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毒瘾者戒断背后:这是一场生命的跋涉

2021-11-21 19:44:44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在毒瘾者漫长的戒断路上,戒毒社工已经成了他们生活和精神上的支持者,社工这个角色,早已超出了它的职业范围,是毒瘾戒断者不可或缺的陪伴者。“对毒瘾者而言,他们既是患者,也是受害者,在这场生命的跋涉中,不应该就这么孤独地死去。”王佑宇说。

(健康时报实习记者 赵为德)据国家禁毒委员会2021年7月16日发布的数据,在中国,目前有180万名吸毒人员,有300万名毒品戒断未复吸人员。

对于他们而言,戒断并回归社会的道路漫长而艰难,或许是一场终身跋涉。日常和他们在一起的戒毒社工成了毒瘾者戒断路上不可缺席的陪伴者。

王佑宇是北京市社康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副主任,也是丰台区社区药物维持治疗第七门诊的戒毒社工,平日的工作就是帮助毒瘾者戒断、了解他们的心理状况并提供各种力所能及的生活帮助。

\

王佑宇在门诊。受访者供图

“第一次见到毒瘾者,有些不知所措”

王佑宇第一次接触毒瘾者时,是在五年前,那时候还在上研究生一年级。

那次见面是在一个小饭馆里,跟着导航走进一个小胡同,除了害怕,还有一点不知所措,从小接受的禁毒教育告诉他,要离这些人远一点。

王佑宇在饭馆见到的第一位毒瘾者叫慧姐,五十多岁,那年四月份刚从强制戒毒所出来。坐在一块,王佑宇明显看到慧姐脸庞瘦削,神色黯淡,显得很沧桑。在他看来,这些戒毒人员不善言辞,不爱交谈,说起话来总是很小心翼翼,走进他们的圈子是帮助康复的第一步。

王佑宇印象最深的是与成瘾者刚接触时听不懂他们的话,“这就有点像各地的方言听起来不尽相同,我听他们交流的时候总是插不上话。”

王佑宇说,每一位新到门诊定期服用美沙酮的成瘾者需要填写一个调查问卷,说明他们近期的身体状况。“其中有一项调查是他们通过何种形式吸食毒品,有烫吸、注射和药片服用几个选项,然后一位患者说是‘走板’,医生一下就听懵了,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什么意思。”

“最后是我告诉医生,‘走板’就是烫吸的意思。”王佑宇说,与这个圈子里的人接触久了以后,才发现他们有自己的交流语言,而作为一名社工,与他们建立联系,取得信任,然后发挥好桥梁的沟通作用,帮助他们戒断,回归社会,就体现在了这些细节之中。

毒瘾戒断者有一个相互帮助康复的互助会(Narcotics Anonymous)。在互助会上,成瘾者敞开心扉分享了自己的戒毒经历,从如何沾染上毒品,用了什么方式戒断,一直聊到最近的生活状态,他们还在会上朗诵与Narcotics Anonymous相关的书籍和康复手册,读完一个故事,再分享自己的感触和体会,以这种方式来增进社会交流和心理安慰。

在门诊工作的三年时间,王佑宇累计接触过上百位毒瘾戒断者。在频繁的交流中王佑宇和前来戒毒的成瘾者一点点熟络起来,除了为他们进行脱毒治疗,还会在生活上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时刻关注他们的心理状态变化。“帮他们找工作,解读政策,这些都会做。”王佑宇说。

王佑宇告诉记者,在长时间的接触中,自己好像一只脚踏进了他们的圈子,他们也不像刚见面时那么拘谨,还会与自己打趣,无话不谈,从儿时的成长经历聊到现在的生活近况。

药物戒断可以有效控制,但其本身也具有成瘾性

2018年毕业后,王佑宇来到位于丰台的药物维持治疗第七门诊工作,在这里,每天都有许多成瘾者到门诊服用维持治疗的药物美沙酮达到戒断目的。

根据禁毒法规定,对吸毒成瘾人员,公安机关可以责令其接受社区戒毒,社区戒毒的期限为三年。而社区戒毒的主要途径就是依托美沙酮维持治疗。

但是对于某些依托美沙酮维持治疗的成瘾者来说,三年后并不能完全停用,这个本身就具有成瘾性的药品又慢慢成为他们生活中的必需品。王佑宇告诉记者,在躯体脱毒阶段,大多数人会借助美沙酮进行维持治疗,作为毒瘾者戒断过程中的替代品,用于缓解戒断毒瘾过程中出现的不适反应。

门诊的每一位成瘾者王佑宇都接触过,患者通常一两天就会来门诊服用美沙酮,60多岁的胜哥从2012年起就在门诊服用美沙酮,至今已经9年时间。

王佑宇告诉记者,和胜哥认识的时候他已经和毒瘾纠缠了十多年,尝试过在家戒毒,前往医院戒毒,但是均告失败,最后又被送到强制戒毒所,才算暂时控制住毒瘾,出来以后,就在丰台第七门诊按时领取美沙酮服用。

王佑宇每天都会接触许多前来服用美沙酮的成瘾者,根据个人成瘾情况的不同,服用的剂量也从2毫升到30毫升不等。“作为一种维持治疗的药物,患者通常会经历一个服用剂量由多到少的过程,再到最后完全停用,至少需要一个月以上。”王佑宇说,也会有严重一点的成瘾者,需要长期服用,一直到生命终结。

王佑宇告诉记者,美沙酮是海洛因等成瘾者戒断过程中的替代品,可以有效控制海洛因依赖的戒断症状,但因其本身也具有成瘾性,是国家严格管制的麻醉药品之一,以美沙酮进行脱毒治疗的戒毒人员要每天到门诊指定地点,在工作人员监督下服用,保证药品不会流出门诊。

戒断过后如何生活,成为成瘾者新的门槛

“有一位老人来门诊做尿检,身体已经很虚弱,说一句话要喘一口气,他给我说自己可能不久于人世,这次是来见自己最后一面,希望做个告别。”王佑宇说,来门诊的三年里,他已经告别过6位成瘾者。

“先后有6位靠美沙酮维持治疗的成瘾者伴随自己的基础疾病离开人世,美沙酮对上了年纪的老年人的肝肾副作用较大,出于对药品的依赖性,他们往往很难完全戒断,一直到离开人世。”王佑宇说。

帮助成瘾者停用美沙酮,王佑宇也有过成功的例子。“2019年的时候,老林(化名)每天到门诊领取5毫升的美沙酮,几周后,他试着减少服用频率,两天一次到几天一次,到后面消失一周后,我问他能否一个月不用美沙酮。”王佑宇说,这一消失,几个月没有露面。后来才知道,老林回到老家继续做起电商生意,已经停用美沙酮四个月,好像一切没有发生过。

可是大多数人即使在戒断毒瘾后的工作中依然屡屡碰壁。王佑宇说,两年前一位母亲报警举报儿子“吸毒”,但是警察来之后才发现已经戒毒成功,打电话是因为儿子在找工作时受到了歧视。

王佑宇接触的每一位毒瘾者都像是走进了他们的生命,搀扶着老人做尿检时,会感到同情和惋惜,他觉得,这些人在戒断毒瘾之后应该回归正常的社会生活,需要社会多些接纳和包容。

在毒瘾者漫长的戒断路上,戒毒社工已经成了他们生活和精神上的支持者,社工这个角色,早已超出了它的职业范围,是毒瘾戒断者不可或缺的陪伴者。“对毒瘾者而言,他们既是患者,也是受害者,在这场生命的跋涉中,不应该就这么孤独地死去。”王佑宇说。

(责任编辑:周欣雨)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