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带着娃驻村行医!健康守门员徐晓婵夫妇的700天

2021-07-14 18:23:54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张建明、徐晓婵夫妻分别是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和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医生。2019年,夫妻俩一起报名参加了安徽省“健康脱贫 百医驻村”行动,带着7岁幼女来到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璜尖乡担任村医。两年时间里,他们承担了两个偏远山村约1400名常住居民的医疗保健和公共卫生服务,建立卫生室,为村民建立个人健康档案、做慢病筛查等,用自己所学守护着村民们的健康,还以传带帮的形式为村卫生室培养了后续接班人。“我在这里安过家,我就是这里的人。即使我不在他们身边,只要他们需要,我随时都在。”徐晓婵说。

7月10日那天,安徽省休宁县璜尖乡清溪村响彻着鞭炮、唢呐、锣鼓的声音,这是村民们为村医徐晓婵及张建明送别。

“大叔您一定要保重好身体,酒不能再喝了。”

“大姨您药一定要按时吃。”......

这天是徐晓婵及爱人张建明两年驻村行医到期的日子,离别时徐晓婵被村民们簇拥着,拥抱、握手迟迟不愿让她离开。

“不愿意让她们走......”村民话说到一半,眼泪就流了下来。

带着娃娃来驻村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19年5月,安徽省对全省70个涉贫县区的14022个行政村进行逐村摸排、反复核实,发现有168个乡村无合格村医。为实现贫困人口“有地方看病、有医生看病”的难题,安徽省启动实施“百医驻村”专项行动,鼓励引导优秀骨干医生深入基层一线、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扶贫一线。

“得到报名的通知后,我们夫妻俩几乎是心照不宣,不约而同想到了一起:下村去。”徐晓婵回忆道。

“我觉得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就跟疫情期间医生们纷纷请战一样,只要有召唤,我们就报名。”两年时间过去了,再次谈起当初下村的缘由,徐晓婵斩钉截铁的说。

2019年夏天,安徽省首批从省属公立医院选派的医生分赴“村医空白”贫困村开展为期两年的驻村医疗服务。

张建明和徐晓婵前往的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璜尖乡地处皖浙两省三县交界处,四周环山,村子常年没有驻守医生,村民们缺医少药,看病问诊极不容易。张建明和徐晓婵是所在村子里的第一位村医。

\
徐晓婵和张建明带着孩子一起出诊。受访者供图

“小宝贝也转来这里上二年级,我们一家三口能在这大山里共同生活两年,这对我们家来说也非常有意义。”徐晓婵说。

“我是带着娃娃来驻村,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张建明和徐晓婵觉得在孩子的教育上,经历比学习更加重要,也考虑到两年时间,不想让孩子成为城里的留守儿童,就把7岁正上小学的女儿也带到村里,感受不一样的生活。

“村医伉俪把家都搬来了”,当地村民感受到这对医生夫妻的决心与真诚,村医伉俪的故事也就自此传开。

要把卫生室办好,要把村民们的健康守护起来

“刚来村里的时候,确实有不小的心理落差。”徐晓婵坦言,开始以为就是给村民看看简单的感冒咳嗽,来了之后才发现,事实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语言是最大的障碍,起初给村民看病,都要找村干部或村里年轻人当翻译;在走访时发现村民的健康隐患仍有很多,村民健康意识的浅薄、没有正规的健康教育、很多村民多年仍未体检等,在徐晓婵的眼里,这些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刚到村子一个月的时间,徐晓婵就在村政府的帮助下建立起了六式一体化的标准村卫生室。“有了村卫生室村民们看病买药的问题就得到了解决。接下来就是为他们建立个人健康档案和慢性病筛查。”徐晓婵告诉记者。

\
徐晓婵夫妇二人在给村门看病。受访者供图

用了半年的时间,徐晓婵及张建明终于给村民们做完了慢性病筛查。

“村民们常年的饮食习惯都喜欢重油重盐,很多人都患有高血压,血压值到230-240的人不在少数,而且高血压引起的并发症很多,这对村民的生命健康有很大的影响。”徐晓婵说,除了高血压外,这次筛查还给10位村民检查出早期直肠癌、脊髓性脊椎病、重症肌无力、帕金森综合症、心脏瓣膜病以及血小板减少等病症,而这些村民也在她们的帮助及引导下在医院得到了救治。

