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麻醉医师苏娃婷:我是澳门女儿,也是武汉媳妇

2020-04-22 17:24:41来源: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一个多月前,34岁的澳门姑娘苏娃婷(Zoe Su),一个人独自带着5岁儿子和2岁的女儿,从澳门辗转回到尚在封城中的武汉。只为迅速返回自己的工作岗位——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麻醉科。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杜巍巍 李自松 阎小荔)上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麻醉医师苏娃婷穿上厚重的防护服,在专用手术室,为一名有新冠接触史的孕妇紧急剖宫产手术实施麻醉。90分钟后,手术顺利结束。苏娃婷抱着刚诞生的新生儿,笑得格外开心。这是她从澳门艰辛返汉后,进行的第3台三级防护下的手术麻醉。

\

一个多月前,34岁的澳门姑娘苏娃婷(Zoe Su),一个人独自带着5岁儿子和2岁的女儿,从澳门辗转回到尚在封城中的武汉。只为迅速返回自己的工作岗位——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麻醉科。

上班第一天,在苏娃婷穿上防护服上手术台前,不知哪位同事悄悄在防护服的后面,写上了“武汉媳妇——苏娃婷”七个字。

被同事称为“武汉媳妇”的苏娃婷,其实是土生土长的“澳门女儿”。她毕业于澳门濠江中学,考上武汉大学学医,硕士毕业后留在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麻醉科工作,同时又读了在职博士。她也是目前所知的、唯一一个在湖北当医生的澳门人。

苏娃婷在朋友圈这样写道:“我有两个家:娘家在澳门,婆家在武汉。娘家和婆家一样美,我都要保护好她。”

被困澳门的“武汉媳妇”

2020年1月22日,已经两个春节没回澳门的苏娃婷,带着两个孩子从武汉飞到广州,她的先生雷少青在深圳开完会后,会来跟他们汇合,一起回澳门过年。他们俩是同行,也是同事。

1月23日凌晨,苏娃婷夫妇看到了武汉“封城”的通告。本想开开心心回娘家过年的苏娃婷,一颗心瞬间被武汉的疫情牵住了。

眼见武汉抗疫告急,她开始和先生商量回武汉支援。可是武汉已经封城,即使大人能回去,两个孩子怎么办?苏娃婷的父母本身也在上班,同时照顾两个孩子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后俩人商量决定,先生雷少青先行返回,苏娃婷带着孩子找机会再回去。1月30日,先生雷少青踏上了逆行之路。

\

苏娃婷、雷少青夫妻同上手术台

随后,飞机断航,高铁不达,让苏娃婷和两个孩子的返汉计划始终无法实现,车票不是订不上,就是被改签。直到三月中旬,她终于订上了3月16日珠海——岳阳东的高铁票。

“临走前一天晚上,妈妈一直跟我聊。我知道她的意思,她不想我走,回武汉太危险了。如果实在要回去,就把孩子留下,他们想办法带。我跟妈妈说,站在母亲的角度,我要照顾我的孩子;站在医生的角度,我要照顾我的病人。这两个身份,都是我的职责。”

就这样,怀里抱着2岁的女儿,手里牵着5岁的儿子,苏娃婷上了高铁。一路上不上厕所,不吃东西,孩子只喝牛奶。

列车快到岳阳东站的时候,她找到列车长,说了自己的情况以及目的地是武汉。列车长经过请示,答应在武汉站停车。

离开武汉54天之后,“澳门女儿”苏娃婷终于回到了她武汉的家。

穿上白大褂我就不恐惧了

回武汉的第二天,苏娃婷就迫不及待上班了。她所在麻醉科,每天都会接到各个科室送来的需要手术的病人,有的危重病人根本来不及做排查,也不知道是不是新冠肺炎感染者。

苏娃婷说,麻醉医生最危险的工作是为新冠病人做插管治疗。疫情期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麻醉科夏中元主任组织了10多人的“插管小分队”。苏娃婷的同事,在医院本部和新冠肺炎重症收治点东院区,为近百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实施了风险极大的插管治疗,挽救了绝大多数人的生命。

在滞留澳门期间,苏娃婷每天在科室微信群里,关注着同事插管救人的信息。每一次插管成功,她都会为同事喝彩加油。只不过,她没想到,自己也有机会穿着防护服给病人紧急插管。

3月17日,轮到苏娃婷值夜班。半夜两点多,科室会诊电话突然响起:神经内科监护室一个重症病人病情恶化,紧急需要抢救性插管。求助的神经内科医师专门嘱咐:这个病人刚送来,新冠还未排除,要做好防护。

插管是麻醉医生的基本功。之前她也经常碰到这种紧急抢救插管,最多一次她一个晚上插了5个。但疫情之下,确实格外特殊。

穿好防护服、带上插管箱,她忐忑不安从麻醉科赶往另外一栋楼的神内ICU。查看病人生命体征、评判插管指征后,苏娃婷没有丝毫犹豫,第一时间给这位命悬一线的病人建立起气管通道机械通气。很快,病人的生命体征基本恢复平稳。

“我从前期负责新冠病人插管的同事身上学到很多”,苏娃婷说,每次插管留给麻醉医生的时间只有15秒,所以动作要快、准、狠。病人在生死边缘的时候,其实求生欲是非常强的,麻醉医生要帮他们争取时间抢救生命。

