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30次手术后,重新站起来的假肢女孩

2021-10-11 16:13:51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截肢后,她对在削苹果的爸爸说:“爸爸,可以帮我挠一下右脚脚心吗?有一点痒。”爸爸手里的苹果“啪”地一下掉在地上。爸爸愣神了:“你截肢了。”后来牛钰才知道,那是“幻肢痛”。 ■康复之路并不容易。先是练习坐,然后是单腿站立,最后是戴假肢行走。最开始时,她只能站20秒。膝盖处被磨出了黑黑厚厚的茧子。她都快忘了,地震前的她是连磕破皮都要哭闹的小姑娘。 ■失去了一条腿之后,她之后的人生经历的都是美好的事情。过去的十年里,她收到了太多的爱意。她是被解放军叔叔、志愿者姐姐、家人、同学、朋友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人。 ■最糟糕的一次,是她自己坐地铁的时候摔倒了,假肢掉了下来。开始的几分钟里,地铁里的其他人都被吓到了,她是在那一刻意识到,很多人不知道应该怎样对待残疾人。那一刻,她需要他们的帮助。

(健康时报记者  徐婷婷  实习记者  徐诗瑜)近日,2008年汶川地震中的幸存女孩牛钰,大大方方地露出截肢后安装的小钢腿,赢来一片点赞。汶川地震中,经历了埋在废墟下的72个小时和30多次手术,牛钰失去了右腿,她活了下来。

\
13年前牛钰从汶川地震废墟中被救出来。受访者供图

9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发表《中国的全面小康》白皮书数据显示,中国有8500万残疾人。有的也想像牛钰一样,想大大方方地露出小钢腿,不介意被看见。

\
牛钰和她的小钢腿。受访者供图

“没事啦,至少我活下来了呀”

时间回到13年前,2008年5月12日,伴随着房屋的剧烈摇晃,当时只有11岁的牛钰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困在了废墟之下,长达72小时。

“地下的人可以清楚地听到地上的呼喊,但地下的人再怎么声嘶力竭都无法让自己的声音穿透层层石板。”牛钰向健康时报记者回忆,妈妈的喊声、哭声、牛钰的回应,淹没在石板夹层里。直到三天后,她被救出来了。

求生的意志一直支撑着她被送到医院。志愿者姐姐把电话贴近她的耳朵,听筒那边是她熟悉的声音:“乖乖,是爸爸,不要怕。”听到爸爸的声音,她确信自己得救了。

可是,医生说因为气性坏疽,她的筋膜、肌肉通通坏死,右腿必须截肢。

截肢后,她对在削苹果的爸爸说:“爸爸,可以帮我挠一下右脚脚心吗?有一点痒。”爸爸手里的苹果啪地一下掉在地上。爸爸愣神了:“你截肢了。”后来牛钰才知道,那种脚心痒痒的感觉,是“幻肢痛”。

“左腿也需要截肢,这是当时医生下的判断”。牛钰是从姐姐的描述里知道当时情况的。印象中,爸爸是威武的、意气风发的中年男人,但听到牛钰左腿需要截肢的消息时,他跪着求医生说:“她已经失去她的右腿了,请您一定、一定要保住她的左腿。”

没有人愿意拒绝一个父亲的请求。牛钰经历了她记忆中最黑暗的几个小时。她看见明晃晃的手术刀直接被扎进腿里,那种疼痛传遍全身。她盯着医生胸前的名牌,看了整整两个小时。

为了保住左腿,她接受一次次的植皮。生的意志再一次战胜了病痛,她要好好活下去。她怕父母伤心,还硬撑着安慰他们:“没事啦,至少我活下来了呀。”

经历了30多次手术,牛钰保住了左腿。但康复之路并不容易。几个月的时间里,腿部肌肉萎缩得厉害。先是练习坐,然后是单腿站立,最后是戴假肢行走。

最初,她只能站20秒钟。膝盖处总是磨损,被磨出了黑黑厚厚的茧子。她都快忘了,经历地震前的她,是连磕破皮都要哭闹的小姑娘。那阵子,她特别想回到过去的生活,她想去好多地方,她想见好多人。她努力地练习站立,最长的那天,她站了整整三分钟。

“好好走路,才能去想去的地方”

回到北川后,她还在逐渐适应假肢的存在。转折发生在一个很普通的晚上,电视上播出的鲁朗旅游宣传片,几乎立刻吸引了牛钰。

牛钰向健康时报记者回忆,当时抓着爸爸问那是哪儿,爸爸说那里是西藏。她很想去,她想马上去那里。爸爸看向她,说:“你要好好读书,好好赚钱,好好走路,才能去这样的地方。”

她决定重返学校。但到了学校门口,她不敢下车。在她犹豫的当口,二十多个同学冲出来喊她的名字。他们都很欣喜见到彼此。

2018年,牛钰参加汶川马拉松,她戴着假肢跑到终点线,收获了“马拉松最美女孩”的称号。

后来,她申请去西藏墨脱支教。到墨脱县支教的一个月里,她没有给腿包海绵,小朋友们围着她的小钢腿,说:“好酷啊!我们可以摸摸吗?”他们说她是钢铁侠。

她成了可以帮助别人的人。

在色季拉山上,她经历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在卫生所醒来的时候,她不知道被送到了哪一个县市。可当她推开卫生所的门,看到了记忆里熟悉的景象。她在记忆库里检索了好久,才想起来,这是鲁朗!这是她那时候在电视里看到的鲁朗!是她一直想去的地方。

失去了一条腿,她之后的人生经历的都是美好的事情。牛钰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过去的十年里,她收到了太多的爱意。她是被解放军叔叔、志愿者姐姐、家人、同学、朋友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人。

2021年9月,牛钰把公司办活动剩下的走马灯戴在假肢上,在成都春熙路大摇大摆地走路。她已习惯这些年来戴着小钢腿“万众瞩目”的感觉了。她希望路人可以大大方方直视它,假肢是她漂亮的一部分。

假肢外的海绵体陪伴了她很长时间,但现在,夏天她可以大方地露出小钢腿了。冬天她需要借助海绵体,像多穿一条棉裤,以免小钢腿把长裤划破。不过,假肢是无法代替右腿的。牛钰每天醒来,都需要给腿部按摩,按时锻炼,防止腿部萎缩。下雨的时候,膝盖关节会隐隐作痛。

最糟糕的一次,是她自己坐地铁的时候摔倒了,假肢掉了下来。开始的几分钟里,地铁里的其他人都被吓到了,她是在那一刻意识到,很多人不知道应该怎样对待残疾人。那一刻,她需要他们的帮助。最后有人伸出了援手,协助她装上了假肢。

无论是包着海绵体,还是戴着闪光灯、贴闪光贴纸的残障人士,抑或是需要乘坐轮椅的残障人士,牛钰希望8500万残疾人无论选择是什么都可以被尊重。

“我们不想藏起来,想要自由洒脱地走在大街上。好好生活,接受自己原本的样子。”牛钰说。

(责任编辑:孙宝光 实习编辑:刘予欣)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