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张颖、雷杰、袁俊……疾控精锐大都来自这个“黄埔军校”

2021-09-15 14:55:26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健康时报记者 王振雅)  因讲解天津市宝坻区百货大楼聚集性疫情而意外走红,天津市疾控中心的张颖被网友亲切称为“天津福尔摩斯”。“她是我的同学,我们都是CFETP第三期的学员。”江西省疾控中心副主任程慧健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许多CFETP学员都是此次抗击新冠疫情的骨干力量。

程慧健提到的CFETP,就是中国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它曾被外界称为公共卫生届的“黄埔军校”。它的学员已成为各级疾控系统的中坚力量。新冠疫情防控中,CFETP的259位学员参与了各级疫情防控指挥部,109人在各省抗疫指挥部参与疫情态势分析制定重大防控策略。

\
CFETP第三期学员合照,第一排左起第三位是张颖,第一排右起第二位是程慧健.源自中国疾控中心官网

中国流行病学队伍建设始于20年前

\
2020年12月16日曾光教授荣获吴阶平—保罗杨森医学药学奖特殊贡献奖。源自中国疾控中心官网

中国流行病学队伍建设始于20年前

“55年医学生涯,41年公共卫生。从SARS暴发到新冠猖獗流行,在重重迷雾中率队前沿调查,在关键时刻提出对策建议,在实战中培训现场流行病学队伍。……”

这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前流行病学首席专家、CFETP创始人曾光教授,荣获吴阶平—保罗杨森医学药学奖特殊贡献奖的获奖感言。

从2001年-2021年,中国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CFETP)走过了20年的历程。目前,已累计招收19期398名两年制学员,中国疾控人才队伍一步步壮大。CFETP创始人曾光接受健康时报记者专访,回忆了当初办学时的艰辛,他说“当时真的很不容易,现在回头看,创办这个项目还是很正确的。”

中国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的起源要从1985年说起,当时曾光教授被派往美国CDC(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学习现场流行病学。“在美国学习期间发现他们的流行病学培训注重实践,注重现场实操,实践经验的培养,这与我们当时公卫学校培养学生模式与内容非常不一样。”曾光回忆,这个项目很好,对于学员实践能力与业务素质的提高非常有效。

曾光回国后就申请创办一个流行病学培训项目,但当时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批准。1990年,曾光再次以访问学者而且是以老师的身份参与美国CDC的流行病学培训项目。这次他发现,除了提高业务能力外,凡是参与培训的学员,培训完后,都在美国各级疾控的专家,它成了为美国疾控系统输送高级别人才的重要渠道。

“第二次去美国,就与他们商量,让美国专家帮助我们也建立一个流行病学培训项目。”曾光说,建立项目需要资金、需要部门批准、需要聘请专家、制定课程等等。经过15年的努力,我们国家终于有了自己的流行病学培训项目。

“立项之初,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给我们资助,后来该项目列入国家CDC常规预算,并请来了美国CDC的高级流行病学专家。”曾光介绍,当时我负责了该项目的对外谈判和筹备工作,并出任项目执行主任。当时条件很差,但我们都走过来了。

非典疫情是学员们遇到的第一次大考

\
疫情中的学员们。源自中国疾控中心官网

1999年春节前夕,当时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召集专家座谈。曾光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现场流行病学人才短缺现状。他说,98洪水过后,实现了大灾之后无大疫,但也暴露了现场流行病学人才短缺问题。

他以他所在的疾控“国家队”为例分析说:“只经过了半天专业培训,怎么能指导救灾防病工作?这次侥幸过关,长远怎么办?”因此,他建议,“应该学习国外好的经验,平时就着手开展现场流行病学人才培训,形成由上而下的人才网络。需要时就能拉出合格队伍。”

2001年10月,卫生部开启中国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CFETP),以调查处理各种公共卫生事件的现场为大课堂,以特聘的数十名中外优秀的流行病学专家为指导,按照国际标准,通过“干中学”方式,打造中国公共卫生应急人才。这是一项全新的培训。所采用的培训方式称为FETP方法,即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的先进的现场流行病学培训方式

