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正文

一线被感染护士:“原本过年我们是要见家长的”

2020-02-04 18:35:00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一线被感染护士:“原本过年我们是要见家长的”

(健康时报记者 黄兰君)“我是(1月)19号来支援其他科室的,但没想到最后自己倒下了。”

27岁的王文雅(化名)是武汉市第五医院的一名护士,她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原本和男朋友计划这个春节见父母商量婚事。

1月21日,武汉市卫健委公布61家发热门诊医疗机构名单,武汉市第五医院也在名单中。自1月22日起,武汉市第五医院作为武汉中心城区发热患者定点收治医院,全部用于接诊发热患者。王文雅是最早进入疫情战斗的那批人。

“门诊乌泱泱的人”

“原本20号我是休息的,但19号接到医院的通知,让回来帮忙就回来支援了。”王文雅原定的春节安排是见父母、商定结婚的日期,但在1月19号接到医院的电话后,她赶往医院紧急支援了三个科室。“医院喊着要人帮忙,我就想先解决工作的事,大不了年后再回去。”

那时,王文雅并不知道即将面临的病人会向潮水一样涌到她跟前,接下来几天的工作会比实习期还要忙乱。

“整个门诊大厅乌泱泱都是人,我从没见过医院有这么大的人流量,每个人都围着导医台。”人多、嘈杂、排队的人挨着人,王文雅在预检分诊台站了三天,需要扯着嗓子说话对面的人才能听到,嗓子火辣辣的疼,但分诊台的人依旧是只多不少。

“什么时候到我?”“我能不能住院?”“还有多久呀!”……和门诊护士扯着嗓子喊话的也有前来就诊的病人,每个人都显得很焦灼。

“每天都有人掀桌子打人,还有把护士的防护服都扯坏了。”发热门诊就像失控了一样,王文雅回忆,“人山人海,热闹得像过年,但每个人的表情又是焦躁和愤懑的的,经常会把分诊台上的纸和笔掀翻。”

这样的状况,一站就是一天,期间无暇喝水也无暇上厕所。渴了,忍着,想上厕所,憋着。“刚开始防护设备不够用,我们一套防护服要穿一个班,进了门诊就不能出来。”王文雅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说实话,自己都要被尿憋死了。”上班的时候是忙乱,下班后也并不轻松。“一下班才反应过来,脚底板疼得挪不动,走不了路。”王文雅说。最痛苦的是晚上,“睡觉睡不踏实,老想着医院是不是打电话没听到,刚闭上眼睛又爬起来看手机。”

王文雅辗转支援了多个科室,总想着忙过这阵就可以回家商量结婚的事情,直到她遇到一位50多岁老家是重庆的患者。

“分诊的时候,一抬头看到一位大叔,大概50多岁,发烧。我就问他怎么快过年了还没回去,他跟我说’回不去了,封城了。’我第一次感觉到这次疫情的严重性。”王文雅告诉健康时报,当时看着患者孤身一人,发着烧又咳嗽,有家回不去,心里特别难过。“那也是一个家庭的中流砥柱呀。”

但她没想到,发着烧被孤身困在城内的,除了重庆大叔,还有她。

“我会不会死?”

1月23日,王文雅开始发烧、腹泻,全身乏力。

检查结果一出来,王文雅就慌了。“血小板已经不行了,CT检测显示肺部有两处感染。”王文雅匆匆跑到护理部去请假,并去找呼吸科医生会诊。

“那是最焦灼的半天,我拿着CT报告单去找呼吸科的医生看,呼吸内科医生帮我详细分析了CT结果和血项。”王文雅回忆起那半天还心有余悸,孤身一人在武汉,拿着一份被感染的报告单,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呼吸内科的同事帮忙联系住院。

但考验才刚刚开始。1月26日入院当晚1点多钟,王文雅突然出现胸闷、气喘、呼吸困难,“我赶紧按铃呼叫护士,一查手指血脉氧只有83,当时就给我上了氧气。”当晚的血氧饱和度一度掉到83,靠着医生紧急给氧,才慢慢升到94。

说起那晚,王文雅依旧心有余悸。“当时我是真恐惧了,当知道血氧饱和度掉下来的时候,我在想我会不会进重症,我会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插管、上呼吸机,我会不会也出现生命危险,我要是死在一线了,我爸妈会不会还不知道。”

脑海里闪过千万个念头,王文雅躺在医院里回想起被抢救的那晚,反复跟记者说,感谢医院的同事们。如今,她独自一人在武汉住院,也全靠同事们送吃的用的。“这个病就是要多吃,和病毒打消耗战。”

(责任编辑:李宁)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