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过敏患者数以亿计,专科医生不到300人

2022-01-20 11:45:46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谭琪欣 林 珑)

即使并非过敏高发季节,北京协和医院变态(过敏)反应科的门诊等候室仍然坐满了人,候诊的患者从老人到小孩,覆盖各个年龄段。

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过敏性疾病已成为世界第六大疾病。据中华医学会变态反应学分会的调研估算,在我国,仅成人过敏性鼻炎患者数量就已高达1.5亿人。而全国变态(过敏)反应专科医生不到300人,能够进行变态反应诊疗的医生不超过3000人。

\

尹佳教授,牛宏超摄。

过敏如影随形,无所不在

“过敏太痛苦了!”这是患者最常说的一句感受。

“身体的反应机制像失灵了一样。”今年22岁的过敏性鼻炎患者乐乐(化名)如此描述其过敏性鼻炎发作时的感受,天一晴,风一起,鼻涕眼泪就不可控地直流。

乐乐是在10岁那年确诊的,一开始以为是感冒,但后来,“晚上睡觉时仿佛有一块巨石压在心口,无法呼吸”,父母才将她带去北京协和医院就医,结果被诊断为过敏性鼻炎和过敏性哮喘。

根据血清特异性免疫球蛋白E(常用于对过敏的诊断)结果,导致乐乐过敏症状的过敏原是每个夏秋季节都遍布于北京空气中的蒿属植物的花粉。

“花粉是众多诱发过敏性鼻炎的重要因素之一;北方特别是西北、山西、内蒙,花粉浓度高,过敏严重,只能往南走,正因如此,‘大迁徙’也就成了‘治疗’花粉过敏的一个无奈的‘疗法’。”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常务副主任、中华医学会变态反应学分会主委王良录说。

王良录向健康时报记者介绍,中国过敏性疾病的总体患病率估计超过20%,而过敏性鼻炎只是各种过敏性疾病中的一个主要“流派”。从极罕见的吃红肉过敏到常见的牛奶蛋白过敏;小到皮肤红痒,大到哮喘、休克甚至死亡,过敏的原因、症状多种多样,难以一一而足。

治疗过程中,“过敏原制剂”是不可或缺的“利器”。目前,过敏专科医生的共识是,过敏原特异性免疫治疗是阻止过敏性疾病自然进程唯一有效的方法,即通过过敏原筛查检测,查清楚到底是哪种过敏原引起的过敏反应,才能特异性对因治疗,而要查清过敏原,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用过敏原制剂做皮肤试验。

“医生通过过敏原制剂查找到过敏原后,再将其按照剂量由少到多,分次注入患者体内,就能够使患者对该过敏原逐渐产生耐受力,一般经过1~2年的脱敏治疗后,就会起效,整体疗程需要3~5年。”王良录向记者解释。

来自北京的贾逸(化名)过敏性鼻炎反应从小学一二年级就显现出来了,一到春秋季节,就喷嚏、流鼻血、眼睛痒。这给她带去了诸多不便。“上学时我坐在前排,因为过敏会莫名流眼泪,老师就会投来异样的目光。”而在重要的场合,她需要忍受过敏性鼻炎带来的脸部浮肿与眼鼻的瘙痒,以避免“一揉就红,越揉越痒”。这样的鼻子敏感时常发生,需依赖抗过敏药物暂时性缓解痛苦。

中国医师协会变态反应医师分会会长、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学系主任尹佳告诉记者,协和医院的变态反应科从建立之初就开始寻找中国特色过敏原。近20年,科室先后建立常见过敏原制剂原材料及成品质量标准并获得9种过敏原注射制剂医疗机构制剂批准文号,这些制剂可向全国各医院调剂应用于临床。不过,相较于庞大的临床需求,目前已有的过敏治疗制剂仍然过少。

变态反应专科医生太少

对于过敏患者贾逸(化名)来说,最困扰的还是如何找到专业治疗。“多年来辗转于中、西医各大医院多个科室就诊,但没有一个医生能把整个过敏给治好。”贾逸说道。

“过敏从以前的‘罕见病’成为了现在的流行病,这几年门诊接诊的病人越来越多,过敏高发季节,我们科一天的门诊量能超500人。”王良录告诉记者。

据王良录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他刚到协和变态反应科工作的时候,“过敏”还是个“时髦”的小众疾病,一天也就看20~30个左右的病人。如今,在控制加号的情况下,他一上午仍要接待20位左右的患者,门诊量至少增加了50%。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数据,过敏性疾病人数快速增长,在近30年间,过敏性疾病的患病率至少增加了3倍,涉及全世界22%的人口。而在我国,《中国过敏性鼻炎诊疗指南》显示,从2005年到2011年,我国仅成人过敏性鼻炎患病率就从11.1%上升到17.6%,6年间,患病人数大约增加了1亿。

