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62天ECMO后双肺移植,湖北首例核酸转阴终末期肺移植受者怎么样了?

2020-05-12 23:54:29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健康时报记者 齐钰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杜巍巍 杨岑/文 中国卫生画报 陈浩/图)5月11日,接受双肺移植手术的第20天,作为湖北开展的首例新冠肺炎核酸转阴者终末期肺移植手术的受者,65岁的新冠肺炎终末期患者崔安(化名),已经可以独立完成100个蹬腿动作,脱离呼吸机9小时以上。疫情期间成功完成新冠肺炎患者肺移植手术仅有6例,而崔安,幸运地成为了那六分之一。

上了62天ECMO

2020年1月23日,崔安出现发热症状,于2月7日确诊新冠肺炎。2月17日,其病情急速恶化,于2月18日紧急接受ECMO(俗称人工肺)治疗。

3月18日,崔安被转运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华西医院接管的病区,此时,与他身体连接的ECMO已经运转1个多月。4月6日,已上ECMO近50天的崔安转入东院ICU病区。治疗期间,崔安核酸检测多次呈阴性,已是新冠肺炎康复期患者。但因新冠肺炎已导致他的双肺出现不可逆的肺纤维化、呼吸衰竭,他始终无法脱离呼吸机和ECMO辅助,生命危在旦夕。

4月1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质量处副处长马旭东组织肺移植专家组团队,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组织崔安病例讨论,明确肺移植适应症与禁忌症,并通过器官移植伦理审查。随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多学科各部门紧急开始肺移植手术各项准备工作。

\
医护人员带着捐献的肺进入手术室

6小时完成双肺移植

4月20日,云南一例脑死亡患者爱心捐献的肺源与崔安配型成功。当日下午,爱心肺源通过南航“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空运到武汉天河机场后,在武汉交警的护送下,仅用40分钟即抵达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

4月20日17:43分,供体肺源送达东院负压手术室。陈静瑜任组长的肺移植国家专家组团队和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胸外科黄杰教授团队、心外科王志维教授团队、麻醉科夏中元教授团队等多学科专家历经6个多小时,顺利完成双肺移植手术。

\
手术中,患者的监护仪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胸外科主任医师林慧庆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由于新冠肺炎终末期患者肺移植手术风险很大,参与移植手术的20多位医护人员要在负压手术间、全程穿着隔离防护服、戴着正压头罩开展手术。

所谓负压手术室,是专为传染病患者手术中减少疾病传播而建设的手术室,其适用范围包括通过呼吸道经飞沫、气溶胶等传播的传染病,如新冠肺炎、肺结核、SARS、麻疹、水痘等,还包括病原菌感染力较强,对周围环境可造成严重污染的特殊感染手术,如气性坏疽、破伤风、铜绿假单胞菌感染等。

“负压手术间内有空调抽压,压力在-10~-15帕斯卡。比起平常的手术室,负压手术间的操作空间更小,麻醉机、心电监护仪、两台ECMO、透析机等设备调配过去,可活动的空间很小。医护人员在里面,防护服会被略微抽起,戴上正压头套后,视野受限,也无法用语言交流,只能凭借以往经验和默契完成手术操作。”回忆起在负压手术间进行的这台手术,林慧庆如是说。

\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胸外科主任医师林慧庆

脱离呼吸机9小时以上

4月22日20点,在接受双肺移植手术44小时后,医护团队帮助崔安成功撤下了辅助他呼吸62天的ECMO。随后,在医院ICU、CUU以及无锡市人民医院、浙大一院、浙大二院联合专家组等医护团队的精心照顾下,他接连闯过移植后感染、排异等多重险关。

撤离ECMO后两天,崔安已恢复了意识。由于长期卧床,他的全身肌力几乎为零,只能略微移动单侧眼球。在重症医学专家和康复专家组的精心治疗下,现在的崔安,全身肌力已从0逐渐恢复到接近4级(常人肌力为5级)。

“崔安已经在间断地进行呼吸机的脱离,目前每天脱机已经可以达到9个小时以上。5月11日在床上还进行了康复训练,自己可以坐起来15秒左右,主动蹬腿100下,可以简单的咀嚼;5月12日,开始通过站立床进行站立训练。大约下周就可以在床边站立,在6位肺移植的新冠肺炎患者中,应该说是康复最顺利的一个。”林慧庆谈到。

“之前撤下ECMO不久,他全身还不能动的时候,就努力对着我们扯动嘴角,试着对我们微笑。手指可以动之后,他最常做的动作就是竖大拇指。”林慧庆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虽然崔安现在还不能说话,但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求生的斗志,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让医护人员心中暖意满满。

奇迹不是从天而降的。但奇迹,每天都在上演。

(责任编辑:荆雪涛)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