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头条新闻 > 正文

张文宏再谈“老实人”:仅靠老实,不可能走太远

2020-07-16 17:59:25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健康时报记者 尹薇复旦大学 孙国根)“这次疫情之下,你这么红,到底是人格魅力使然还是学科地位因素奠定?”在7月15日由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等主办的第十五届医院管理高级论坛上,论坛主席、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高解春教授忍不住对张文宏抛出了一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成为科主任,也是因为老实,感染学科对其他学科就像绿皮车遇到高铁

因为疫情期间一句“不要欺负老实人”,而红遍全国的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张文宏自认为自己当选科主任,首先正是因为自己就是个老实人。”

距离张文宏2010年当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科主任,迄今已经十年了。“医院领导出人意料的不是直接任命,而是让大家民主选举科主任。当时包括我,已经十几个60后博导在一起,我36岁成为博导,但却是60后中最年轻的一位。一投票,我几乎是满票当选。大家为什么选我?因为我老实。你会选自己的竞争对手吗?”

其实不仅仅是自己老实,感染科也是一个弱势学科。张文宏表示,上任时华山医院感染学科已经十年时间没有病房了。老师翁心华告诉张文宏,如果说肿瘤、外科等高大上的学科的发展就像是乘高铁,那么感染科恐怕得长期乘着绿皮车行走。“绿皮车一直乘到今天,如果没有新冠疫情,下一步就是牛车也说不定。”

张文宏用了十年的努力建设学科,不仅在疫情来临之前就做到了复旦大学内科学系的系主任,而且连续九年让自己的科室名列复旦排行榜的首位。

仅靠老实,不可能走太远,张文宏还有这些秘诀

“在人民民主的体制下面,老实人有机会,但是老实人如果真的一塌糊涂,就是因为老实,毕竟也很难,单纯老实也不行。到最后我总结出来,对于学科带头人的选择有两句话,这样才可以走得久远:第一,技术过硬;第二,人老实。一个弱势学科怎么在新冠当中发展?还要拎得清。和同事之间,不是你的不要抢,人家比你弱小,你要把利益让给他。

“感染科吃的是草,吐出来的都是奶。经过十年的建设,我们建立了一个非常大的学科群,现在在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的规模是最大的,床位不算抗生素研究所也已达到213张,所有学科群全部具备,不仅是国内最强的,比国外更是多了一个肝病。这一次新冠疫情出来,在全国大多数情况下面都是重症医学做组长,感染科出生的专家做了上海组长不是偶然的。”

张文宏表示,在这之前,实际上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一例非洲输入的锥虫病,患者情况危急,华山感染科完成了形态学、基因组学测定确诊,还通过电话和世卫组织联系,拿到了正常需要一周才到位的药物,而这一切只用了72小时,这个速度在全世界没有其他人做得到,虽然有几分机遇,但更多则是华山感染人没日没夜的工作和准备。

“突发传染病在综合性医院里面一直没有人做,我们一直在做,而且在这个领域和世界齐平。在这之前,新型病原体跨界传播预警,我在中国做了不止一次,H7N9是第一次是2013年卢洪洲报的,2016年H7N9再度来潮,是我向卫健委报的,徐建光院长在上海的报告特地说我的团队发现了猪疱疹病毒跨物种传播,这是我们预警新发传染病的一个常态。也就是说新冠来临之前,我们对这个疾病已经非常清楚了,不管你是新冠还是旧冠,只要是病毒,都常规的在我们眼睛里面预警。

还有当时卫健委评了22个重中之重临床医学中心,上海有四个入选,其他三个科室的带头人都是院士。“意味着我们华山感染列入了重点学科的行列,这个非常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新型冠状病毒发生以后,我们终于有机会了。”

(责任编辑:荆雪涛)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