为我国过敏性疾病防治奔走了20余年的尹佳也深刻地察觉到,我国正在经历过敏性疾病患病人群从稀少到众多的发展过程。以世界平均过敏性疾病发病率计算,中国过敏性疾病患者当以亿计。但难以忽视的是,目前我国过敏专科医生相对较少,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临床需求。

“过敏性疾病波及的人群之广,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过敏原的内涵很丰富,单是被医学文献记载在册的过敏原就有接近2千种,其中常见的超过百种,这也意味着专业化、规范化的诊疗及建立完善的流调数据库非常必要。但是眼下,全国变态反应科的专科医生队伍不过200~300人左右,即使加上呼吸科、儿科、五官科等科室中能够从事过敏性疾病诊疗的医生,数量也不过3000人。”王良录颇有些无奈。

许多常年被过敏困扰的患者,至今仍在耳鼻喉科、五官科、儿科等相关科室中徘徊。来自广西的肖茉(化名)就是其中之一。初中时肖茉感到耳朵不适,且经常流鼻涕、流鼻血,到校医院就诊被告知没有对应药品,需前往大医院开药。“最后是在我爸妈的陪同下前往当地医院的五官科就诊,医生描述为鼻腔红、毛细血管脆弱,诊断为轻度过敏性鼻炎,医生只开了能让我的鼻腔在短期内畅通的喷剂,多年无法治愈。” 肖茉告诉记者。

在西北地区生活的宋庆洋(化名)也是一名饱受过敏性鼻炎困扰的患者。大约三四年前确诊了过敏性鼻炎之后,他每年需要去医院两至三次,但是每年过敏症状都并未减轻。针对严重的过敏性鼻炎反应,宋庆洋表示:“去过好多个医院看,总体来说就是只能缓解不能根治。”他尝试过打针进行脱敏治疗,过敏反应严重时还会前往医院洗鼻子。而现在,最初使用的激素药物已经不再起效,目前需持续使用氯雷他定抗敏药。

“变态反应学科在我国是一个新兴学科,截至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很多地区的医院并未设置专门的变态反应科,当地的卫健系统也并未专门开设有变态反应学这一晋升系列通道,当地从事变态反应的同道不得不通过在耳鼻喉科学、呼吸病学、儿科学、皮肤科学等相关学科系列晋升。”王良录说。

他提到,如此一来,研究变态反应的医生在面临考核晋升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地会遇到难题,不仅考试的内容是耳鼻喉科学、呼吸病学、儿科学、皮肤科学等相关学科的内容,即使通过了考核,该医生要竞争的也是耳鼻喉科学、呼吸病学、儿科学、皮肤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晋升职称。

加快健全过敏专科医生培训体系

“当前,能为患者提供诊疗服务的医生分散在各医院的变态反应(过敏)科、儿科、内科等科室中,甚至在部分医院经整合而成的变态反应专科中,医生也并不是能够独立从事过敏性疾病诊疗的专科医生。过敏性疾病是全身性疾病,其发展的自然进程涉及多个器官和系统,其临床特点需要临床医生从整体上认识和解决。因此,站在各自专科的角度认识和诊治过敏性疾病局限性很大。”尹佳说。

“过敏症状表现多元,变态反应专科医生确实需要具备内科学、儿科学、耳鼻喉科学、皮肤科学等多学科背景,但要对临床上的过敏性疾病进行精准诊疗,必须要具备变态反应专科知识。”对此,王良录建议,加快健全变态反应专科医师培训制度,同时应鼓励更多有条件的医院单独设置变态反应专科。

尹佳向记者透露,2019年北京协和医院在全国率先建立了过敏专科医生培训考核认证体系,选拔完成三年内科规培的医生,进入2~3年变态反应专科的培训项目,对进入专科培训的医生进行所有过敏性疾病诊治技能的培养。“希望未来能够尽早在全国有条件的医院推广这种过敏专科医生培养的模式,同时通过积极的沟通,协调相关部门加快建立全国变态反应(过敏)专科的考核认证和管理体系。”

“期待变态反应学科这支专业团队能够不断茁壮成长,立足本土,依据我国的数据做符合国情的疾病诊疗指南,开展过敏性疾病基础研究和国产过敏原诊断和治疗制剂研究。”尹佳表示。

(运营:李宁)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