第二天,远在澳门的父母从苏娃婷朋友圈看到这次惊心动魄的抢救,关切地询问她。苏娃婷说,虽然回想起来会有点后怕,但是只要到了科室,穿上白大褂,就不再有任何恐惧。因为根本没有时间去想,不会考虑那么多。“自己做的每件事,都是出于医生的本能,就是赶快救人。”

“她是濠江中学的骄傲”

每天出门上班,苏娃婷口袋里至少带着一块巧克力,还要是黑色的、带点苦味的。

“麻醉医生的工作强度很大,每天工作都是披星戴月,天刚亮进手术,下班后基本天黑了。我从小就低血糖,如果体力透支厉害,会突然晕过去。所以我上班前要吃一块黑巧克力,口袋里还要放几块。”苏娃婷说。

4月15日,苏娃婷负责麻醉的一台神经外科手术,持续了16个小时。“这几块巧克力,救了我的命了”,她笑着说。

在抗疫一线,安全防护是每天必须要做好的事,也是最折磨苏娃婷的。

“我是过敏性体质,N95口罩、护目镜戴一天,脸会过敏红肿,要一边吃过敏药,一边继续戴。我们跟未排除新冠的病人接触,一定要穿防护服,穿两个小时,里面衣服就全湿透了。有时在湿气里密封太长,身上皮肤都被泡白了。”

辛苦、危险,为什么还是要当医生?

“我读大学的时候,报临床医学专业的决定很坚决。因为在2003年SARS时候,我无意中看到隔壁班一位同学自己在那哭,她的家人患SARS病逝。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我想,如果我是医生,我就能救病人,当医生的念头在那一刻就定下来了。”

2006年,在澳门濠江中学读书的苏娃婷即将高三毕业。填写志愿时,她查阅了内地有医学专业的前十名高校,最后选了武汉大学。2013年6月,苏娃婷从武汉大学临床麻醉专业硕士毕业,以面试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麻醉科,成为医院唯一的澳门籍医生。之后,苏娃婷继续攻读科主任夏中元教授的博士,在医学追求上义无反顾。

“为什么不回澳门当医生?在澳门收入起码比在武汉收入高几倍啊?”苏娃婷被无数次问到这个问题。“我如果想钱的事,就不会去当医生。留武汉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实现我的个人价值。我想,既然选择当医生,很重要是接触病例。澳门人口少,病例也少,这对医生水平提高有限。我想成为医学大师,不想成为平庸的人。当然,如果澳门需要我回去帮助,我也会义不容辞。”

濠江中学副校长陈虹介绍,作为澳鄂大专人士协会理事,苏娃婷致力于湖北宜昌和澳门中小学的文化交流,曾带着100多名的宜昌学生来澳门参观世界遗产,感受澳门回归的变化。苏娃婷还和澳门义工一起,走进湖北枝江、兴山,开展扶贫、助学、探访活动。

陈虹说:“我为苏娃婷取得的成绩感到骄傲,我们濠江中学能培养出这样的学生,是非常值得自豪的一件事。她是一个榜样,后面的学生会向她看齐。”

苏娃婷还热心社会公益。疫情困守澳门期间,她和濠江中学一起努力,为武汉募捐了价值近20万元的口罩、防护衣、手套等医疗物资。

“我要努力扮演好每一个角色”

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儿,外地读书、异地成家、前线抗疫,苏娃婷时常被家人担心。

“当初报武大的时候,家人就不太赞成,怕我万一到了内地成家立业,不回澳门了怎么办?结果呢,家人的担心全部都兑现了,哈哈!所以我现在就告诉他们,什么都不要担心。我在内地、在武汉很好。 ”

2012年暑期,苏娃婷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麻醉科实习,在那里认识了现在的先生、麻醉科同事雷少青。“他是武汉当地人,从香港大学博士后毕业的。认识之后他告诉我说,看到我第一眼,感觉就像王菲歌里唱的那样: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

缘分就这样不期而至。2013年,苏娃婷结婚了,成了一个地道的“武汉媳妇”,2014年,他们的儿子出世了。“我现在很幸福,因为我做的,是我喜欢的事情。一个人只有热爱她做的事,才会有源源不断的热情,我现在就是。”

在澳门时慢性子、文文静静的苏娃婷,经历了14年的武汉学习、工作、生活的磨练之后,变成了一个急性子、风风火火的人。

“在澳门吧,就感觉特别安逸,我那时不爱说话。在武汉这些年,特别是当医生之后,我变得特别急性子了。因为抢救病人都是争分夺秒的,慢不下来了。”

自称变成泼辣性格的苏娃婷,完全融入了武汉当地的生活和工作圈。虽然湖北整个医疗系统,只有她一个澳门人,但她一点也不孤单,已然和同事们打成了一片。

“我经常和同事开玩笑,说我好歹也是咱‘武汉媳妇’,你们对我客气点。所以抗疫上班第一天,我都不知道哪个同事悄悄在我的防护服背后写了‘武汉媳妇’的字,她们拍照了我才发现。”

现在,武汉的医疗秩序正在慢慢恢复。苏娃婷所在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麻醉科,手术量已经恢复到平常的1/3左右,苏娃婷和同事们又开始忙了。

“我们能忙起来,说明武汉正在回复常态”,苏娃婷说。身为“澳门女儿”“武汉媳妇”,特别是一名临床麻醉医生,“我要努力扮演好每一个角色。”

(责任编辑:韦川南)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