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武汉协和有个插管团队,他们是离新冠病毒最近的医生

2020-02-28 10:51:16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是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收治医院,而陈向东所在的麻醉重症急救插管团队,是离病毒最近的医生团体。从2月12日成立到如今,他所在的团队已经成功进行插管60多例,而这样与死神正面博弈,抢夺生命的关键时刻,依然每天都在上演。

(健康时报记者 孙欢)受访专家:陈向东,武汉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

“患者呼吸困难,意识模糊,呼吸60-70次/分,心率高达170次/分,血氧饱和度低至78%!”

“迅速给药插管!”一声令下,麻醉医生们迅速给药、托面罩给氧、插管。整套操作在2分钟内完成。随后病人情况逐渐稳定,血氧饱和度慢慢回升。武汉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陈向东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深出一口气。

\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麻醉重症急救插管团队为患者插管

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是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收治医院,而陈向东所在的麻醉重症急救插管团队,是离病毒最近的医生团体。从2月12日成立到如今,他所在的团队已经成功进行插管60多例,而这样与死神正面博弈,抢夺生命的关键时刻,依然每天都在上演。

2分钟插管,到离病毒最近的地方去和死神抢人

在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中,插管可以算是最为危险的工作,没有之一。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毒在肺部,呼吸道量最大,而抢救重症患者,插管和手术麻醉都需要看清患者的口咽部位,看清声门然后插管到气道。插管的那一刻,呼吸道呼出的病毒量最大,插管医生不仅被感染的风险极高,对于医生的专业操作要求更高。

\
陈向东(右一)在工作中

“插管前我们会进行大量的准备工作,但是一旦给药之后,从病人呼吸停止到插管结束,都要在两分钟内结束。”陈向东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病人的自主呼吸停掉,体内的供养完全是靠血液中氧气的储备,但是危重病人血氧储备非常差,医生的动作越快,病人越安全。给药之后药物起效是60-90秒,真实的插管速度甚至要缩短到30秒内。”

专业娴熟的操作让病人更安全,另一方面也是在保护医生。“暴露的时间越短对于医生来说就越安全。”陈向东表示,“危险人人都知道,但是这些重症患者不是一个个病例数字,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有家人有朋友,和生命的贵重比起来,这些危险都不算什么。”

3级防护标准,做17个危重病房患者的“守护神”

“刚到达医院的时候,需要插管的危重症患者太多了,往往这边还没做完,那边就在预约,我们10个人完全不够。”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共有16层,17个危重病房里,所有的危重患者插管都由陈向东所在的团队负责。

回忆起插管团队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与辛劳相比,陈向东记得的更多的是满满的感动,“那时候同事们常常今天上夜班,明天上白天,连轴转非常辛苦,但是没有人喊累,没有人退缩。”

如今忙碌有所减缓,10人团队也增加到了16人,但是每天的工作对于插管团队工作人员的身心来说,仍然是巨大考验。

抢救危重病人风险很高,相对的防护等级也是最高的3级。进入重症监护病房前,医生们防护服都要穿上3层、再加上3层手套、护目镜、面屏、头罩。一套装备下来,足足有六层。保障安全的同时,燥热也在所难免。只要稍微动一动,就很容易出汗,为了在进病房前保存体力,医生们在穿好防护服后能不动就不动。

\
陈向东主任和队员们换上防护服

\

为了节约防护服,也为了多救治几位病人,每次进入重症监护病房,陈向东和他的同事们都要尽可能的多待上一段时间,往往是上午10点钟进去,下午5点钟才出来吃中饭。期间不能喝水,不能上卫生间。时间长了,护目镜上都是汗水。“现在没有最开始感觉得那么难受了,可能是身体都习惯了。” 陈向东说。

20分钟集结,最害怕插管团队医生们被传染

2月12日,陈向东接到武汉协和医院紧急通知,要求由麻醉科成立麻醉重症急救插管团队。“作为科室主任,我肯定要去,但是谁愿意跟着,我们是采取自愿报名的方式,最开始我还担心人数不够。”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消息发出去短短20分钟,这个10人团队就成立了。“同事们热情很高,10多个人报名,我让他们一定要征得家人的同意。最终成立了这个10人团队。”

队伍集结两小时后,大家便开始打包行李,女同事则纷纷剪短秀发。第二天早上,团队已经战斗在一线。

\
插管团队女队员剪头发

“危险是肯定的,但是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其实最感谢家人们的支持。”对于陈向东来说,同事和其家人的支持是信任也是责任。“我带着他们出来,就得把他们安全的带回去。”

除了日常工作,陈向东把队员的住宿、饮食、休息也列为自己的重点工作。队内两位医生突然出现身体不适,咳嗽,陈向东当天晚上一整夜都没有睡好,赶紧给他们联系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显示没事,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我后来找她们谈话,问需不需要让她们去休息,但是她们都拒绝了。”

在武汉协和医院团队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如今最早开始插管的病人们已经逐渐开始拔管,转出重症监护室,“我们刚来的时候,2月13、14、15号插管的病人都已经有最近都在2月22、23、25号拔了管。”看着危重中的危重病人转出病房,陈向东觉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陈向东说:“赢了死神的感觉很不错。”

(责任编辑:张爽)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