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头条新闻 > 正文

榆林过敏:从治沙到治蒿

2021-08-06 13:58:05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健康时报记者 王振雅)7、8、9月是陕西榆林人最难挨的三个月。

这三个月正值蒿类植物花季,沙蒿花粉颗粒遍布榆林4.29万平方公里土地的上空。因对沙蒿过敏,超30万榆林人在这三个月里,涕泪泗流、喷嚏不止,甚至发生哮喘。

“为了防风固沙,改进沙进人退的困境,榆林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大面积人工种植沙蒿,经过60年的努力,毛乌素沙漠从陕西版图消失了。”三北过敏性鼻炎公益联盟创始人何彦兵一针见血地指出,沙蒿是治沙功臣,但也是致病源头,如今,过敏性鼻炎已经成为三北(西北、华北、东北)防护林地区以及榆林地区新的“地方病”。

7月下旬过敏暴发,流鼻涕、抹眼泪、哮喘……

7月7日小暑刚过,三北过敏鼻炎患者联盟的微信群里,就热闹起来。

“鼻子又开始流鼻涕了,纸巾一盒一盒地用,太痛苦了。”“眼睛开始痒了,点不完的眼药水”、“恐怖的鼻炎季来了,孩子已经戴上‘猪鼻子’了”……

三北过敏性鼻炎患者联盟是在榆林过敏性鼻炎患者自救联盟的基础上逐步形成的一个以三北区域内的过敏性鼻炎患者自救组织。

在这里,鼻炎患者讨论病情、分享空气花粉浓度信息。“今日,榆林市中部区域花粉浓度125(粒/1000平方米)偏高、西部区域花粉浓度242(粒/1000平方米),提示大家减少外出,戴好口罩。”

“我说今天怎么鼻子这么难受。”榆林市民吴耐(化名)是一名过敏性鼻炎患者,7月以来他每日都要看一下榆林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空气花粉浓度预报,带上滴眼液、喷鼻剂、止喘药、口罩,床头备着哮喘药。

2004年,吴耐来榆林工作没多久,就开始流鼻涕、鼻塞。吴耐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开始一两年,以为是感冒,没当回事,后来每年到了7月就开始难受,看了很多专家,查了过敏原,才知道是过敏性鼻炎。”

“过敏反应很像普通感冒,打喷嚏、流眼泪,每年门诊都有很多来自榆林的患者。”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副主任医师关凯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变态反应性疾病俗称过敏性疾病,临床上常见病种包括,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结膜炎、过敏性哮喘等,随着时间发展,许多患者由过敏性鼻炎进展为哮喘。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尹佳在2006年曾发表《夏秋季花粉症患者变应性鼻炎发展至变应性哮喘进程的临床研究》,研究发现近半数夏秋季花粉变应性鼻炎有可能在9年内发展为季节性变应性哮喘。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医师王良录等进行的《哮喘108例过敏原检测及临床分析》研究发现,55.6%的患者在鼻炎发作后2年内发展为季节性变应性哮喘。

吴耐的过敏性鼻炎就发展成了过敏性哮喘。“哮喘一发作,一口气上不来,人可能就过去了。”吴耐还记得2012年一个夏天的晚上,突然犯了哮喘,“从家到电梯几步路,胸口憋得喘不过来气,无法呼吸。”

差点丢了性命的吴耐,从那之后,每年快到7月份,就随身备好治疗哮喘的药,他说,“现在每年到这个季节就会哮喘,每次来的都很突然,来势汹汹。不备药不行,会要命的,现在上有老下有小,我可不敢有事。”

在榆林,每年像吴耐一样被过敏性鼻炎折磨的人,超过30万。三北过敏性鼻炎公益联盟创始人何彦兵告诉健康时报记者,“2014年的时候,榆林市疾控中心做过一次榆林市流行病学调查,报告指出过敏性鼻炎患者占榆林市总人口的11%,而现在随着致敏环境的固化,过敏性鼻炎不断蔓延且低龄化趋势明显,榆林320万总人口,过敏性鼻炎患者大概有40万~50万。”

“过敏性鼻炎与遗传易感基因相关,从基因层面讲,目前尚无法根治,但能通过药物治疗或者物理防护等手段,使症状减缓,避免影响患者日常生活与工作。”关凯介绍,治疗过敏性鼻炎最有效办法就是回避过敏原。

