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重症治愈是“陪”出来的:呼吸治疗师与94岁新冠肺炎夫妻的33天

2020-03-24 08:25:25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齐钰)3月23日,转到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第33天,94岁的孙贤章(化名)和88岁的李念珍(化名)顺利出院回家。

这一天,也是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钟竹青副主任率领的护理团队接管中法新城院区B7西病区的第44天,累计70多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从这里治愈出院。

入院33天,“一定要在一起”

2月20日 入院

“小姑娘,我老伴住哪间房,我要和他一起住,最好住在一眼可以看得见的地方。”88岁的李念珍奶奶在病区接诊处询问。

“是刚刚进来的孙爷爷吗?”工作人员问。

“是的是的!我们一起从蔡甸区人民医院转过来的,她们把我安排到别的病区,我不去。我要求来你们这里,我要随着我老头子,他只听我的……”李奶奶一边咳嗽,一边孩子气的央求医务人员,让自己留在中法新城院区B7西病区。

2020年,是孙爷爷和李奶奶结婚的第66个年头。老两口一起住在武汉的一所老年公寓。今年春节期间,李奶奶先出现了发烧、感冒症状,公寓对他们进行了隔离。送往蔡甸区人民医院之后,二人分住在不同的楼中,已多日未见。这次转来同济医院,二人因基础疾病不同,原本被分在了不同的病房。

得知二人的情况,接诊的苏红辉组查询床位进行协调,分开了多天的孙爷爷和李奶奶,如愿的住进了同一间病房。

2月26日 高流量给氧

94岁的孙爷爷,除了确诊为重症新冠肺炎之外,还有20多年的房颤病史,胸腔大量积液,下肢水肿。入院后,立即成立了由医生、呼吸治疗师、营养师、心理咨询师组成的个案管理小组,对爷爷、奶奶的身心状况进行全面评估,并共同决策,精准施治。

刚入院时,孙爷爷的血氧含量只有89,呼吸治疗师给予吸氧治疗。吸氧治疗后,孙爷爷的血氧含量有所好转,上升到了92。原本,团队打算对孙爷爷采用进一步的治疗措施,如高侧卧位引流或使肺组织膨胀更好的卧位,但由于年事已高,爷爷实在无法配合,加之有心脏基础疾病,在静脉的药物治疗中慎之又慎。2月26日,在孙爷爷病情没有严重到需要用高流量给氧呼吸机的情况下,团队为孙爷爷用上了高流量给氧呼吸机,并想办法通过摇高床头改变爷爷的体位。通过这样的方式,孙爷爷缺氧的状况逐渐好转。

\

3月5日爷爷住院后第一次下床,径直走到奶奶床边,紧紧拉着奶奶

3月4日 胸腔穿刺

肺部炎症逐渐好转后,孙爷爷的病情又出现了新的问题。由于多年患有房颤,心脏的血量减少,孙爷爷双侧胸腔布满了大量积液,压缩肺组织的扩张,更近一步加剧了心肺疾病,形成恶性循环。

3月4日,团队为孙爷爷进行了胸腔穿刺引流,在减少胸腔积液的同时,要考虑到老人蛋白质的丢失引起的营养问题,团队成员立马把自己的全能素、蛋白粉等营养物质送给爷爷,并每餐调配好督促爷爷奶奶坚持喝,队员们更是在自己驻地喝到什么营养的汤、廋肉粥等一定会带一份给爷爷奶奶。在这样精心入微的照料下,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周左右的时间,孙爷爷胸部的积液便引流吸收,效果非常好。

3月16日B超

最关键的两个问题解决了,团队担心起新的问题——2019年9月,孙爷爷进行了骨关节手术,这样的高龄患者很怕深静脉血栓。3月16日,团队为爷爷做了B超,发现深静脉血栓后,加强了抗凝治疗,严密监测下肢水肿及血栓脱落风险,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爷爷这一双“大长腿”。好再到今天爷爷有惊无险的平安康复,踱着慢步出院了。

李奶奶原本在3月中旬已经达到了出院标准,但看不到爷爷恢复,她也坚持不肯出院。“一定要和他在一起。”李奶奶说。

\

孙爷爷和李奶奶治愈出院

“以一敌三”,既是医生,也是技士,同时还是护士

“简单的理解,呼吸治疗师主要是帮助患者进行呼吸康复。但实际上,呼吸治疗师需要关注的很多,譬如患者呼吸治疗过程中呼吸机的管理和调控,患者的生化指标,根据患者病情的轻重程度,采取不同的治疗手段。国外的呼吸治疗师可能分的比较细,有医生、技士、护士,但我们国内的呼吸治疗师几乎是‘以一敌三’,既是医生,也是技士,同时还是护士。”钟竹青介绍。

