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你的名字,夏思思

2020-02-26 13:18:08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一根蜡烛、三个苹果、四张照片、七捧鲜花、无数的千纸鹤。这张桌子上,曾经工作着的,是照片上笑靥如花的姑娘,她叫夏思思。

(健康时报武汉前方记者 张赫)一根蜡烛、三个苹果、四张照片、七捧鲜花、无数的千纸鹤。这张桌子上,曾经工作着的,是照片上笑靥如花的姑娘,她叫夏思思。

\

\

夏思思生前的办公桌,摆满了鲜花、千纸鹤和照片

“在抗击疫情一线不幸感染新冠肺炎,于2月23日清晨6时30分,经抢救无效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去世。”如果不是一份武汉市协和江北医院的公告,很少会有人知道:消化内科医生夏思思是科室最年轻的医生,大家给她起的昵称叫“小甜甜”;她有一个彼此是初恋走过11年的丈夫,有做军医的爸爸和做护士的妈妈,还有一个2岁的儿子,每天都在等电话响起,哭着闹着喊着说,妈妈,能不能回家。

“为了抢救思思,院长跑出去借ECMO”

42天前的1月14日,夏思思值夜班。

“1月14日中午11点多,患者做完全部检查,思思其实可以下班回家了,但因为听说她主管的患者疑似新冠肺炎,立刻折回医院参与救治、协调专家会诊。”夏思思的领导、武汉协和江北医院消化内主任邱海华在说起夏思思的时候,数次哽咽,他说,永远忘不了脑海里夏思思笑的样子。

\

同事叠好的千纸鹤上,写满了思思的名字

1月19日,下夜班回到家的夏思思突然高烧至39度多。肺部CT出现磨玻璃影,高度疑似新冠肺炎,马上便在协和江北医院接受隔离治疗。也是在19号开始,夏思思的爸爸和儿子,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吴石磊说,由于高烧不退,夏思思又在1月25日转入协和江北医院济和病区,后来高烧退去,但出现了胸闷、憋喘等症状。

“妈,等我正月十五回家过节。”2月初,夏思思有两次核酸检测结果都显示阴性,当时家人开心的不得了,都盼着过一个团圆的元宵节,也算是补过一个新年。

但没想到,2月6日晚,夏思思病情突然加重,为了上ECMO人工肺抢救,医院的陈院长亲自出去借,但还是在7号凌晨转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转院后,思思突发呼吸、心跳骤停,医院连夜组织抢救,召集了火神山医院和辽宁医疗队的专家会诊,我们都恳求着,一定要把思思留下。”邱海华哭着说,病情没有好转。在随后的17天内,思思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直至2月23日清晨去世。

“我们说过的,要一起白头偕老。”

“2009年我们就相恋了。我还记得那五年走烂了的江汉大学操场,我俩说过,以后要一起回来,也说过要白头偕老的。”吴石磊说完这一句,双手捂上眼睛,失声痛哭起来。

如果不是这次疫情,他依然过着尽管忙到说不上几句话,但有她在、家就在的完美人生。

丈夫吴石磊回忆,其实从1月14号开始,夏思思几乎都住在医院里。每次打电话或者匆匆忙忙回家,她都会说,是我的病人,我不管谁管。

吴石磊和夏思思,是彼此的初恋。在江汉大学毕业后,夏思思直接留在武汉市协和江北医院工作,研究生毕业后,吴石磊为了留在武汉陪夏思思,放弃了当初回老家合肥的念头,留在了武汉市第四医院骨科。他说,夏思思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

夏思思和丈夫旅游时,在“情定钟生”下合影

“2岁的儿子,哭闹着抢电话,说那头是妈妈”

2岁的儿子,是夏思思生前唯一能笑的动力。

“在隔离病房里,思思有时候会很难受,但是只要给她看看孩子的视频,她就能笑笑,但是我们不敢发视频聊天,她怕孩子看到她插满呼吸机的样子。”提起2岁多的儿子,吴石磊再次泣不成声。

2017年,怀孕7个月的夏思思在产检时突然发现胎儿发育不正常,医生的两个建议,立刻剖腹产,或者选择不要。

“当时思思哭着跟我说,老公我们要留住这个孩子,我能感觉到他在动,他舍不得我们。”因为当时一活动就流羊水,为了让孩子在肚子里多成长几天,夏思思整整9天没有下床,坚持到必须剖腹产,儿子出生的时候只有3斤2两。