榆林人致病过敏原是什么?相关方面专家以及公益组织做了大量调查,他们把目标锁定到了当地的治沙植物沙蒿。

治沙功臣沙蒿,成了数十万人过敏原

从榆林市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榆阳区出发,到榆林市西南部的靖边县,沿途130公里皆为绿洲。

而60年前,这里荒漠化十分严重。我国四大沙漠之一的毛乌素沙漠位于榆林靖边县的北边。历史上,沙进人退,榆林被毛乌素沙漠逼迫“三迁”。

在新中国成立前近百年,流沙越过长城向南侵入50多公里,榆林沙区6个城镇412个村庄被风沙侵袭压埋。上世纪80年代初期,每到春秋两季,黄沙漫天,榆林城区大风后街道到处都是黄沙,沙压农田、道路、房屋的事件年年发生。

60年来,榆林政府带领全市人民开展了大规模的治沙造林运动。在治沙初期,人们就地取材,利用沙区最常见的沙蒿等灌木搭设网格障蔽,对流动沙丘进行固定。从搭设网格障蔽固沙到飞播草种造林,860万亩流沙已经全部得到固定和半固定。

经过60多年的努力,榆林已有4万平方公里的人造沙漠绿洲,让陕西绿色版图向北推进400公里,让毛乌素沙漠在陕西版图上抹去。沙漠变绿洲是榆林60余年间治沙的巨大成就。

“当时的条件有限,蒿类植物包括沙蒿本身就是生存在北方的植物,生命力极其顽强。在榆林市区街边,农村路边都有,它的种子落到土壤上就能占领土地,甚至挤占其它植物的生存。当年治沙,选了很多种属植物,但只有它能活。”关凯介绍。

许多患者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小的时候,村里也有沙蒿,也没有患鼻炎,但现在患鼻炎的很多,许多小孩也得鼻炎了。”

过敏性鼻炎被认为是一种“富贵病”,是人类城市环境不像天然环境复杂的缘故。世界变态反应组织的统计数据表明,近30年间变态反应性疾病的发病率至少增长了3倍,目前已高达22%。

关凯介绍,从总体趋势来看,全国乃至全世界过敏性疾病患者不断增多,这与我们的整体环境与生活模式有很大关系。相比较全国平均水平而言,榆林地区过敏性鼻炎患者更多。

“沙蒿零星种植,也会让接触的人们轻微过敏,榆林人工种植的860万亩成片沙蒿林,每年一到了花季,空气里花粉密度高到致病程度。”何彦兵告诉记者,已有很多证据证明,榆林人过敏原就是沙蒿。

早在上世纪60年代,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叶世泰教授等专家就已证实蒿属花粉是中国北方地区最重要的致敏花粉。每年7~9月正值蒿类植物的花季,是中国长江以北地区夏秋季花粉症爆发的季节,也是榆林地区过敏性鼻炎集中发病的季节。

2005年,北京协和医院乔秉善教授等人出版了《中国气传花粉和植物彩色图谱》,研究表明,蒿属花粉是中国长江以北地区致敏性最强的花粉。

王良录等进行的《哮喘108例过敏原检测及临床分析》研究发现,沙蒿是陕北及周边地区主要致敏花粉,也是引起支气管哮喘的重要原因。108例夏秋季花粉变应性哮喘主要致敏花粉大籽蒿占96.3%。

2021年3月,榆林市第一医院王盼等发表的《榆林市640例变态反应性疾病患者过敏原测结果分析》一文显示,蒿类植物是榆林市主要过敏原,7~9月份是变态反应性疾病的高发季节,儿童和青壮年为高危人群。

该研究还显示,作为一类特殊群体,儿童中潜在的过敏人群也在不断扩大。0~5岁年龄段的儿童所占比例最高,可能与学龄前儿童免疫系统尚未发育完善,对过敏原耐受性差有关。

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彭裕萍等《过敏性鼻炎儿童过敏原致敏性的相关因素研究》也有相同研究结果。2010年3月~2014年1月,在榆林市第一医院耳鼻喉科确诊过敏性鼻炎的289例患儿,沙蒿为主要过敏原。

该研究还显示父母双方均为过敏体质的孩子有75%会为过敏体质,而父母单亲为过敏体质的孩子,过敏体质的发生率为50%。这也进一步说明,家族史是患者是否会发生过敏性鼻炎的一个很重要的危险因素,遗传因素在决定过敏性鼻炎发病上具有重要的作用。

