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武汉义务送药人吴悠被举报,已为600多户送去药品和防护物资

2020-02-28 15:30:48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一个月前的武汉是一种很焦虑、很压抑的状态,当时想着为需要药的人,尤其是老人送药,或许会让大家的情绪缓和很多,”2月28日,25岁的吴悠向记者陈述自己最初送药时的状态及想法,也就在三天前,吴悠被人举报因送药“赚差价”,进而被警方介入调查。

(健康时报记者 孔天骄)“一个月前的武汉是一种很焦虑、很压抑的状态,当时想着为需要药的人,尤其是老人送药,或许会让大家的情绪缓和很多,”2月28日,25岁的吴悠向记者陈述自己最初送药时的状态及想法,也就在三天前,吴悠被人举报因送药“赚差价”,进而被警方介入调查。

\

吴悠在整理求助送药的具体信息/受访者供图

义务送药,被举报“赚差价”

“您好,等一下,我现在在照顾我奶奶,”这是2月28日上午,在健康时报记者联系到吴悠时,他说的第一句话。

吴悠的奶奶今年77岁了,因脑出血住院治疗,现在还有些脑梗,吴悠这几天一直在照顾着。

“1月23日,武汉开始封城,全市公交、地铁等都暂停运营,我主要是自己小区里面送些口罩,1月25日,考虑到隔离中的人买药困难,开始给武汉全市区送药,”吴悠讲到,自己主要是骑电瓶车为网上的求助者义务送药,这些求助者主要是通过微博联系到我们,而跟他一起送药的人,除了吴悠还有他的几位朋友。

\

\

为需要药的人送药/受访者供图

据吴悠介绍,他和他的朋友们已经为600多户求助者送去药品和防护物资,主要是口罩、预防新冠药物,还有高血压、心脏病、孕妇必需品等。

“刚开始,连花清瘟、口罩、酒精等防护物资都是免费送,阿比多尔、莫西沙星等药低于市场价出售。”吴悠称,很多药都是直接从药店里买的,原价买,然后义务帮忙送,后来联系了一位在药厂的朋友,有一些药物和防护物资,朋友就帮忙拿到低价格的,而这些信息后来警察也都一一核实了。“在比较忙的时候,深夜还在送药。”

“回来的时候,也会偶尔遇到电车没电的情况,这时,我就把电瓶车当自行车骑着回家,回到家里就非常晚了,”吴悠告诉记者,在疫情增长速度最快的那几天,他和他的朋友也依然在给求助者送药。“能送一天是一天。”

唯一的问题,吴悠不具备医师资质

“给需要的人送药,也就想着帮帮忙,后来要的人越来越多,一些药物也都是低于市场价的。”吴悠告诉记者,因为自己是一名老师,也希望自己的学生明白自己这些天做的这些事并不是为了利,“最起码我自己认为是百分之百纯粹的”。

“在收到犯罪嫌疑人通知书的那一刻,我还是有点慌的,因为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收到这样的通知书,”根据吴悠的描述,他是2月25日接到警方通知并被警方介入调查的。

2月27日,也就是被调查的第二天,吴悠发表微博,“我委屈了,就那么一下下。我不仅不退缩,更会继续努力,我行动证明。”

后来警方经过核实,并未发现吴悠有高价售药、赚取差价的嫌疑,唯一有问题的就是吴悠不具备医师资质,不能以个人名义售卖药物。

“这些天,大家都在支持武汉,我的行为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吴悠告诉记者,他还和捐赠方达成口头协议,只要求助者有确诊病例或医生建议、处方,往后所有药物一律免费发放。

\

求助者拿到药品/受访者供图

“吴老师帮忙送药,完全是义务劳动,每天的药也都有记录,而且一直接受大家监督,我们买他的药都是以最低价买到的,一些口罩什么的他还会送给我们。”汉口一位曾经让吴悠送过药的王女士称。

\

微博留言截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愿望,吴悠曾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我一生都希望自己成为钟南山一样的人。”

吴悠对记者说,“这件事后,我曾帮忙送过药的人,他们纷纷在微博留言表达关心,问我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甚至没有交集的人也为我说话,非常感谢他们的理解。”

(责任编辑:韦川南)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