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医生国庆咋过?用近8个小时的成功手术开始,以患者恢复良好结束

2021-10-03 18:17:12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劈离式肝移植手术,被公认为肝移植手术中难度高、操作复杂的手术。我从业肝移植手术24年,做过的肝移植手术近3000台。然而就我所知,劈离式肝移植手术每年占全国肝移植手术的比例仅为2%。”

“劈离式肝移植手术,被公认为肝移植手术中难度高、操作复杂的手术。我从业肝移植手术24年,做过的肝移植手术近3000台。然而就我所知,劈离式肝移植手术每年占全国肝移植手术的比例仅为2%。”

9月30日上午9点30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肝脏移植中心主任朱志军走出手术室,快步走向病房。

此时的他,刚作为主刀医生结束了一场历时近8个小时的劈离式肝移植手术。多年从事肝移植手术的他深知,术后患者的恢复情况是目前最为关注的。

\
正在手术的朱志军及其团队。受访者供图

劈离式肝移植手术:时间与精度的双重考量

“把一个供者的肝,分离成两部分,同时救治两位受者。这种手术叫劈离式肝移植。它难度高、风险也较大,但是缓解肝源紧张的有效手段。劈离式肝移植在成人供肝儿童受肝领域做得较多,这场成人供肝受肝手术做得很少。”

与活体肝移植手术相比,劈离式肝移植对医生是一场高难度的挑战,既要处理供者的肝,确保能在劈离后供给两位患者,又要解决受者的肝问题,让劈离后的肝顺利移植,这是一场时间与精度的双重考量。”

朱志军对健康时报记者坦言,全国能熟练掌握劈离式肝移植手术的医院不多,仅北京地区而言,有条件熟练开展手术的医院,目前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此次手术的供肝来自一位40多岁的患者,当友谊医院准备供肝时,已经是29号凌晨11点半了。

凌晨2点左右,供肝到达友谊医院,他们立即着手手术准备工作。称重、修整、造影……这一系列工作做下来,已是凌晨3点。看向墙上的挂钟,朱志军知道,时间紧、任务重,肝的这头,以他为代表的手术团队严阵以待,在肝的另一头,是两位老年女性患者及其家属的翘首以盼。

\
受者的肝造影。受访者供图

“去世的人捐赠的肝脏,往往存在组织水肿、低蛋白、贫血等症状,我们要迅速做出判断,离体的时间越长,手术风险和受者的影响越大。”

凌晨3点30,第二位受者进入手术室的时间,两位受者均已就位,这意味着朱志军准备开始肝脏劈离。

“对于肝脏劈离,需要医生结合肝脏情况和受者病情进行决策,没有定式。比如肝脏的门静脉、肝动脉、胆道等这些怎么分割。”

凌晨6点左右,供肝劈离完成,开始进行肝移植手术。

早上9点30分,两位患者的劈离肝移植手术圆满完成,朱志军长舒一口气,走出手术室,嘴角微微上扬,他知道,1场近8个小时的劈离肝移植手术下来,对于患者来说是迎来生的希望,对自己及其团队来说,这场与时间的赛跑,他们赢得了胜利。

10月3日,一直密切关注两位受者术后情况的朱志军得知两位老人恢复得不错时,嘴角再一次微微上扬,手术顺利和患者恢复良好,是一位医生对祖国的国庆献礼。(李宣璋)

(责任编辑:孙宝光 实习编辑:刘予欣)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