“干中学是我能培训的口号,这在当时的公卫系统中是一个全新的人才培养模式。”作为第三期学员,程慧健(现任江西省疾控中心副主任)说,疫情防控时,疾控人员任务是给各级政府防疫提出对策建议、进行流行病学调查,而这些都是书本上学不来的,如何在现场流调,如何与政府部门交流,都需要经验与技巧,也正是当时疾控人员所欠缺的能力。

CFETP给每位学员提供了这样一个练兵场:在一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让你作指挥员,其他几位学员为你作助手。CFETP项目成立的第三年,2003年我国暴发非典疫情。曾光带领CFETP学员南征北战,成为一支精锐部队。

一期学员倪大新,作为国务院督查组成员,奔赴当时疫情较重的内蒙古,为SARS当地防治提出了大量建设性意见。一期学员罗会明全面参与了从河源市、中山市直至广州市的非典疫情调查与控制,并负责起草了全国第一份非典流行病学调查方案、疫情防控制技术方案等。

在老师曾光的策划下,二期学员殷文武、莫建军对5500多份病案筛查后发现,本次非典与以往任何病例都不相同,是一种全新的疾病。一期学员谢淑云、李勤对北京地区疫情进行了流行病学追踪调研。流调人数涉及近500人。她们获得了重要的发现,即SARS潜伏期无传染性的结论。

在非典、禽流感、布病等一系列公共卫生事件中,曾光带领着一批又一批的学员,学中干、干中学,一批批年轻而出色的公共卫生应急专家脱颖而出。

259名学员是新冠防控的“尖刀兵”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新冠疫情中,259位学员参与了各级疫情防控指挥部,其中有30人在中国疾控中心一级响应框架各技术组为全国疫情防控服务,109人在各省抗疫指挥部参与疫情态势分析制定重大防控策略,120人在区县级。57%主笔或主要参与编撰过当地的防控工作方案、应急预案、培训教材或课件和公众宣传手册。

“天津的张颖只是我们学员中的一个,我们的学员分布在全国抗疫战场。”曾光告诉记者,2020年1月9号,他作为高级别专家组成员去武汉的时候,当时就见了18位在武汉一线抗疫的学员。

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研究员李群,作为武汉前线工作组组长从12月31日起至今一直奋战在第一线,三期学员施国庆,他也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应急中心副主任,和18期学员们第一时间到华南海鲜市场开展流调。

封城后,一期学员罗会明,也是中国疾控中心研究生院副院长,正月初一出发组队开展疫情综合分析,第八期学员张必科紧随其后,第十三期学员姜海负责国家派遣武汉社区防控小组重任在肩……

被网友称为“俊.福尔摩斯”的广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袁俊说,2005年,他参加中国疾控中心中国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第五期),当期12名毕业生在这次战“疫”中大多都在一线。

山东的“雷克萨斯”(雷杰),天津的“颖.福尔摩斯”(张颖)、广州的“俊.福尔摩斯”(袁俊),打怪兽的成都王亮、山东吴光健……从全国来看,与病毒直接交锋的疾控人,率队流调或流调组核心成员往往是CFETP毕业生,参战学员中有94%人参与病例个案和聚集性疫情的流行病学调查,抽丝剥茧还原一个个传播链。

中国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它曾被外界称为公共卫生届的“黄埔军校”。曾光说,“20多年来,这个项目为中国培养了很多流行病学人才,关键还在于这种全新的培养人才模式,希望今后,越来越多的疾控人能参与到CFETP项目中,是吧。”

“是吧。”是曾光的口头禅,是的,中国公共卫生事业,总有后来人。

参考资料:

1、《抗击疫情,CFETP在行动》.中国疾控中心.2020年4月23日.

https://www.chinacdc.cn/yw_9324/202004/t20200423_216350.html

2、《中国疾控中心前流行病学首席专家曾光荣获“特殊贡献奖”》.中国疾控中心.2020年12月16日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6245036482960950&wfr=spider&for=pc

(责任编辑:石梦竹)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