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曾让医生崩溃大哭的武汉市第五医院,如今怎么样了?

2020-03-12 13:06:55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生命太脆弱了,上一秒好好的,下一秒就走了。都不知道活着意义是什么了。当时最难的就是看着那些人,无能为力。”汤晨感叹。

(健康时报记者 梁缘)

“你能看见病人的血氧就这样一点点地垮下去,人就这样没了。”汤晨印象最深的是15床48岁的一名男患者,临下班测体温还好好的,35.5℃,结果刚换班就在工作群里听到值班同事说人已经走了。

“生命太脆弱了,上一秒好好的,下一秒就走了。都不知道活着意义是什么了。当时最难的就是看着那些人,无能为力。”汤晨感叹。

从疫情爆发到如今,武汉市第五医院,这所老牌三甲医院已数次登上网络热搜,从除夕夜咆哮崩溃的急诊科医生,到捐赠物资被拒而被“人肉”的护士长,再到行政人员补助超过一线医护人员的争议事件……舆论场中的武汉第五医院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现在34张床位只住16个病人,每天工作8小时改回了每天4小时。只想疫情早日结束,能和家人见上面一起吃顿饭。”在武汉市第五医院一发热病区护师汤晨(化名)看来,现在已经熬过了最难熬的阶段,从最艰难时刻每夜辗转难眠、提心吊胆,到现在科室同事之间已经有心情在防护服上任性“作画”了。

最吃紧的十几天:

“15床连死了四个人”

1月24日除夕上午,一段视频在网上疯传。一位穿着防护服的医生打电话时咆哮大哭:“我们不想回家过年?我们不想活?”一时间火速刷屏。

 


 

不止急诊科主任郑先念,医院很多医护人员都没见过这种“阵仗”。

自1月22日起被确定为武汉市中心城区发热患者定点收治医院,武汉市第五医院门诊大厅就围挤得水泄不通,很多患者连夜蹲守六七个小时也等不到一个叫号或床位。“病人问什么时候能住院?我们也不能给出确切的回答,爱莫能助。”

“最严重的时候是从1月26号开诊到2月中旬,我印象最深的是15床。15床连着死了四位患者。”汤晨说,有病人进来就意味着有人去世,当时ICU的床位也很紧张,根本没法转。

“你能看见病人的血氧就这样一点点地垮下去,人就这样没了。”汤晨印象最深的是15床48岁的一名男患者,刚测体温、吃饭吃的还好好的,再去看血氧就降到了60%左右,呼吸急促,换完班就在工作群里听到值班同事说人已经走了。

“用84消毒液棉球塞住口鼻,用双层床单包裹尸体,放到裹尸袋里,医生开具好死亡证后通知医务处联系殡仪馆来拖尸体。”汤晨感叹。患者死后的尸体料理也是护士们负责。“用84消毒液把口鼻全部塞住,用白色单子把尸体裹住,放到裹尸袋里,然后再通知医务处开死亡证,通知殡仪馆来拖尸体。”汤晨说,一般累计到七八具时,殡仪馆会上门收一批。而由于当时试剂盒紧缺,有些病人都没做过核酸检测,所以死亡病例上没有写明是因新冠肺炎而死。

最心酸的那几天

瞒着爸妈被隔离,不被患者理解

2月8日开始,汤晨开始出现咳嗽带血,这让她有点慌了神。每晚睡觉前都辗转反侧,回想自己口罩、护目镜是不是没做好防护。第二天拍了CT发现右下肺有少许阴影,主任建议她先在家隔离一周。

“这一周在家没敢跟爸妈说,他们都以为我还在上班。”直到2月14日,再次检测发现确实未被感染,汤晨才长舒一口气,发了条朋友圈,“我爸我妈说我是‘骗子’,现在再也不信任我了,要求每天视频都必须绕着背景看一圈才放心。”汤晨开玩笑说。

除了瞒着家人,在跟患者相处中,有时也并不那么愉快。

由于疫情期间没有正式清洁工,清洁工作基本被护士们承包了,即便这样,也有些患者嫌弃护士做得不到位,甚至说出“你们情愿坐着也不愿意起来打扫”这样的话,让汤晨觉得有些心寒。

“有一个女患者核算检测已显示双阴了,但她总觉得全身不舒服,过几分钟就要按一次铃,一会儿让测血压,一会让测血氧,一会让吸氧……”回想起这位女患者,汤晨印象深刻。在身体条件已经符合转去放舱医院的情况下,她仍然拒绝去方舱,在办理出院后仍在医院多待了两天。在被医生多次劝说出院之后,指着医生的鼻子说:“你就是一个没有医德的人!”

“也许是在医院,疫情更严峻,但我们都在努力让一切变得更好。”汤晨说。

守得云开见月明:

34床只住11人,每天工作8小时调回4小时

从2月9日起,汤晨所在科室的死亡病例正式清零。现在34张床位只住着11个病人,每天都有安排出院的患者。相比最高峰时候每天工作8小时短暂休息后随时待命,现在护士们的工作时长已经调整回了4小时每天。晚班由两个人调整回一个人,一周可以正常休息两天了。

“疫情在慢慢好转,但对我们来说,感受到的最大的不同,不是工作流程,而是心境。一开始的时候,我特别焦虑,每天都睡不好,提心吊胆,不知道明天会面临什么,是不是被感染了,是不是没有防护到位,口罩是不是哪里有问题,稍微咳嗽一下都担心被感染。现在很坦然,感觉习惯了。”

由于没那么忙了,这几天闲暇时间,汤晨和同事们还会在防护服上画画。在她朋友圈中,多了对热腾腾早餐的期盼,有了对工作举重若轻的调侃,炫出了自己包包子的“高超技艺”……这意味着,生活终于开始向着正轨转变,汤晨相信,武汉的春阳将在不久的将来如约而至。

相关阅读:这位医生为什么朝着电话哭嚎?

(责任编辑:李宁)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