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修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列入2021年立法计划

2021-06-12 20:41:41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健康时报记者 王艾冰 谭琪欣)“我至今未曾忘记多年前中国器官移植前辈裘法祖的一个电话,他嘱咐我,一定要带领全体器官移植医生摆脱依赖死囚器官的过程,他打了这个电话一个星期以后就去世了”。原卫生部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向健康时报记者回忆,在这之后,遵循先辈的指引,持续推进器官移植事业的改革成了他的使命。“我始终有一个梦想,希望中国能够尽快成为器官移植大国,为14亿人提供高质量的器官移植服务。”黄洁夫说。

6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国务院2021年度立法工作计划的通知》发布,修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被列入2021年立法计划。

而这也是多年以来,原卫生部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不断呼吁奔走的方向之一。

“随着我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相关的条例应该修订,器官移植不仅涉及到医疗专业技术,更深层次地涉及社会、经济、人权、法制,能够彰显国家的文明。”黄洁夫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我认为今天中国的器官捐献事业依然可以说是路遥遥,但是我们一定要有信心,中国一定可以成为世界第一大国。”

\
原卫生部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

从“谈移色变”到中国器官移植的春天

如果不是放在病房门口的宣传册,肖云(化名)一家可能永远不会和器官捐献有关系。“2019年年底,医生宣布了爸爸脑死亡过后不久,我们就决定把他的眼角膜等器官捐献出来,当时就想让他以另外一种方式再看看这个世界,再看看我和妈妈。”来自云南的肖云(化名)说。

肖云回忆,她刚跟妈妈商量器官移植的时候,妈妈并不同意,但最后还是决定让我去跟医生联系,将爸爸的器官捐献出去,“她的原话是‘能帮到别人就帮吧’。”如今,肖云爸爸的生命,已经在三名陌生人身上得到了延续。

“我曾经在一次国际会议上说过,中国传统文化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弃之不孝顺,但救人是大孝,所以说中国器官捐献是有历史根基和文化渊源的。”黄洁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但即便如此,中国器官捐献事业的发展也经历了长期的在黑暗中探索的过程,多年之中中国移植外科医生的梦想始终是建立一个符合国际伦理标准的、可持续发赞的器官捐献体系,以满足病人的需求。

“我至今未曾忘记多年前中国器官移植前辈裘法祖的一个电话,他嘱咐我,一定要带领全体器官移植医生摆脱依赖死囚器官的过程,他打了这个电话一个星期以后就去世了。”黄洁夫回忆到,在这之后,遵循先辈的指引,持续推进器官移植事业的改革成了他的使命。

这一阶段,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快速发展,2007年3月21日,国务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 》颁布,使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开始走上了一条法制化的轨道。2010年,中国公民身后自愿器官捐献试点工作正式启动;2011年,国务院正式批准中国红十字会成立“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同年,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正式拉开序幕;2013年2月中国根据试点经验全面推行公民自愿捐献器官。

2013年8月《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试行)》,形成了中国器官捐献的部门法规,以确保符合医学伦理学的器官来源,要求严格使用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实施器官分配。

直到2015年1月1日,中国器官移植事业迎来了黄洁夫口中的“春天”。那一年,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合法渠道。“但我当时就认为这是中国器官移植的春天到了。”黄洁夫坚定的表示。

从春天走向世界器官移植舞台的中央

“世界的器官移植事业像一条大船,中国以前不在船上,我们也不知道中国驶向什么方向,但从2015年以后,中国已站在了船的中央。”世界卫生组织主管器官移植的官员约瑟雷蒙·努涅斯在联合国在梵蒂冈举行的伦理大会上说,而这一段话让长期坚持为中国器官移植事业正名的黄洁夫记了多年。

自2015年之后,中国的器官捐献迎来了阳光下的旅程。2019 年,中国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 5,818 例,器官移植手术 19,462 例。 每百万人口器官捐献率(PMP)从 2015 年的 2.01 上升至 2019 年的 4.16,成为世界器官移植第二大国。

与此同时,据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公开数据显示,截至 2021 年 5 月 31 日,中国器官捐献有效志愿登记人数超过3百万人,较2015年25,959例的登记人数实现了百余倍增长。

“毋庸置疑的是,2015年以来,中国的器官移植与捐献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是依然面临很多问题。”黄洁夫向记者透露,近期,国家正在对整个器官移植体系进行为期两年(2020年10月至2022年10月)的整顿工作。

“一个是要整顿器官移植体系,要有一个独立OPO(人体器官获取组织)的体系,逐步把OPO的器官获取、分配跟器官移植的医院分开。一个是要整顿器官移植医疗机构,目前开展器官移植的医院,如果不做器官捐献的,要吊销资质,两年之内拿到资质但不好好做器官移植的,也要吊销执照。”黄洁夫相信,这两年的整顿一定可以将中国器官移植事业中一些不好的因素进行改变,而中国器官移植的明天一定是光明的。

要从舞台中央迈向器官移植世界第一大国

吴浩(化名)今年30岁了,一年前,他在广西一家医院完成了肾移植,来自同一个捐献者的两个肾,使他逐渐摆脱了病痛折磨,开始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而这一度是他在确诊肾脏小血管炎之后想都不敢想的事。

“确诊了之后,病情持续加重,腿肿到走不了路,工作辞了,医生就建议我先积极治疗,但同时要做好肾移植的准备,” 于是,吴浩转院到一家有肾移植资质的医院,开始排队等待肾移植。

自此,吴浩开始忍受无尽的肾透析和漫长的等待双重煎熬,“当时的感觉就是,我一旦离开医院就活不了了,在医院里等着也觉得活不下去,因为匹配到合适的肾的希望是很渺茫的。医生告诉我,1家医院就有将近1000人在等着合适的肾脏,救命。”

“目前中国每年约有30万因末期器官功能衰竭需要移植的患者,但仅有2万人有机会获得器官移植,供需比例仅为1:15,很多患者在等待器官移植的过程中不幸离世。”黄洁夫指出,我国目前有资质开展器官移植的医疗机构有173家,要按照以器官捐献为导向、器官移植质量为标准”逐步增加一些医院,将数量扩增到300家。

黄洁夫坚定的表示,中国将在近几年内实现以一种无可争辩的伦理学方式,成为世界上第一器官移植大国。

而吴浩至今仍然清楚记得,他于2020年9月8日清晨进入手术室,恍惚6个小时过去,再睁开眼时已是中午,光从病房的窗帘背后透过来,“像梦一样”,半个月之后,吴浩顺利出院。

吴浩告诉记者,他很遗憾至今都不清楚那对重新给予他生命的肾脏具体来源于哪位捐献者, “但心里一直非常感激,非常感激。”

(责任编辑:石梦竹)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