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吉林舒兰确诊洗衣工到底是谁传染的?或存更长潜伏期传染源

2020-05-12 16:57:39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5月7日确诊新冠肺炎的吉林省舒兰市公安局洗衣工,9日确诊传染11人,受此影响,吉林省5月10日将舒兰市风险等级由中风险调整为高风险,也是全国唯一的高风险地区。这名洗衣工到底是被谁传染的,洗衣工本人就是疫情的“源头”吗?5月11日晚间,《央视新闻1+1》栏目,白岩松直播连线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对有关问题进行了讨论。

\

吉林舒兰的首例确诊洗衣工是”源头“吗?

虽然没有更加明显的迹象指出,谁到底是此次发病的“源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名吉林舒兰的洗衣工人并不一定是真正的源头。吴尊友说:“在聚集性疫情发生以后,流行病学调查试图找到源头,但找源头的工作确实很困难。”

目前存在两种推测:一种是这位吉林舒兰的女洗衣工就是这一次聚集性疫情的源头,但也存在着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有些病人的潜伏期可能比这个洗衣工的潜伏期更长,他可能传染给了这个洗衣工,而这个洗衣工的潜伏期比较短,可能两三天就发病了,而真正的源头病人可能感染以后,七八天才发病,潜伏期是具有传染性的。如果存在这种情况的话,就非常难判断,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源头。

吉林舒兰确诊病人俄罗斯入境患者有关

在国内疫情大环境区域逐渐趋于稳定的状态下,出现“反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境外输入。对此,吴尊友也表示:“不能排除相关性,但是在基因序列分析结果没有出来之前,还不能妄下结论。”

目前,已经对这一组聚集性病例病人的病毒和从俄罗斯入境的病人的病毒进行基因序列分析,以查看看他们的同源性,如果同源性非常吻合,那就可以推定是与俄罗斯入境病例有关。

吉林舒兰确诊洗衣工是否可能由衣服传染?

针对这种看起来有些“无厘头”的疑惑,吴尊友表示:“有这种可能。”

他介绍:在几天前,有一个关于空气中病毒含量的相关报道,其中研究人员对医院病人的病房空气和医生更换隔离服的半污染区,以及清洁区的空气进行采样,发现在医务人员更换隔离服的空间中,空气当中的病毒含量反而更高。换言之,如果医务人员在病房里面,那么他的衣物是有可能会沾上病毒的。在穿脱的过程当中,空气当中病毒含量更高。由此看来,这名洗衣工是有可能在接触了被感染的衣物"传染”上了新冠病毒。

穿脱衣物能感染,为啥四万多援鄂医护没感染?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国际应急医疗队队员吴文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防护服的穿戴,脱是最危险的。帽子、护目镜、面罩、防护衣,每脱一件都有固定的程序,不能前后颠倒、不能乱了程序、如何脱衣服怎样脱手套都有严格的顺序,每进行完一个环节,均需严格洗手消毒。尤其是护目镜、口罩,是千万不能造次的。所以,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感护理团队专门有个穿衣班,值守队员们进出舱的防护服穿戴,牢牢盯住脱衣环节,每天四班,6小时一班,日夜监督。

(责任编辑:荆雪涛)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