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武汉疫情下的外伤重症患者:三次发烧,经历世界范围内罕见手术

2020-03-01 16:16:08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遇到了这样百年难遇的幸存者,我既激动又紧张,激动是觉得这种情况能活下来,真的不容易。而紧张是因为接下来我们作为医生能否赢得这一局,挽救她的生命。”关邯峰介绍,接下这名患者之后他查阅了大量的文献,国外有过这种病例的报道,但国内几乎所有的骨科医生都只是听说过,没有遇见过。

(健康时报记者 王艾冰)“这位患者的脱位情况并不罕见,但对我们医生来说却不常见到,因为绝大多数跟她一样的病人,受伤当场,或者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就死亡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关邯峰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疫情期间,收治了一名外伤重症患者,但这种外伤在世界范围内都很罕见。

一场几乎所有骨科医生都听过,却没见过的手术

从关邯峰的讲述中,记者依然能听到他当时紧张又激动的心情,他口中的这名患者,陈兰(化名)今年49岁,来自湖北省黄冈市龙感湖农场。

“2019年12月8日,她骑电动车去串亲戚,回来的路上不幸跟一个大货车追尾,随后就昏迷了。”陈兰的丈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妻子在当地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治疗了20天,但由于当地医院条件有限,转到武汉进一步手术治疗。

陈兰入院后被诊断为寰枕关节脱位,脑外伤,下颌骨骨折,舌骨骨折,肋骨骨折,肺挫裂伤。且在他们当地医院已经进行了行气管切开、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等治疗。

“虽然可以自主呼吸了,但是情况依然很危险。”关邯峰介绍,陈兰入院当晚就开始呼吸困难,即使她用尽全力呼吸,也无济于事,只能紧急转入ICU。

“在把她送到ICU的路上,我以为这个病人很可能难以恢复了。”关邯峰说,让我惊讶的是,第二天上午我去ICU看她的时候,她已经清醒过来,她是一个难得的心态极好的病人。在这种情况下,关邯峰和院内的专家紧急会诊,结论是尽管困难重重,也必须应该尽快手术。

“遇到了这样百年难遇的幸存者,我既激动又紧张,激动是觉得这种情况能活下来,真的不容易。而紧张是因为接下来我们作为医生能否赢得这一局,挽救她的生命。”关邯峰介绍,接下这名患者之后他查阅了大量的文献,国外有过这种病例的报道,但国内几乎所有的骨科医生都只是听说过,没有遇见过。

先后有过三次发烧,医护人员非常紧张但不会退缩

手术原定于1月10日,不料那天早上,陈兰开始发烧。此时,令人揪心的新冠肺炎,已经开始让身处武汉的关邯峰有所警觉。

“我们医院已经有医护人员感染,再加上病人本身做了气管切开,她一旦感染,传播力非常强,如果是新冠肺炎的话,我们的医护人员将非常危险。”关邯峰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因为这次发烧,我们不得不取消了手术,5天后,检查结果才显示她没被感染。

“手术方案都是反复经过打磨的,如何复位?在手术操作过程中,病人会否出现心跳呼吸骤停?这些手术中可能面临的危险,都经过了反复的推演和设计。”关邯峰介绍,陈兰下午4点进入手术室,因为术前准备、麻醉等每一步都容不得半点瑕疵,所以手术开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了。而做完手术已经是凌晨,整个过程持续了近10个小时。

记者问在手术室经历了什么?关邯峰说,“现在回想起来能记得的只有手术很顺利。”

“病人术后先后有过三次发烧,每一次科室的医护人员都非常紧张,因为当时科室里已经有两个病人和一个医生已经先后被确诊了。”关邯峰说,还好,每一次发烧后的检查结果都显示没被感染。

做完了手术,陈兰痰液非常多,护士每天都要不停的为她吸痰。吸痰时,病人刺激性咳嗽,气流喷薄而出,如果病人是新冠肺炎感染者,护士很容易被感染,而护士每次做这项工作的时候都不能百分百保证她没有被感染。

“前两天我为她换了一次气管切开的套管,这会刺激她的气道,当时她剧烈的咳嗽,每次咳嗽都从切开部位会有一股很强的气流。”关邯峰坦言,当时心里确实很紧张。

康复的路还很长,但希望一直都还在

“我反复跟她丈夫说,你千万不要出去,就在病房里待着,要是传染给妻子,她就九死一生了。”关邯峰说。

从做完手术到现在,陈兰的丈夫已经整整一个多月不怎么出病房了,每天到了吃饭的时候,食堂会有人把饭送到病房门口,“不能出去,因为妻子是病人,我出去带病毒回来给她怎么办呢。实在需要买些东西的时候,就快速的去医院内部的超市买一点,赶紧回来。”陈兰的老公紧张地对记者说。

“我妻子一辈子都在吃苦,所以我一定要把她的命保住,就算她一辈子都瘫痪在床,只要她人在,这个家就是家。”

“作为一名医生,免不了与生死打交道。见过太多命运多舛的心酸故事,有时候怀疑人生。但总会有一些病人和家属,用他们的实际行动和我们一起讲述着生命的奇迹。”关邯峰说,“术后第一天,患者躺在ICU的病床上,全身还是瘫痪状态,身上插满了管子。我照例去看望她,没想到病人浮肿的脸上竟然绽放出一个顽强的笑脸。”

从医多年,关邯峰很少能在ICU病房看到如此的笑容,这个笑容宽慰了他们所有医护人员紧张的心情。

“我妻子现在说话也不利索,都是支支吾吾的,但是总是会用尽力气跟我说,要谢谢关教授。”陈兰的丈夫告诉记者,每次,他妻子见到关教授,都会紧紧的握住关教授的手。

“以后她康复的路还很长,但希望一直都还在。”关邯峰说。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