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武汉籍支援医生: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回来!

2020-02-15 18:56:35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在武汉协和医院紧张战“疫”20天后,一个周末休息间隙,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肖汉跟健康时报记者聊起一线救援的故事和感触。几次细微的哽咽、无声的停顿,都流露出肖汉对家乡同胞的疼惜和深情。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 肖 汉/自述 健康时报记者 王 真/整理)在武汉协和医院紧张战“疫”20天后,一个周末休息间隙,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肖汉跟健康时报记者聊起一线救援的故事和感触。几次细微的哽咽、无声的停顿,都流露出肖汉对家乡同胞的疼惜和深情。

\

肖汉/供图

我是医疗队成员,也是武汉人

1月26日(正月初二)我接到通知要去武汉,不到24个小时以后,1月27日夜里就已经跟医疗队的同事们抵达了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

我们到的第二天,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正由综合院区改造成专科定点医院,用来收治新冠肺炎重症及危重症病人。目前这个院区扩到800张床位,基本都已经住满了病人。通常重症病人病程在2~3周,危重症病人的治疗时间更长一些。从接收病人到现在,已经陆续有治愈的重症病人出院了。队员们也一扫初期的沉重,脸上开始露出笑容。

作为一个武汉人,2000年离开武汉到北京工作后,我每年春节都会回武汉家里过年,但没想到今年春节会以这样的方式回来。跟其他非武汉籍或非湖北籍的医疗队员相比,我感触更多,内心多了一些急迫和义不容辞。面对伤痕累累的武汉,我的想法很简单:曙光在前,大家一起努力,平安渡过!

看到病人离去,难以抑制内心的难过

新型肺炎有家庭聚集性发病,时不时会碰到一家人一起来住院的情况。有夫妻一起来的,有母女一起来的,还有岳父女婿一起来的。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对母女,同时住院,病情都很重,住进了不同的病房。这位50多岁的母亲病情发展很快,住院几天后就去世了,女儿在隔壁的病房里连母亲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如今,女儿还在跟疾病斗争,进行气管插管、呼吸机上机治疗后,病情还在密切观察中,虽然暂时相对稳定,但将来的预后还是未知数。

作为一名临床医生,我见过太多的病人离去,但当时我却依然能感受到女儿得知母亲去世后的无尽悲伤,难以抑制内心的难过。

有些人还不在意,令人心焦

令人心焦的是,现在仍然有小部分人对疫情不在意、没有紧迫性,外出不戴口罩、呼朋唤友聚会、不听劝不隔离。传染病这种东西跟其他类型的伤害不一样,比如车祸,行人走路小心一点、司机不疲劳驾驶可能就不会有车祸,但病毒看不见摸不着,需要格外防护好,千万不能有“不会”“不至于”的侥幸心理。而普通大众唯一能做的,就是防护好自己,只有每一个人都这样做,才能保护所有人。在这场战斗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有人说,世界上两大最残酷的事,一种是瘟疫,一种是战争,但只有瘟疫是完全躲不开的。它不讲任何道理,不讲任何人情,没有前方和后方,大家都直面疾病。每个人都必须高度重视、高度配合、高度警惕,认认真真,慢慢坚持,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迎来曙光和希望。只有大家互相保护,才能渡过难关!

三月樱花烂漫,那时的武汉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刻。只希望疫情过后,我们再一起去看樱花,找回樱花树下浪漫的武汉!

\

(责任编辑:韦川南)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