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百岁翻译家许渊冲逝世,从翻译到生活,他是一位“坚持者”

2021-06-17 18:20:06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我国翻译界泰斗、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许渊冲先生6月17日上午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今年4月18日,许渊冲刚刚度过自己的百岁寿辰。作为我国老一辈翻译家的杰出代表,他一生致力于中英、中法文学翻译,从事文学翻译几十年,把众多中国经典文学作品翻译成英语、法语介绍到国外,包括《诗经》《楚辞》《论语》《老子》《李白诗选》《西厢记》《牡丹亭》等。

他的译作涵盖中、英、法等语种,被誉为“诗译英法唯一人”,获“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和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的“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等殊荣 ,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翻译家。

回顾许渊冲先生的事业和生活,他都是一位“坚持者”。

坚持练晨操八十余载

是延年益寿的法宝之一

退休二十多年,许渊冲保持着每天一成不变的生活节奏:早上 9 点多起床,吃完早饭后看看书报,如果有客人来,就同对方聊聊天。吃过午饭后睡一个很长的午觉,傍晚出门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算是锻炼身体。

许渊冲对运动的贵在坚持——常年坚持游泳,北大畅春园,他总要独自骑着自行车,遛上个把小时。游泳馆的工作人员看他都九十多了,再也不敢放行。骑车是他退而求其次的健身项目,96岁时还能独自骑车出门,爱人照君想陪他一起骑,他不肯。

\
图据澎湃新闻

日日不辍,练了八十余载的晨操,也是他延年益寿的“法门”之一。许渊冲老先生在回忆时曾说,这套徒手操是他当年在西南联大的时候,体育老师马约翰根据国人的体质情况和特点编写制定的。

“马约翰规定头两年体育是必修课,后两年松一点。他强调(锻炼身体)是经常性的,每天早上都要做早操。课间操不是太严格,也有许多人(自觉)做。因为西南联大正处于抗日战争时期,还是要注意学生的体魄。后来,我们全部参军了,我是第一批参加了陈纳德的“飞虎队”做翻译官,重视体育其实和这个(参军抗日)也有关系。一二年级每次体育课上,我们都要先跑八百米,要在规定时间内达标的。我能活到一百岁,和注意身体锻炼不能说没有关系。从不到十八岁考入西南联大,一直到现在,83年了(一直坚持不辍)。

我现在每天起来做早操,不是完全按照当年的动作(要求)。马约翰当时的规定是针对年轻人的体质,运动量现在不一样了,而且马约翰对于体育的认识也是发展变化,不是一成不变的。我现在做操也是结合身体具体情况,需要多运动的地方(指手臂)就多做,做不了的(动作)就不做了,总的来说还是根据当年学的那套。”

96岁时骑自行车摔了一跤后,虽然康复良好,并不需要坐轮椅,室内行走终究离不开左、右手各擎着的拐杖。聊天时,他说自己现在喜欢坐着保姆的小摩托出门,“我不喜欢坐汽车,没意思。坐motorcycle,还能下来运动运动。”

延长白天最好的办法

是“从夜晚偷几点钟”

许渊冲先生年过九旬时,情感充沛得宛如年轻人,还每天工作到凌晨三、四点,对于“熬夜”,他贡献了一版颇文艺的说法,“从夜里偷点时间。”

2017年在主持人鲁豫的节目《鲁豫有约大咖一日行》中,虽然已经96岁的高龄,但生活中的许渊冲却活脱脱一个精力旺盛的“老顽童”,可以每天工作到凌晨三四点,接着再9点起床继续翻译,这样的作息让主持人鲁豫自愧不如,感叹:您这是欧洲休息时间。

\
许渊冲在书房电脑前工作。图据澎湃新闻

说起自己的熬夜,许渊冲还借用英国诗人摩尔的诗句,“延长生命最好的方法,是从夜里偷几个小时的时间。”这是我能做到今天的妙法啊!我现在是累了就睡,能够做就尽量做。今天凌晨四点才把工作做完,你们看到了,我起来要花一个多小时(锻炼、洗漱、吃饭)然后才开始工作,但我做事还是不错的,头脑还很清楚。马约翰活了七八十岁,我活到一百岁了。生活有恒,活得很有规律。

每天连续面对电脑屏幕长达六七小时,这对于年轻人来说尚且十分辛苦,可许渊冲乐此不疲,坚持将自己每日的翻译成果一字一字地敲进电脑文档。

在耄耋之年,许渊冲仍然制定了“每天翻译1000字”的工作计划,93岁时制定了翻译莎士比亚全集的目标。他在翻译《莎士比亚全集》时,旁人看来这是项浩大的工程,他却信心勃勃:“那没关系,我每天都坚持译几页,总能完成的!”老先生手往上一挥,干劲十足的样子。

2007年,许渊冲被医生诊断为直肠癌,被告知只有7年可活。2014年,他却站在了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的领奖台上,成为摘得“北极光”杰出文学奖的首位亚洲翻译家。“北极光”奖评价他是“中英法文化沟通的桥梁”。

老先生豁达地笑说:“看见没有,这生命是自己可以掌握的。”“生命并不是你活了多少日子,而是你记住了多少日子。要使你过的每一天,都值得记忆。”

一生都在追求美

人生最大乐趣就是创造美、发现美

许渊冲夫人照君曾对夫君这样评价,“许先生很爱美的,一生都在追求美,唯美主义。”他的翻译“处女作”诞生于大一。那时,在钱钟书的英文课上,他喜欢上一位女同学,为表达心意,便翻译了林徽因悼念徐志摩的小诗《别丢掉》:“一样是月明/一样是隔山灯火/满天的星/只有人不见/梦似的挂起……”

送出去却“石沉大海”。直到50年后,他获得翻译大奖,引起当年那位女同学关注,致信给他又忆起往事。“你看,失败也有失败的美。人生最大乐趣,就是创造美、发现美。”他翻译每一句话,都追求比别人好,甚至比原文更好,“这个乐趣很大!这个乐趣是别人夺不走的,是自己的。”

后来走上翻译之路,许渊冲提倡音美、形美、意美“三美理论”、“以创补失”等翻译之道。译界争鸣,他时常遭反驳,甚至被贴上“文坛遗少”、“提倡乱译的千古罪人”等恶名。

许渊冲对美的偏爱应是他“三美理论”的发端。

许先生的翻译有一大特点:就是“再创”,以“再创”追求美的艺术境界。在他家书桌的正上方,悬挂着一幅老友写给他的字,“译古今诗词,翻世界名著,创三美理论,饮彤霞晓露。”

对音美、形美、意美的追求,许渊冲从未游移过。许渊冲说,“钱先生(编者注:钱锺书)在《林纾的翻译》里面谈过,读林纾的译本,觉得有吸引力,甚至好过其他一些比较‘忠实’的译本。这说明钱先生理智上求‘真’、情感上爱‘美’,这就是他的矛盾,但我不矛盾。”钱锺书感叹“美丽的妻子不忠实,忠实的妻子不美丽”,将许渊冲的译文称作“不忠实的美人”。

董颖钰整理自北京大学微信、澎湃新闻、文汇报、鲁豫有约

(责任编辑:石梦竹)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