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从校服到白大褂:我们将从书本上冰冷病例,到救助鲜活的生命

2021-06-28 09:31:39来源:|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医生意味着责任。”这样的感悟来自麻程琳一次又一次的实习经历,她回忆,“我之前在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实习,虽然参与的多是换药、写电子病历等一些轻松的任务,但是一次换药时,患者跟我说:‘你换药真温柔,下次也是你来给我换吧?’”就是这样一句话,让她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临床机器,而是一个心灵疏导员,救助的是鲜活的生命,而不是冷冰冰的病例。而之后参与的一些手术过程也让她进一步认识到,面对无助的患者,医生意味着莫大的责任感。

(健康时报记者 王艾冰)“对于中国的临床医学,现在可能不是最好的时代,但绝对是充满机遇的时代,未来中国的医疗环境一定会有无限可能。”即将博士研究生毕业的学生高嘉翔说;

“我期待一个天朗气清的医疗环境,患者就医不再胆战心惊,医生也不用被迫以防御姿态对待所有患者。”即将本科毕业的浙江中医药大学学的临床医学专业学生麻程琳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又是一年毕业季,又有一大批医学生们即将从校服换上白大褂,从校园走入医院,开始他们的从医之路。

北大医学部第二临床医学院高嘉翔:

从医始于姥爷的病,终于“可以用我所学救人”

“在我很小的时候,姥爷因为心肌梗死去世了,那是我第一次有了死亡的概念,并且也第一觉得医生可以救死扶伤,是一项很神圣崇高的职业。”北京大学医学部第二临床医学院博士研究生高嘉翔向健康时报记者回忆,那时综合自己的条件,在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医生成为他的第一选择,现在就读于北京大学医学部第二临床医学院,专业是外科学骨关节科方向,即将博士毕业,他告诉记者,“毕业之后肯定希望继续能当一名骨科医生。”

\
高嘉翔(中)。受访者供图。

临床医学专业的学生,住院医轮转是他们的必修课,而在乳腺科轮转时的一次经历,让高嘉翔至今难忘,“当时有一个乳腺癌术后的病人在出院前主诉双侧小腿疼痛,但她都换好衣服走出病区大门了,我还是坚持让她完善下肢彩超除外深静脉血栓。”高嘉翔说,最终结果验证了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避免了更严重的医疗事故发生,那一刻觉得自己接受的医学教育是值得的。

谈起即将毕业的感受,他表示,“我比较期待自己经历‘学生到医生’的角色变化,期待能够获得更多临床操作的机会,早日成长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大夫。对于医生来说,现在肯定不是最好的时代,但绝对是充满机遇的时代,未来中国的医疗环境一定会有无限可能。因此这个时代的我们,更应该努力磨砺自己的医德医技,提升自己的科研水平,迎接未来更好的时代。”

浙江中医药大学临床医学部麻程琳:

医生意味着责任,救助的是鲜活的生命,而不是冰冷的病例

“其实我学医的初衷没有多么伟大,当时只是觉得医学是一门有门道的学科,如果能够好好掌握,就可以给身边的亲朋好友很多医疗建议,在爸妈面前也能对健康这个话题有更多的话语权。”浙江中医药大学临床医学部本科毕业生麻程琳羞涩的说,如今刚刚本科毕业的她,已经考上了研究生,为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做更多的准备。

\
麻程琳

“医生意味着责任。”这样的感悟来自麻程琳一次又一次的实习经历,她回忆,“我之前在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实习,虽然参与的多是换药、写电子病历等一些轻松的任务,但是一次换药时,患者跟我说:‘你换药真温柔,下次也是你来给我换吧?’”就是这样一句话,让她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临床机器,而是一个心灵疏导员,救助的是鲜活的生命,而不是冷冰冰的病例。而之后参与的一些手术过程也让她进一步认识到,面对无助的患者,医生意味着莫大的责任感。

即将离开校园,麻程琳要一个人面临临床执业的难题,“有点担心自己经验不足,不能充分的把书本上的知识转化为实践,也担心患者会对我的年龄和阅历产生不信任感,导致医患关系的疏离。”她坦言,我期待一个天朗气清的医疗环境,作为医生,我会把病人作为诊疗的中心,尊重他们的想法,理解他们的行为,也期待社会上更多人能够更加理解医生。

北大医学部临床医学院王姊娟:

可能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但不会阻止我继续当医生的愿望

“选择医学是我自己的想法,我父母几乎没有参与这个决定,我高中的时候看了一些电视剧,当时就觉得穿白大衣当大夫很酷,最开始是这种感觉,所以其实当时报医学就是一个很感性的决定。”王姊娟说,就是这样一个感性的决定,高考后的她毅然报考了北京大学医学部,开始了她临床医学八年制本博连读的医学培养之路,如今她也即将博士毕业,离开校园,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

\
王姊娟

由于医生培养的特殊性,王姊娟和很多临床医学生一样,从大四开始便需要进入医院见习,多年在医院的培养,王姊娟上过夜班、独立接诊并管理过很多患者,但她对于马上到来的毕业,毅然说到,“临床医生一定需要一直的学习,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很难说什么时候能够独当一面,在未来的5到10年,我肯定还是处于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

“对于未来的医生之路,确实有一些担心,一方面刚刚成为医生的前几年,薪资水平确实与付出不成正比。”王姊娟表示,“另一方面我们、包括家里人比较担心的是现在医患的纠纷,经常能在新闻报道中听到类似的情况,但是这些事情,不会阻止我继续当医生的愿望,只会让我在与患者的相处中更加注意沟通。多年前出于感性,我选择从医,而今我觉得自己生而为之。学到的东西越多,走的路越长,越发现医学背后无法用语言诉说的迷人之处。想到未来数十年会有无数人因为我的存在而祛除病痛、重获新生,我便愿用一生的忠诚和热情去对待它。”

北大医学部临床医学院刘昊:

“救人”和“救机器”,我更喜欢救人

“选择临床医学,没有什么特殊原因,只是因为医生那种能缓解病人痛楚、从事拯救人生命这一伟大的事业的成就感吸引了我,医学生和工科生的区别就是“救人”和“救机器”,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救人。”刘昊平静的说到,2014年高考后填报志愿时,我选择了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成为了众多普通医学生中的一位,现在即将硕士毕业,毕业后会继续深造读博。

\
刘昊

想起自己的学生时期,刘昊最难忘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一名医生的经历,“因为研究生期间要进行住院医规培,当时在心内科实习时,有一位病人急性心梗,准备急诊介入手术,在电梯间突然室颤、意识丧失,我当时迅速和老师一起进行了标准的急救流程、进行心肺复苏、除颤仪除颤,那一次是第一次真正的把书本上见到的、学到的,在临床中进行实践,病人几分钟之后心律转复,这让我第一次感觉书本上的知识真的能够救人于危急,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名医生。”

对于即将开始的医生生涯,刘昊说他既忐忑又期待。“现在,不只是医学,也是众多科学最好的时代,很多技术的发展,使得患者的病情可以被评估的更加准确,诊疗方案更加先进,以前被视为绝症的疾病,现在也可以有“药”可医。”刘昊表示。

(责任编辑:孙宝光)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