治沙与治病如何兼顾?榆林“脱敏”要标本兼治

“每年10月1日一过去,我们也解放了,不用任何药物,过敏症状自行就缓解了。”吴耐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好多有条件的人,在沙蒿花季离开榆林,去西安就会好很多,有的人也去南方。

\
过敏患者“以身试验”

35岁的魏女士和孩子都患有过敏性鼻炎,她们做过相关治疗,但收效甚微。“刚开始几年还好,后来感觉越来越严重,从2016年开始,我们娘俩每年就前往西安暂住3个月。”魏女士苦笑着说,自己就像候鸟一样,每年都会“迁徙”。

“最难受时头痛欲裂,呼吸困难,不停地擤鼻涕。乘飞机离开榆林,飞机一升到高空,症状立即就缓解了。”榆林市民任晓华说,每年夏末秋初,过敏性鼻炎都让他痛不欲生,只得放下手头工作请假离开榆林。

但也有人像吴耐一样,工作、生活都在这个城市,他们无法离开。夏季是他们最难熬的季节。夏季不敢开窗通风,24小时开着两台空气净化器,而且一遇到暴雨天气,过敏性鼻炎患者更容易发生哮喘。

2016年,何彦兵被选为榆林市政协委员,在榆林市“两会”期间曾递交了提案《关于重视榆林过敏性鼻炎患者日益增长情况的建议》。

如何解决榆林等三北防护林地区过敏性鼻炎问题,是变态反应领域专家、当地林业局、卫健委遇到的新问题。

近年来,榆林市政府成立了全市过敏性鼻炎防治工作领导小组,也制订了《榆林市过敏性鼻炎防治工作方案》,主要措施有,在榆林市第二医院建立榆林市变态反应中心,设立变态反应科;引进北京协和医院等机构的全国知名专家每年7~9月来榆林市进行义诊;将过敏性鼻炎纳入门诊特病慢病报销等。

为更好地遏制过敏性鼻炎,榆林已全面停止人为种植沙蒿,榆林市卫健委在神木、定边、绥德、榆阳四个县设立“北、东、西、中”四个花粉暴片监测网点,动态收集分析花粉暴片“一线”数据。

但在何彦兵与许多患者眼中,这些措施收效甚微。“以前不能查过敏原,现在当地的几家医院可以查了。这几年,还有北京专家来义诊。但治疗手段仍然以传统药物治疗为主。无法从根本上达到缓解和遏制过敏性鼻炎扩散流行的趋势。”何彦兵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其它情况也没有很好地改善。

“抗过敏就是吃激素药,用激素喷鼻剂,很多药物不良反应很大,吃了药就嗜睡,根本没办法工作。一患病就是10多年,吃激素药,才40多就出现骨质疏松的征兆。”吴耐说。

在何彦兵看来,治疗榆林新的“地方病”,既要治标也要治本。

何彦兵认为,沙蒿固沙作用强大,也有一定经济效益,而且飞播面积很广,不可能根除,只能通过替代植物多样性来减少沙蒿数量解决花粉传播问题。在人群集中居住的地方,种植不具有致敏性的绿化植物,阻挡和减少沙蒿花粉飞向人群的密度。距离人群远的沙蒿区域间隔种植枫类大树冠品种,逐年减少风媒传播中的花粉量。鼓励农民农场式种植农作物,大面积减少沙蒿面积和传播。

存在类似沙蒿致敏问题的内蒙古呼和浩特,制作《呼和浩特地区较强致敏植物蒿属植物识别手册》《呼和浩特市高致敏蒿属植物治理实施方案》,要求在蒿属植物进入花期前,市核心公园、绿地、市四区园林部门对城区各居民小区、街道路旁、绿化草坪内的蒿草和其他杂草进行清理、割除,并根据蒿草反复生长的特性,合理分配人员和设备多次进行清理。

“全民推广防治办法,普及过敏性鼻炎基本常识,提高过敏性鼻炎患者医保报销比例,调研数据、研究解决办法……解决榆林人过敏问题,当地相关部门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何彦兵认为,让榆林“脱敏”是一个需要花人力、物力、财力的综合过程,并不比治沙工程简单。

(责任编辑:荆雪涛)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