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从湖北到上海返工,我差点露宿街头

2020-03-23 08:28:35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从湖北到上海返工,我差点露宿街头

(健康时报记者 李桂兰 孙欢)“这个年对于我来说,真的有点长了!1月21日,我还在犹豫要不要从上海回湖北老家过年,思乡心切,想着还是回去陪陪老父亲老母亲, 22日我从汉口倒车回到湖北荆门,23日武汉封城,自此,我的春节假期变成了两个月。”小赵(化明)回到荆门后主动报备了社区,因为是从汉口转车,一家三口也就被隔离在自己家里了。

“好在亲戚从农村送来了很多的菜,都囤在阳台上,加上我们家过年有备很多菜的习惯,也不用出门,每天自己就对着老父亲老母亲,过着快乐的小日子,没啥负担,一开始还挺开心,当然,也因为从汉口转车,家里人都有些担心,别一不小心感染了,毕竟大过年的,情况还不明朗。”

每天呆在家里浏览各种信息,也感到心慌,家里的长辈经历过SARS,也很警惕,大年三十那天,荆门开始出台各种限制政策,各种信息来的时候就像带着铃铛一般在提醒我,荆门也要封城了!有亲戚也提醒我,中午吃了团年饭就赶紧回上海,免得回不去了。可我还有侥幸心理,想着初一再走吧,谁承想,出不了城了。

1月25日,大年初一,湖北荆门火车站出发通道正式封闭。

随后就是漫长的在家苦苦等待的过程,正月初七、正月十五、二月初二……每天在家都在期盼着解封的消息,但等来的却是一个一个的坏消息,慢慢地,消息似乎逐渐好了起来,2月24日荆门清零。“期盼解封的心情变得更加迫切,毕竟在家办公还是会有很多的不方便”。

“3月18日下午一点左右的时候,在社区工作的朋友给我发来信息说,点对点可以出省,赶紧办理相关手续,联系出去的方式。”在家“隔离”了小两个月,颇有些激动。

“这些天一直在张罗着相关事宜,就等着这一天!”小赵说,下午4点前就准备好了离省证明,包括荆门社区健康证明(社区医生签字)、上海市允许公司复工证明、公司允许我复工证明、湖北健康码。

\

刚好小赵之前认识的一个老乡也要回上海,就由这位老乡的大哥载着他们两人到了上海的高速路口,放下他们后,自己又去了深圳。“一路上大家还是很紧张的,特别是在湖北境内的时候,我们约定了湖北境内不下车,不进服务区不上厕所,到了安徽境内才在服务区上厕所。”小赵说,大家也担心感染病毒。

“我们是通过专设的湖北专用通道测了体温后进的上海,只是进了上海能去的地方不多,19日,我差一点就睡大马路了!”小赵介绍,来上海的前两天她就已经跟公司,公司所在地松江的社区联系过,公司的意见是社区那边负责专门的隔离,公司的宿舍不具备隔离条件。而公司所在的新桥社区却说,没有足够的房间提供,没法隔离,如果小赵强行来上海,进入宿舍的话,就只能将他们公司的宿舍整栋楼都隔离了。

“想着去上海的亲戚家,小区的门也不让进,千里之行,就差那一步。好在之前认识的一位老乡,联系浦东的一社区,看我一女孩,愿意接收,我就打了车去了浦东。”小赵回忆说,19日上午9点半左右到达上海,到达浦东隔离酒店(住满)联系社区换了两个地方办理隔离入住(160元/天,不含中晚餐)。“就是那种很普通的快捷酒店,好在不至于露宿街头。”

“在路上我们也看到了滞留在高速路口的湖北县市点对点大巴,真的是一路囧途,20日,在隔离酒店里,我就看到新闻里爆了出来。但同样,还有一篇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说的是一位英国籍外来女婿不愿集中隔离,居委会为他巧安排,想想自己这两天的经历,真的是感概万千。”小赵谈起这次疫情,感触最深的是“湖北人”被标签化了,似乎身份证上的这个省份在一个春节后,变得特别刺眼。

“没想到,22日早上10点多,酒店打扫卫生的阿姨就在外面喊我们,隔离的人可以出去了,政策出来了大家不用隔离了!”原来是,出了新政策,湖北除武汉以外地区不再作为防控重点地区,不再对这些地区新入沪人员实施14天的隔离。

小赵立马联系在上海的亲戚,下午1点,小赵已经坐在了亲戚家的沙发上。

“一切来得都太快,连个照片都没拍。”小赵笑着说,“公司让我先居家隔离一周,然后再考虑复工的事”。

(责任编辑:荆雪涛)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