2月9日,140人的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团队接管中法新城院区B7西病区,第一批收治的重症患者多达48人,这些患者平均年龄是67岁,多合并有各种基础疾病,在对患者了解不够充分的情况下,只能先进行氧疗和物理治疗。而能够对患者所需要的氧疗等治疗进行识别的,必须是呼吸治疗师或接受过相关培训的医务人员。

面对紧张的情势,钟竹青紧急调整方案,将6位有呼吸治疗师资质和6位接受过肺康复相关培训的护士分配到各护理小组中,保证每班都有呼吸治疗师在守护“呼吸”。由他们12位负责监看呼吸机,监测患者缺氧状况,一旦发现情况,立即给予体位改变、调节呼吸机模式或参数、增加氧量等治疗,在综合分析下对给氧支持直接做出决策,在风暴来临之前,提前干预,将风险前置,主动出击。

在众多呼吸治疗师和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医护的共同努力下,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从2月14日后没有一位重症患者转出,累计治愈出院人数超过70人。钟竹青也获得了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决定授予的“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
 

/var/folders/t8/rttzhtj55hs_kmwxxwr5cnpc0000gn/T/com.microsoft.Word/WebArchiveCopyPasteTempFiles/20200320162915_58111.jpg

工作中的钟竹青

\

为患者进行呼吸治疗
 

新冠肺炎疫情的突发,让钟竹青所从事的呼吸治疗师这个听上去有些陌生的职业,逐渐为人所知。

呼吸治疗师,简称RT(respiratory therapist),最早起源于美国,是介于医生与护士之间的一类新兴职业。曾有人比喻,“医生是船长,那么呼吸治疗师就是水手,各司其职,共同为患者保驾护航”。

2020年1月2日,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发布《关于拟发布新职业信息公示的通告》,“呼吸治疗师”被纳入16个新职业之一。

“呼吸治疗师的工作内容涉及呼吸支持、气道管理、床旁肺功能监测、肺康复、早期活动等,并只是操作呼吸机那么简单,不仅要有扎实的理论知识,积累临床经验的同时更要不断学习。”北京朝阳医院呼吸治疗师袁雪在2020年1月17日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重症监护室以外,肺功能室、气管镜室、呼吸科普通病房、睡眠监测室等都需要呼吸治疗师的辅助。

这样一个在新冠肺炎治疗中发挥重要作用的职业,在全国仅有约500人。“全国只有500人,呼吸治疗师缺口很大。”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罗凤鸣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

2020年3月20日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护理团队在同济中法院区为24支国家队护理同行举行的呼吸康复实例讲解的合影

最好的爱情,“80”“90”和“80”“90”

在这次出征的100多位医护人员中,只有14位70后,其他都是80后和90后,占到总人数的80%以上。

这里面,还有两对“80”“90”的小夫妻。

2月7日晚,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发出驰援武汉的倡议书,1小时内130人的队伍就组建完毕,两对夫妻在各自的科室双双报名,相约共赴战场。

同是90后的胡鹏和索冉冉,一个是急诊科护士,一个是普外科护士。两个人不久前刚领了结婚证,打算在3月举行婚礼。

80后的田鹏伟和90后的李妮,有着一对可爱的儿女。田鹏伟便是此次主要负责护理孙爷爷和李奶奶的呼吸治疗师,他的妻子李妮是妇科护士。

image001.jpg?x-oss-process=style/w10

2月14日情人节,田鹏伟、李妮夫妇“互赠礼物”,给对方注射提高免疫力的胸腺肽α1

“爷爷奶奶结婚60年,真正是一辈子同甘共苦”,94岁的孙爷爷和88岁的李奶奶之间矢志不渝的爱情,让田鹏伟艳羡不已。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和李妮、胡鹏和索冉冉的爱情故事,同样也让其他人艳羡着。

“希望有一天,大家可以不用戴着口罩相见,自由的呼吸新鲜的空气。”钟竹青在接受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采访时感叹。

这一天,武汉大学的落樱上了热搜,隔着屏幕,似乎能感受到秒速五厘米的温柔飘落,和空气中弥漫的甜美气息。

“出院我们还要好好过几年,我还没有过够!”李奶奶说。

“咱们再去唱几句(戏)!”孙爷爷回应。

樱花落在发梢,且以深情白首。这世上最浪漫的事,不过死生契阔之后,仍可与你执手偕老。

(责任编辑:李宁)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