“在医院把孩子接回来后,为了养活这个孩子,思思忍下了特别多的痛苦。”吴石磊说,因为孩子是早产,每次只能喝15毫升母乳,2小时就要起来喂一次,自从那时候开始,夏思思从来不用闹铃,每到2小时一定会醒过来,她说,这是孩子和她心有灵犀。

\

夏思思一家三口

“我们骗孩子说妈妈在加班,从前就算是夜班,也都会和孩子视频电话,现在儿子只要听到电话响,就哭着喊着抢电话,说电话那头是妈妈,他要叫妈妈回家。”吴石磊说完,又弯下头哭了起来,他们说过,一定把这个孩子抚养好,但是她不在了。

“7号呼吸停了,整个科室都哭了。”

“病人治愈了,但我们的思思被夺走了生命。”夏思思的领导、协和江北医院消化科主任邱海华说完,眼泪一串串划过口罩哭了起来。邱海华告诉记者,传染夏思思的患者有糖尿病,而且只有一个肾脏,因为吃不进饭进食困难住院,但后来患者痊愈出院了。

\

夏思思生前接到患者的锦旗

“科室有一个孤寡老人,每年都住院,点名要她管,没有饭就帮忙买,

科室里的很多锦旗都是给她的。”回忆起夏思思工作的这5年,邱海华站在走廊里泣不成声,在他的眼里,夏思思不止是一个下属,更是一个孩子。

\

科室走廊里,经管医生一栏里,夏思思的名字还在

从前,不管谁家里有事儿不能值班 ,都是夏思思主动要求调班,理由就是:“我年轻,我家近。”

和所有平凡的90后女孩一样,夏思思喜欢安利各种剧,喜欢口红。

“原谅我总是嫌弃你,嫌弃你花力气做了美美的羊毛卷,染了酷酷的青木灰,但因为上班总是把头发扎成一团。你回来,我们约好一起去看电影,还要吃串串……”在得知夏思思殉职的晚上,她在医院最好的闺蜜在朋友圈发出了长文,最让人泪目的一句是:如果知道1月21日是最后一次见你,我一定好好抱抱你,我喜欢的明星,再也没有人跟了。

“孩子,我不相信你不在了。”

“小时候她就把救人当游戏,如果不是这么‘放不下’,她不会被感染的。”夏思思的妈妈姜文艳是一名护士,从小出生医学世家的夏思思,一直把救治病人当做最重要的事儿。

“从7号开始,思思就一直昏迷,没有给家里人留下任何一句话,爸爸和儿子自从抢救开始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包括办理殡仪馆手续,也没见到最后一面。”吴石磊说,没有好好说再见,是一家人一辈子的痛。

\

夏思思生前的文件本

看到办公桌上女儿生前的照片,姜文艳嘴里一直重复哭喊着,思思,妈妈不相信你不在了。

“爸爸当兵20年,你小的时候没有照顾好你,是爸爸心中最大的缺憾!爸爸永远爱你。”作为一个军医,夏思思爸爸在朋友圈记录了对女儿最痛彻的想念:今天凌晨六点五十分,你的年龄永远定格在29岁9个月零20天,永远离开你2岁多的可爱的儿子、你心爱的丈夫、永远爱你的父母和你的亲人,还有你热爱的医学事业和信赖你的病人。宝贝女儿,在天堂里快快乐乐的。亲爱的女儿,我们会永远爱你、永远想你的!

儿子说,妈妈,回家,我想你;丈夫说,答应过的白头偕老,你不能说话不算数;也许某一天,妈妈会突然做好一桌思思爱吃的饭菜,以为她下夜班了会回来,推开门说闻到香味了;也许爸爸会在陪外孙玩的时候,不经意间说出,别淘气,小心妈妈看见会生气,然后潸然泪下……

尽管疫情会过去,但是照片里樱花树下笑着的女孩,再也看不到今年的樱花了。

你好,夏思思。我们都哭了,在认识你以后。

\

夏思思的大学本科毕业照,左三为夏思思

(责任编辑:韦川南)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