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慢病 > 肠癌 > 抗癌故事 > 正文

我与癌症共存的20年:从确诊那一天,我唯一的梦想就是“活着”

2021-04-23 15:11:58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2000年我38岁,我的儿子刚刚上小学,我就被确诊为结肠癌晚期,随后,癌细胞先后转移到直肠、胃以及胸腺等部位,我最开始的愿望就是能够看着她小学毕业,但现在,我已经亲眼见证他大学毕业了。”曹立军是一名飞行员,现在回想起自己20年的抗癌经历,依然几度落泪。

“2000年我38岁,我的儿子刚刚上小学,我就被确诊为结肠癌晚期,随后,癌细胞先后转移到直肠、胃以及胸腺等部位,我最开始的愿望就是能够看着她小学毕业,但现在,我已经亲眼见证他大学毕业了。”曹立军是一名飞行员,现在回想起自己20年的抗癌经历,依然几度落泪。

\
曹立军在彩丝带户外活动,受访者供图。

20年,我的癌症转移了3次

“有一天,我结束飞行任务,下飞机的时候,就感觉腹部剧烈的疼痛,马上送到医院检查后,我被确诊为结肠癌晚期,那时我的儿子刚刚6岁。”曹立军回忆,那一年是2000年,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他开始了长达5年的抗癌之路,现在20年过去了,他刚刚完成了他最高的飞行年限,退休成为一名抗癌志愿者。

曹立军告诉记者,“在我刚刚被确诊为结肠癌晚期的时候,马上进行了结肠切除手术并进行了化疗,但是3个月后我去复查,癌症又转移到了我的直肠,和上次一样,我又进行了直肠部分切除手术,然而再一次复查的时候,癌症又进行了转移,我的胃部也被检查出了癌细胞。”

“我很爱我的飞机,当我抗癌胜利再次开上我的飞机,飞上蓝天的时候,我哭了。”这是在采访中,曹立军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但是癌症转移到胃部也是让他最难受的时候,因为如果胃部全部切除,他将再也没有机会继续开着飞机飞上他最爱的蓝天,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这个时候,曹立军的妻子被确诊为肝硬化。

曹立军回忆,“这一年是最痛苦的一年,由于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治疗,我和妻子一年没有见过,为了保留那一点点飞行的渴望,我选择留下三分之一的胃部,然后跟妻子互相鼓励,两个人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刚刚步入小学的儿子能够顺利的小学毕业。”

“一句话,让我又活了20年”

之后一开始的抗癌路也不算顺利,曹立军在之后的检查后,被告知癌细胞又转移到了胸腺上,妻子在治疗的过程中被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这一切的改变要源自于2003年曹立军听从了一位医生的建议。

“因为当时一直在转移,化疗手术好像都不能阻断癌症在我身体内的生长,所以有一个医生建议我,要不你试试中医吧。”曹立军回忆,听从了那个建议,他辗转找到了王振国,现在已经20年过去了,目前癌症没有复发。

\
王振国和患者交流

曹立军所说的王振国是作为一名从事肿瘤临床研究实践多年的医者,就这样,他创立了帮助无数癌症患者重获新生的“两化八法”,并且还创立了由癌症康复患者组成的彩丝带公益组织。他回忆,“行医近半个世纪,在我的脑海里始终无法忘却一个场景。我刚从卫校毕业去卫生院实习,我刚走进病房,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扑通”一声跪在我脚下,小手紧紧搂住我的大腿,哀求我救救她的母亲。我扶起小女孩冲进药房咨询什么药能救治她母亲时,得到的答复是无药可治,因为她母亲患的是肝癌。

“我想给癌症患者一个充满希望的家”

为什么作为一个医生,却没有办法为患者治病,这是让王振国多年难以释怀的痛,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在自己身上进行了百余次药物毒性实验,目的是研制出治癌疗效更显著的药物。

“20多年来,我也一直在研究各种能够帮助癌症患者的疗法,还创立了彩丝带组织,让越来越多的癌症患者能够找到他们的组织,让他们报团取暖。”王振国告诉记者,曹立军在治愈多年后也成为了这个组织的一员,由于他有一些编曲的能力,便为这个组织创作了很多歌曲。

曹立军表示,“现在回想起来我刚刚康复,回去能重新开飞机时的场景,真的非常激动,那个时候,我听到飞机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就哭了。现在我已经退休了,专职在这个组织中做一名志愿者,感觉这个组织给我的不仅仅是康复,还有家一样的温暖,因为我们都是一样被肿瘤摧残的人。”

“我有时候就问我们组织的人,我们的梦想就是活着。”曹立军笑着说,那我就说,我们这个组织的梦想就是看到我们都好好的活着。王振国也说,“现在每年都能看到这么多肿瘤康复者加入我们这个组织,我也非常开心,希望以后能够帮助更多的癌症患者走出困境。”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