“当时看到村子死亡率的时候,真的是触目惊心,如果村民们能及时接受到正规的健康教育就能很大程度减少死亡率。”徐晓婵告诉记者,之前药价贵以及村民们健康意识浅薄,在吃药方面村民们坚持服药的情况很少,很多都是吃到一半就不吃了或者药吃完了就不买了等。

“来之前村民们用药的比例能有30%就不错了,100个高血压的病人只有30个人能坚持服药,后来三级高血压的村民已经全部都开始吃药了,二级高血压的村民也大概有70%的人在吃药。”徐晓婵说。

我在这里安过家   就是这里的人

这两年让徐晓婵印象最深的患者就是她刚来接诊的第一位村民。

“这位村民胃穿孔手术后,一直没有换药,也没有拆线。”徐晓婵回忆,因为村卫生院还没有建好,他俩当时是在乡卫生院接诊的患者。当时患者已经70多岁,来就诊的时候处于休克的状态,血压低,心率也低,陪他来就诊的家属只说他肚子疼,一个多星期没有吃东西。我们仔细询问才得知,原来他之前做了胃穿孔的急诊手术。

因为患者住在山上,做完胃穿孔的急诊手术之后,他觉得下山复诊比较困难,家里孩子在外打工,若要陪他就诊,孩子还得请假,于是他就拖着20多天没有换药,伤口也没有拆线。

\
徐晓婵和张建明到村民家看诊。受访者供图

“我见到他的时候,线结都已经感染了,整个手术切口都在化脓。”徐晓婵告诉记者,这样的情况她也头一次见,于是赶紧和外科医生沟通救治方案,让他不要有生命危险,然后再进行抗感染治疗,再拆线。

张建明和徐晓婵刚到休宁县璜尖乡的时候,驻村的卫生室什么都没有,为了能够建设一个标准化的村卫生室,于是和村委会沟通,和村民一起商量改建的方案但是更多时候,张建明和徐晓婵都在“露天诊所”瞧病。

“我们两个年轻人上山一趟,可以让六七位老人少走10几里下山山路,值!”徐晓婵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只要有时间,他俩就尽量带好相关药品和检查设备,往山里去。

黄色老旧土房旁的平地上,张建明和徐晓婵常常被寻医问药的村民团团围住,他俩就势找个木椅坐下,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在青山绿水百鸟鸣的“露天诊所”中,在驻村的700余天时间里,一场场小型“会诊”就此开启。

夫妻俩还定期上门入户巡诊,宣传健康知识。7月10日,徐晓婵结束驻村生活,离开的车子被村民们团团围住,村民们拉着她的手依依不舍,含泪道别,徐晓婵却还在“唠叨”:“大家一定要记着我讲过的那些话,要注意自己身体的任何小变化一定要记着……”

\
徐晓婵路过村民家收到村民送给她的瓜果。受访者供图

休宁县璜尖乡清溪村方菊意老人小腿骨折,前两天刚拆除钢板。7月10日,张建明和徐晓婵夫妻俩来给老人换药。听说徐医生要走了,老人喃喃说道,“过去,村里没有村医,我去一趟乡卫生院要两个多小时,舍不得他们走啊……”

\

离开时,村民们为徐晓婵和张建明燃放爆竹,送上锦旗和鲜花。受访者供图

听说驻村医生两年后就走,村民们最担心的是,以后还会不会有好医生能够接续上?

张建明和徐晓婵夫妻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两年时间里,他们承担了两个偏远山村约700名常住居民的医疗保健和公共卫生服务,与村民结下深厚情谊。现在,休宁县璜尖乡标准化的卫生院建起来了,为了以后村民们看病能够更加方便,他们俩还以传带帮的形式为村卫生室培养了后续接班人。

今年7月,“百医驻村”专项行动即将圆满结束,新的乡村健康守门人也已上岗。

和方菊意老人一样舍不得张建明和徐晓婵夫妻的村民还有很多,他们带着锦旗,带着鲜花,带着朴实美好的祝愿,挽着徐晓婵的手,前来送别。

\
离开时,村民抱着徐晓婵哭了起来。受访者供图。

“我在这里安过家,我就是这里的人”,徐晓婵她紧紧地握着前来相送的村民的手,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责任编辑:孙宝光)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