对今后的生活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推动更多抑郁症药物进入医保固然非常重要,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要让全社会真正了解抑郁症,让大家意识到,抑郁症与高血压、糖尿病、甚至普通感冒一样,就是普通的疾病,没有什么好难以启齿的,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才能让患者得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

参考文献:

①高飞,双相情感障碍患者抑郁首发与躁狂首发的临床特征比较,中外医学研究,2020.5;

②汪苑苗,双相情感障碍患者抑郁首发与躁狂首发的临床特点比较,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9.6;

③朱颖,陈方煜,双相障碍患者临床用药分析,临床精神医学杂志,2021.

④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epidemiological study.[J]. The lancet. Psychiatry,2019,6(3).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