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17年前的SARS孕妇都怎样了?

2020-03-07 08:53:40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在这场疫情中,最担惊受怕的莫过于老人和孕妇。关于是否存在母婴传播,目前专家的普遍说法是“证据不足”“暂未发现”。在未得到准确结论前,我们不妨回首下17年前的SARS,同为病毒性肺炎,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邹世恩)在这场疫情中,最担惊受怕的莫过于老人和孕妇。关于是否存在母婴传播,目前专家的普遍说法是“证据不足”“暂未发现”。在未得到准确结论前,我们不妨回首下17年前的SARS,同为病毒性肺炎,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截止到2003年底,全球范围内一共确诊SARS病人8096例,死亡774例。其中,孕妇的SARS患者有多少病例,已无从考证,有关报道都是零星的,我们经过文献检索,筛除掉重复发表的病例,总结如下:

文献回顾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6例:我国首例感染非典的孕妇来自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据统计也是全球首例。病人30岁,双胎妊娠,因可疑“双胎输血综合症”于27周时住院治疗。因丈夫有病人接触史,孕妇在29周发病,诊断SARS。31周5天胎膜早破,行剖宫产娩出两男婴。新生儿无SARS临床表现和感染证据,但是听力及运动神经发育稍落后、肌张力高,经过治疗后有改善。孕妇产后逐渐恢复。

该团队先后一共救治6例SARS孕妇,除了首例情况如前述之外,其他5例诊断SARS时孕周15-40周不等。孕周最小的15周2天,也是双胎妊娠,23周时其中1胎死亡,26周孕妇诊断肾病综合征,33周6天因胎儿窘迫剖宫产终止。其他4例均足月后分娩。

双胎之一死亡,其发生原因尚不十分清楚,可能与双胎输血综合征、胎动过多造成脐带扭转、盆腔相对狭窄、胎盘发育受限等多种因素有关。没有证据证明与SARS相关。

一共6例孕妇,3例产前有胎儿窘迫,1例宫内发育受限,共生出7名新生儿。在之后的随访过程中,3例早产儿发育稍落后,4例足月分娩的发育完全正常,这说明婴儿的发育可能主要与胎龄有关,其次也可能与母亲的病情轻重即高热、低氧血症的程度有关。

所有新生儿均未见畸形,出生时均无窒息,均无SARS临床表现,检验指标均阴性。

北京地坛医院3例:诊断SARS时,孕妇年龄23-33岁,孕周最小8周,为异位妊娠;20周1例治愈后自己意愿做了引产;30周治愈后因羊水过少回当地医院引产。

香港12例:香港的12例SARS孕妇,年龄24-44岁。诊断SARS时,有7例为早孕期。早孕期病人共2例住进ICU,孕妇死亡1例(14%),有4例在发病后2-5周时间发生自然流产(57%),2例在SARS治愈后因社会因素选择人工流产,只有1例继续妊娠。中晚孕期病,4例住ICU,4例早产(80%),4例剖宫产,2例胎儿发育受限,最后孕妇死亡2例(40%)。香港的病例中均无SARS病毒会母婴垂直传播的证据,因为出生的所有新生儿均无SARS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测指标也是阴性。

加拿大1例:孕2产1经产妇,孕31周时诊断SARS,住院治疗21天,未住进ICU。然后足月顺产一女婴,新生儿没有异常,也无SARS感染证据。

媒体追踪

全球首例感染非典孕妇:孩子成长曲折现已如常

2003年2月14日下午5点,邓若静产下双胞胎男婴,同时启动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三个身份:“非典妈妈”,而且还是全球首例感染非典的孕妇。

产后第3天她的体温从一度飙升至40摄氏度的高烧开始慢慢下降,31天后平安出院,然而孩子却面临发育迟缓的问题。后来逐渐有了起色,从一个星期内相继学会了抬头开始,两个孩子开始向正常孩子迈步。1岁3个月能够走路。1岁8个月说话清楚。2岁以后,除了哥哥的甲状腺还需要药物辅助,双胞胎的身体指标和其他同岁的孩子几乎看不出差异。

2005年4月,美国专家来广州全面检查了两个孩子的身体后,惊讶地连声重复说:“Miracle(奇迹)。” 然而这个家庭对“非典”的恐惧久未散去。上小学以后,每逢孩子在学校有诸如过多的打闹,上课走神做小动作甚至考试成绩波动等小常态,都会瞬间引来夫妇俩“难道还有问题”的怀疑。

应对这种怀疑,邓若静屡屡条件反射般的自我宽慰:“现在这样已经不错了,想想当初生下来那时候的情况,我们的要求就不要那么高了。”降低对孩子的期许是这对“非典”迷宫里的父母最初以这种方式应对焦虑。而今,这对幸运的双胞胎兄弟早已同寻常小孩一样活泼,只是成长的过程比寻常小孩曲折了些许。摘自新快报《非典妈妈非常十年》

非典最危重孕妇患者:当年失腹中女今如愿

在深圳市纪念抗击非典10周年活动上,深圳当时收治病情最重的非典患者郑女士特意从北京赶到深圳参加活动。2003年4月19日下午,在北京工作的郑女士飞到深圳看望父母。到深圳第二天就开始低烧、腹泻。当时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仅吃了点银翘片,未料到病情恶化,发烧咳嗽越来越严重。4月28日转入东湖医院时,郑女士咳嗽加重,呼吸越来越吃力,出现了呼吸窘迫综合症和严重的呼吸衰竭。5月4日专家组大胆尝试将康复病人恢复期的500毫升血清先后分两次注入郑女士体内,直到5月7日,郑女士才脱离危险,5月8日才除去呼吸机。出院后10天,因为担心病中使用大量的抗生素会影响胎儿健康,她到市人民医院做了清宫手术。“当时胎儿已经五六个月大了,是个女儿。还是活的,心脏很好。”

她淡然的表情却令现场的人无不沉默。2012年8月,郑女士才诞下一女,“上次是女儿,这次还是女儿。”摘自广州日报《非典最危重孕妇患者:当年失腹中女今如愿》

专家总结

孕妇在妊娠期,体内生理发生巨大变化,包括细胞介导的免疫状态和肺功能的改变,可能影响到肺炎易感性以及严重程度。比起非孕期,妊娠期肺炎的病情相对会更重,更需要重症监护室的呼吸机支持;而病毒性肺炎又比细菌性肺炎的发生率和病死率都高。

医护人员更容易在早孕期感染SARS,自然流产率高,是否引起胎儿畸形还未知。所以,建议做好早孕妊娠检测以及自我的防护措施。中晚孕期感染的SARS病例,由于肺功能衰竭,易造成胎盘解剖和功能减退,胎儿宫内生长受限及胎儿窘迫发生率增加。但新生儿畸形发生率并不增加,也没有证据表明SARS病毒可以通过母婴垂直传播给胎儿。

参考文献资料:

①张睿,张建平,王蕴慧,黄雪梅.:首例妊娠合并SARS的诊治成功报告[J].],中山大学学报(医学科学版),2003(04):307-309.

②王蕴慧,张睿,张建平,陈雷宁,谭剑平:.SARS感染对妊娠结局及胎、婴儿的影响[J],.中华围产医学杂志,2004(03):27-30.

③张丽菊,王玲.:妊娠并发传染性非典型肺炎3例临床分析[J],.实用妇产科杂志,2003(04):244-245.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