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127名密接者被隔离,中疾控周报披露北京报告肺炭疽病例细节

2021-12-29 11:24:55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8月9日,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消息,北京市报告1例外地来京就诊肺炭疽病例。病例来自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在当地有牛、羊及其制品接触史。

12月28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英文)》在线刊发了8月份北京报告1例肺炭疽病例的具体情况。

\

8月9日,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消息,北京市报告1例外地来京就诊肺炭疽病例。病例来自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在当地有牛、羊及其制品接触史。

《周报》指出,2021年8月8日16时18分,北京市某医院报告1例疑似吸入性炭疽病例。6小时后,北京疾控中心报告,该病例胸腔积液样本采用荧光实时聚合酶链反应(PCR)检测出炭疽芽胞杆菌核酸阳性。8月13日,从该患者所在村庄的死牛中分离出1株炭疽杆菌。8月19日和20日,通过实时PCR和细菌培养,患者间隔24小时采集的2例胸腔积液样本均为炭疽杆菌阴性。符合隔离出院炭疽病例的要求。从最后一次与该患者接触起,北京共有127名密切接触者在指定地点或家中被隔离12天。

患者为一名46岁女性,来自河北省承德市围昌满族蒙古族自治县。患者家在坝上草原,属于半牧区,患者经常与牛羊有密切接触。然而,牛羊炭疽的病程往往发展迅速,不存在慢性或携带状态。通过接触无症状牛羊感染的概率非常低。该患者还从事餐馆经营,发病前每两三天经常去肉类批发市场采购牛羊肉。然而,接触死亡动物的肉或血液更可能引起皮肤炭疽,而不是吸入性炭疽。北京某医院病历显示患者没有皮肤炭疽症状,因此接触市场肉类感染的可能性也很低。

《周报》介绍,患者姐夫饲养的两头牛于7月26日上午死于一种未知疾病,并立即在患者家的后院被宰杀。同时,病人的姐夫被医生告知可能患有皮肤炭疽;他从医院打来电话,要求停止宰杀这两头牛。这两头牛的肉、毛皮和其他部分都在村外处理。屠宰场立即用1000毫升甲酚皂溶液进行了消毒,并用高压水枪冲洗地面,污水通过排水管流入了排水沟。当天下午和第二天,另外两头牛也死亡,没有宰杀就直接埋葬。因为必须要经过屠宰场才能上厕所,所以用高压水枪清洗时产生的含有炭疽孢子的水滴很有可能是感染的原因。

患者的姐夫是一名54岁的男性。7月23日,他感到右手背部发痒,发现了米粒大小的皮疹,逐渐变红,并因疼痛而肿胀。溃疡后皮肤发黑,无发热。7月26日上午,他去了县医院。医生怀疑是皮肤炭疽,但受损皮肤染色涂片检查结果为球菌阳性,当时并未检测到杆菌。医生仍然给他开了左氧氟沙星输液治疗。

患者姐夫接受了10天的左氧氟沙星输液治疗。由于右手疼痛,他又去了城里的医院。医院发现他右手背部的皮肤损伤部位因焦痂而变黑,并报告了该病例。8月9日,承德疾控中心报告,其皮肤涂片样本中的实时PCR检测结果为炭疽杆菌核酸阴性,但胶体金检测结果为炭疽杆菌血清抗体阳性。该患者姐夫的感染源可能是土壤中的炭疽杆菌孢子。这个村庄位于历史上炭疽流行地区。今年的强降雨可能导致土壤中的炭疽杆菌孢子暴露在地表,污染了草地。感染的时间可能与牛的感染时间相同,也可能与患者处理病牛的时间相同。

8月9日,在被掩埋的死牛身上采集了3份毛皮样品和3份牛肉样品。牛肉标本炭疽杆菌核酸阳性,其中一份样品经细菌培养分离出一株炭疽杆菌。

吸入性炭疽热通常是由从动物皮毛、羊毛、纺织厂吸入炭疽杆菌孢子引起的,或生物恐怖袭击。该病例也与受感染的动物有关,因为初步认为该病例是由高压水枪在清洗屠宰牛的场地时产生的水珠引起。此外,患者健康状况不佳,易受感染。她很可能经过了屠宰场然后被感染了。

《周报》表示,目前发生的吸入性炭疽疫情被报告为四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该患者被隔离并在指定的传染病医院的一间单人病房内接受治疗。在接触者追踪方面,根据《炭疽诊断、治疗和管理计划》(2005年),“与患者有直接接触的患者家属、护理人员和医务人员、与患者粪便有接触的人员以及在同一房间或与患者在5米范围内至少停留30分钟的个人”应定义为密切接触。共有9名家庭成员、45名来自各医院的医务人员、5名救护车医务人员、37名住院患者、30名患者护理人员,以及1名采集被确定为密切接触者的临床样本的人员。其中9名家庭成员不仅与患者有密切接触,而且在患者所在村庄有共同的环境暴露史。从最后一次接触患者起,所有人都被隔离了12天,他们被要求每天测量体温并报告健康状况。未发现继发病例。对北京两家医院可能污染的区域以及转送患者的救护车进行了消毒。(王楠)

(责任编辑:周欣雨)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