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为了上网课在悬崖边、山上找信号!什么时候能开学?

2020-03-15 08:21:47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四川广元市旺苍县金银村的杨秀花(化名),在悬崖边学习到下午5点才回家。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的张鹏(化名)为了顺利上课,一家人举着手机在附近的小山坡上四处搜索。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李超然)四川广元市旺苍县金银村的杨秀花(化名),在悬崖边学习到下午5点才回家。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的张鹏(化名)为了顺利上课,一家人举着手机在附近的小山坡上四处搜索。

“家里只有我有手机,但两个孩子要同时上网课,过两天我就要复工了,孩子的学习可怎么办啊?”疫情期间,住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永源镇的徐静(化名)也在为孩子无手机可用而犯了愁。

在家里进行远程线上教育,这对很多农村的学生的学习是一个难捱的寒冬。如果不想在返校开学前落下功课,他们就必须要想些办法。

\
广东省清远市学生在村委会上网课 岳睿摄

\
一名学生正在家中上网课

为了上网课,在悬崖边、山上找信号

四川广元市旺苍县金银村的杨秀花,每天六点就要起床跑到离家4公里远的一个悬崖边。

当问及为什么要去悬崖边时,杨秀花的回答是:想好好学习。因为只有这里信号特别稳定,装上了一天的口粮,在悬崖边学习到下午5点才回家。

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的张鹏(化名)也住在山脚下,无线信号被严重遮挡,一家人举着手机在附近的小山坡上四处搜索,在距家不远的一处山坡上找到了较强的网络信号。

张鹏的妈妈给他准备了一个暖水袋和一个保温杯,一家人找出了多年不用的老木桌和椅子,搬到了山坡上,以便他记笔记。“后来我们发现,天气太冷孩子也握不住笔,还是把桌椅撤掉了。”张鹏的妈妈说。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永源镇的徐静也遇到相同的难题。徐静是一名单身母亲,女儿今年读初三,儿子三年级,上个月起,她陆续收到了学校发来的网课通知。两个孩子的网课时间冲突,不得已只能根据课程安排给孩子重新分配“课表”。

“两个孩子很爱学习,一个人的课程还没结束,另一个孩子就守在旁边眼巴巴地等了,有时候我需要拿手机打个电话,孩子都有些不开心。”徐静说。

接到复工通知后,她一直在询问邻居、亲朋是否有多余的手机,但可惜,其他家庭的孩子也要网课,匀不出额外的设备。

工信部发布的《中国无线电管理年度报告(2018年)》中提到,截止到2018年底,全国已有24个省市的移动电话普及率超过100部/百人,全国移动电话用户普及率达到112.2部/百人;宽带发展联盟发布的第十一期《中国宽带普及状况报告》也显示,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我国固定宽带家庭普及率达到86.1%,移动宽带(3G和4G)用户移动宽带用户普及率达到93.6%。

在人手一部手机的时代,依然有些人用不起手机,在网络覆盖率逐年增加的情况下,依然有信号的“漏网之鱼”,是在疫情时期全国停课只能网络授课的极端境况下,互联网和设备差距导致的教育差距,变得尤为明显。

没设备、没网、没信号是学生面前的三座大山

“学校在开通网课前给我们发了一个调查问卷,问家里有没有上网课的设备和网络条件,但只给了两个选项,一是有,二是没有但能解决,但是学生们有什么条件解决呢?”家住郑州的郑宇(化名)哭笑不得地告诉记者,真正无法上网课的学生可能连网上求助的机会都没有。

没设备、没网、没信号,是摆在很多学生面前的三座大山,而这些又与地区和家庭的贫困挂钩。

“在这些有网课求助需求的学生里,都有很明显的特征:贫困地区、家庭困难、留守儿童。”王雪(化名)不久前组织一群志愿者在网上发起了“网课一对一”帮扶计划,搭建了一个求助的学生与捐赠设备的热心人沟通对接的平台,王雪告诉记者,目前已经累计收到了近150条求助信息。

随着技术进步和国家相关政策的出台,智能手机设备与互联网资费价格已经在逐步降低,但对于本来就有经济困难的家庭来说,网课开支确实不是一笔小数目。

记者算了一笔账,按最低成本算,能够流畅使用网课平台的设备中,电脑价格至少要3000元,平板至少需要1000元,智能手机至少需要几百元,宽带费用每月约在100元,流量费用在几十元到一百元不等。

徐静说,自己近两个月无任何收入,平时的工资是每月2500元左右,需要负担起全家所有的生活开销,如果为两个孩子各配一部手机,只会让本来就拮据的生活更加捉襟见肘。而且在孩子返校上课后,手机就无用了。

“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召集大家把闲置的智能设备或手机卡捐献出来,但是如果当地没有网络信号,我们也无能为力。”王雪说,网络条件差最终还得靠当地电信运营商解决问题。

什么时候能开学?

不让任何一个孩子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去网上学习的机会,一直在努力。

3月5日晚上,徐静的朋友给她转发了一个问卷,说可以把求助信息填到里面,有个热心组织在帮助联系设备。徐静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填了家庭情况,随后志愿者联系她核实了一下信息。令她意外的是,7号下午,志愿者便告诉她,孩子的设备有着落了,有人愿意提供一部手机和一台平板给孩子使用。

“愿意帮助我们的女士给我们打电话问了一下哪家快递方便,还问孩子们缺不缺其他学习用品。”徐静说,她让两个孩子加了对方的微信,发去了一句真诚的“谢谢”。

3月3日,工信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宽带网络助教助学工作的通知》指出,各地通信管理局组织基础电信企业加大宽带网络和4G/5G基站建设力度,并鼓励企业重点面向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推出特惠流量包。

截止到发稿时,王雪和她的团队也完成了所有求助信息的捐赠者匹配工作。

“我们还是希望能回学校上课。”多名受访学生不约而同地向记者表示,网课学习的效率并不如课堂高,而且没有了全班同学集体学习、讨论的氛围,“

总感觉缺了点味儿,有时候学不下去”,但是,每当他们问起开学时间,得到的回复永远都是“不知道,等通知”。

什么时候能开学?教育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登峰曾表示,需要符合三个条件再考虑开学:一是疫情基本得到控制,是由国家来判定的,具体可能要精准到县一级的疫情防控情况;二是社会家长都认为,或者绝大多数同意说现在开学是安全的;三是开学后必要的防控物资和条件都到位。

目前,除甘肃、贵州、内蒙古等个别地区划定了开学日期不得早于特定时间外,全国绝大多数省市教育部门及学校都未明确开学时间,继续延迟开学。

(责任编辑:张爽)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